活动宣告失败。

      经过家人的劝说,柯布(Cobb)终于克服了自己心里的畏惧和不安,踏上了回家的飞机。“飞机将在10小时候到达美国。”空姐甜美的声音却让柯布难以放松下来,他要了一杯水,小喝了一口。岳父之前一直在电话里劝解他,事情已经过去了,人是无力回天的,他不应该一直深深地活在自责和不安的世界里;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等着他回来照顾。经过苦口婆心的劝解,柯布终于同意回到美国,和孩子们团聚。
  岳父帮忙打点好了一切,包括回国的机票——竟然是头等舱!柯布吃惊了一下。也许岳父希望他一路上不要被过多打扰。他却难以忘记一直以来内心自己对自己的折磨。心爱的妻子已经不在了,他同样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真的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上天允许,他真的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同机舱的人都西装革履,做头等舱的应该都非普通客人,他如此对自己说。
慢慢地,他进入了梦境……..
  【梦境开始】
  柯布、
阿瑟(Arthur)、纳什(Nash)和齐藤(Saito)同搭前往大阪的新干线列车,给齐藤下药。待其昏迷后四人连上造梦机,进入第一层梦境——齐藤位于委内瑞拉的私人住处。
  造梦机:参与共同梦境的人利用一个仪器相联接,该仪器称作PASIV
(Portable Automated Somnacin
Intravenous,可携式自动梦素静脉注射器),将参与者处于同一个梦境中。在梦境里,受伤会感受到真实的疼痛,在梦境中死去会使参与者从该梦境中醒来。而盗梦者常会使用自制的小物件“图腾”(Totem)作为象征,协助他们分辨是醒着或是在参与别人的梦(比如柯布用的是金属制的小陀螺、阿瑟则是灌铅的骰子)。梦境中的物体和人物都是做梦者的思想投射,因此可能会遗失一些不易注意到的细节,便可使个人的图腾真假立辨。
  再次连上造梦机,柯布, 阿瑟 &
齐藤进入第二层梦境——齐藤的宫殿,柯布与齐藤交涉,向他解释人的潜意识比较脆弱,容易被人窃取思想,并表示愿意保护齐藤,条件是齐藤要对其完全公开包括保险箱内的文件内容,齐藤表示会考虑然后离开。
  柯布入室行窃开保险箱偷文件。柯布潜意识投射的茉儿(Mal)出现,挟持阿瑟要求柯布退还文件,柯布将阿瑟击毙并带着文件逃跑,
并在逃跑过程中试图阅读文件。
  阿瑟返回第一层梦境,由于第一层梦境中附近的爆炸事件导致第二层梦境中宫殿崩坍,齐藤被
天花板砸死返回第一层梦境攻击阿瑟。阿瑟叫纳什将柯布
kick回来,纳什把柯布连椅子推进浴缸。第二层梦境中水从窗户涌进,正在阅读完文件的柯布返回第一层,制服了齐藤。
  火车上的帮手(日本小伙子)给阿瑟听音乐提醒他时间快到了,由于纳什的失误,齐藤偶然地发现地毯的材质不同,所以依然知道自己还在梦境中,拒绝交代。
  造梦机时间到,阿瑟, 柯布, 纳什依次醒来,离开齐藤。 然后齐藤醒来。
  柯布和阿瑟责怪纳什的错误,而为了逃避雇主的追杀,他们的团队就此解散。柯柏和阿瑟在东京的一家酒店碰面,打算从顶楼搭乘直升机逃走,然而齐藤却在直升机里现身。
  齐藤请他们给竞争对手费雪(Fischer)植入拆分其公司的思想,并表示可以帮助柯布返回美国。齐藤计划为费雪植入的意念是瓦解他父亲的企业帝国,从而防止这间公司垄断能源市场,而柯布和阿瑟也毅然接受了任务。
  柯布开始召集团队,首先雇用了艾姆斯(Eames),能在梦中自由变换外型的老手;还有化学家尤瑟夫(Yusuf
)——他研发的强效镇定剂能稳定三层梦境的状态;此外还有建筑系学生艾里阿德妮(Ariadne)为新的造梦者。
  艾里阿德妮在柯柏的梦境受训时,发现柯布的已故妻子茉儿(Mal)不断干扰柯布的梦境。柯布至此才告诉亚莉雅德一切的真相,他和茉儿曾在梦境中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在梦境中白头偕老,但茉儿自梦中醒来后,仍以为自己仍在梦境中,于是她尝试说服柯布一起再度自杀而重返现实世界。最后茉儿设下圈套,在他面前坠楼身亡,柯布自此为了逃脱谋杀的指控而流亡海外。
  柯布, 阿瑟, 艾里阿德妮, 尤瑟夫,
艾姆斯和齐藤跟随费雪同乘一辆飞机去洛杉矶,柯布给费雪下药,待其昏迷后七人连上造梦机,进入第一层尤瑟夫的梦境——大雨的街道。阿瑟抢获出租车让费雪搭乘,绑架其入仓库。途中,车被费雪潜意识投射的火车撞,众人和费雪潜意识投射的追击者枪战,齐藤中弹。
  仓库内众人激烈争吵,阿瑟指出费雪有过使用造梦机的经验,并被训练成潜意识会攻击入侵者。艾姆斯意欲将齐藤射死让其返回现实。柯布才告知大家:因为尤瑟夫使用强劲的镇定剂而柯布等人进入数层梦境,原本的“死亡导致退出梦境”的原则已经失效,在梦中死亡的人将进入一种游离状态(limbo)。在此状态下,即使现实世界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在梦里会感觉像几十年一样漫长,且这个人将无法区分他的梦境和真实世界。人到达
limbo之后记忆会模糊,而要离开limbo方法只有死亡,死亡后直接回到现实。众人了解limbo后拒绝再深入犯险,柯布说服大家按计划继续。费雪交不出父亲保险柜的密码后。艾姆斯易容成费雪公司的元老布朗宁和费雪套话得知费雪对父亲留给他的“我很失望”的遗言不能释怀。
  阿瑟 &
艾姆斯扫清仓库附近的追兵,尤瑟夫开车离开,其余人在车上连机器进入第二层阿瑟的梦境——宾馆。艾姆斯易容为美女偷走费雪的皮包,柯布跟费雪搭讪,让费雪意识到自己身处梦境,先说服他相信自己只是他潜意识塑造出来的保护自己的人物,再促使他认为本来是他潜意识派出的杀手是第一层绑架他的人派出的,而这些人在试图进入他的梦境偷取保险柜的密码,再栽赃是布朗宁策划了这一切。
  费雪潜意识投射的布朗宁交待绑架的初衷是担心费雪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公司,此层实验目的达到。柯布建议费雪将计就计进入
布朗宁的梦境寻找他想隐瞒的东西。阿瑟留下看守保护并负责kick(重力下坠冲击导致苏醒),
其余人连机器进入第三层艾姆斯的梦境——雪地的医院。
  第一层梦境中尤瑟夫被追杀得东倒西歪甚至翻车,导致了第二层梦境的重力加速度改变方向。被逼无奈下尤瑟夫决定提早跳桥并给阿瑟听音乐预告kick,阿瑟在旅馆里继续英勇杀敌,并把房间里进入睡眠状态的五个人捆起来塞进了电
梯。汽车坠桥,kick开始,第二层梦境进入失重状态,第三层梦境中雪崩。
  为了赶上汽车接触水面的下一次kick,费雪必须在二十分钟内进入医院完成与父亲的谈话。在众人的掩护下,费雪来到了医院大厅。
由于艾里阿德妮 告诉柯布
艾姆斯加了一条进入医院的捷径,柯布潜意识里的茉儿再次出
现,柯布一时心软手慢,茉儿枪击了费雪。 费雪进入limbo,
柯布宣布行动失败,准备逐层返回。
  在艾里阿德妮的建议下,柯布和艾里阿德妮跟随费雪进入了limbo——柯布和茉儿花了五十年建造的世界——搭救费雪。柯布找到了茉儿与其辩论此处是梦境而一对儿女还在现实中等待自己回去照顾拒绝留下,并对曾经给茉儿植入“Our
world is not real, and death is the only
escape”(一切都不是现实,死亡是唯一的解脱)的观念导致其在现实中自杀身亡表示内疚。艾里阿德妮找到被绑的费雪。
  齐藤拼着最后几口气保护了费雪便咽气去了limbo。
阿瑟炸断电梯下面的电缆,在电梯底部装上炸弹,然后给艾姆斯听音乐提醒第二层的kick即将来到。艾姆斯装好爆炸装置后电击费雪,limbo中出现闪电,艾里阿德妮将
费雪扔下楼回应此kick,费雪得以返回到第三层梦境。
汽车即将入水,阿瑟引爆炸弹推动电梯往上升,撞到楼顶即形成一个kick。
  费雪进入医院见到了临死的父亲,听到自己潜意识投射的父亲把遗言从“我失望于你”解释成“我失望于你试图成为我”,并看到父亲床头保险柜里保留的风车,与父亲的心结解开,第三层目标达到。艾姆斯按下爆炸开关,第四层梦境中的部分房屋倒塌,地动山摇,艾里阿德妮跳楼回应此kick回到第三层,医院倒塌的kick回应电梯撞楼顶的kick回到第二层,电梯爆炸的kick回应汽车入水的kick回到第一层。
  柯布在limbo和茉儿谈话,表示两人已经在梦境中过完一生,与自己的心结解开。留下来搭救齐藤。
再次来到limbo的柯布失了忆,与已经在limbo中年老的齐藤见面。柯布和所带陀螺的出现让齐藤想起一些模糊的往事,齐藤的话让柯布慢慢想起来一切。柯布用枪射指着齐藤……
  【注意:梦境到此结束】
  好像是做了一个许久的梦,柯布一觉醒来的时候竟然就要着陆了,同舱的乘客们都用异样的微笑看着自己,一个日本人还打了个电话向家里报平安。发生了什么?他觉得自己和这些人都很熟,好像一起做过大事情。但是,究竟是什么他已经不太记得起来了。是一场梦么?岳父在机场如约出现了,拥抱后,上车回家,孩子们一如往常在花园里玩耍,见到了许久不见得爸爸兴奋异常。柯布觉得生活像梦一样不真实,拿出了陀螺旋转,没有看到结果就冲向了孩子们……

顺便一提,伪装者除了改变自身的形象,还能有限的创造一些物体,比如在第一层时,他变出一件重型武器,同时在第三层,他也变出很多武器来攻击富二代的潜意识。

这只停下来的陀螺代表的是现实,因为现实生活中陀螺是会停止的,之前提到过,在梦中,陀螺是一直旋转的状态。沫儿把停止的陀螺封锁起来,是因为她想将现实生活遗忘,也就是说如果当她看到陀螺是一直旋转的话,她就会觉得这才是现实,这也就是她不想回去的根本原因。柯布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植入了一个想法,也就是他让静止的陀螺旋转起来。他只是单纯的想让沫儿回到现实生活中去。这样,沫儿遗忘的是旋转的陀螺。然而,这改变了基本的物理规律。当他们回到现实,沫儿被植入的想法开始扩散至她生活的每个细节,她又不相信这个世界了。

在不同层级的梦境,目标所能填充的潜意识数量是不同的,层级越深,潜意识就越薄弱,出现的NPC就越少,比如富二代小费什在第一层梦里潜意识能填满一个城市,第二层梦里潜意识只能填满一个酒店,而第三层梦里只能填满一个雪地中的据点而已。到了盗梦人自己的第四层梦,干脆只存在一个潜意识。所以,越把目标往深处拖,越容易到手情报。

那么首先是找个优秀的造梦师,这样造梦师可以设计好完整的空间模式供盗梦者们进入。本来柯布可以胜任,可是妻子作为他的潜意识常常出现在他的盗梦活动中,从而进行破坏。因为妻子的死去,柯布觉得与自己有很大的关系,从而这种罪恶感成为他成功的绊脚石,每次在任务关键的时候,妻子就会出现捣乱活动。于是找到了艾里(本片的小萝莉),他岳父的学生。

伪装者,是在梦境中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他们可以主动改变自己在梦境中的形象,完全模仿成另一个人的样子。比如伪装者在第一层梦境中就扮演了富二代的教父,也就是老费什的得力助手勃朗宁,而在第二层梦境酒店中扮演了身材火辣的红衣女郎,偷走了富二代的钱包,目的都是为了让目标相信盗梦者的话,套出需要的信息。

沫儿(柯布的妻子)和柯布,他们在梦的世界里迷失了很长时间,甚至有一天,他们变老了。沫儿开始对这个世界深信不疑,本来她有个陀螺可以判断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可是她选择了把这只陀螺封闭起来,她无法挣脱,不想回去了。于是柯布开始深入沫儿的潜意识,找到了那只停下来的陀螺。

在盗梦者这里需要提及的是,整个盗梦小队,都需要准备一个图腾,这个图腾只能让自己碰到,为的是帮助他们区分梦境和虚幻的区别。比如盗梦人的图腾就是一个陀螺,只要是在梦境之中,那个陀螺就会永远不停的旋转;而筑梦者的图腾是一个她亲手打造的国际象棋棋子。总之,通过观察他们的图腾在梦境世界中尤异于现实世界的运动方式,就能清晰的提醒自己这里还是梦境。

这是本片的第一个梦。这个梦有两层。第一层是同事纳什(也就是后来的背叛者)的梦,第二层是阿瑟(貌似是本片第二男主角)的梦境。按照影片的进度,首先讲第二层。柯布和阿瑟一起为一个公司盗取齐藤的机密文件。可是不巧的是他们的目的已经被齐藤知晓,机密文件最重要的几行被涂黑看不清楚了。不得已,只好回到第一层梦境。

顾名思义,唤醒者的左右,就是把进入下一层梦境的人拉回到本层世界。唤醒的方法有两种,一种就是被杀死,但是在服下强力镇定剂时就不能使用了。还有一种就是刺激(kick),主要是通过坠落或者冲击身体,使出于下一层梦境的人醒来。

他问教父为什么这样做。教父说,之所以策划绑架,是因为怕罗伯特报复自己的父亲,从而毁掉整个公司。教父还告诉他,之所以要密码去偷遗嘱,是因为遗嘱上面全部是轻视罗伯特的语句。教父还说,他相信罗伯特肯定会把公司经营的更好。然而,这一切完全是罗伯特的内心独白。他之前觉得被父亲轻视,那么他的内心世界呈现的就是他父亲完全不相信他能管好公司的局面。从上面的对话看的出,罗伯特其实是相信教父的,因为他能为教父绑架他找到很好的理由。

第二层梦境是一家酒店,梦主是前哨者阿瑟。为了让小费什能够相信自己,柯布决定告诉小费什这里其实是梦境,这一切都是他的教父的阴谋,是他的教父阻止小费什解散公司而并不是他父亲的意志。从而在第二层梦境也植入意识。但是伪装者发现了小费什潜意识中的教父,通过跟踪发现小费什并没有相信他们植入的意识,因为潜意识的教父实际上是小费什意志的投影,如果小费什认为他的教父是恶人,那么酒店中的教父也应该是恶人。所以他们还要进入第三层梦境。他们告诉小费什,要认清他教父的真面目,就只能进入他教父的梦境,看到他父亲死亡前的真正意志,其实他们进入的是伪装者伊姆斯的梦境。阿瑟留下来作为唤醒者,开始和酒店里潜意识体的大战。

接下来,柯布和阿瑟为了逃避任务失败带来的累赘,准备逃离。没想到就在上直升飞机的时候,面前正是齐藤。也就是之前提起过的同事纳什,把他们的行踪出卖了。

剧情分析就是如此,我相信这已经能够100%的解释整个电影了。唯一要补充的只有一点:如果影片最后的陀螺没有停止,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个世界其实有六层,柯布拼杀的只是其中的五层,而他还是没有醒来。

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一次在艾里的梦中,柯布也有戴结婚戒指。

影片的最后,是柯布的陀螺在桌上旋转,谁也不知道它会不会停止……

看起来任务是成功了,接下来就是穿越,第一层与第二层还有第三层通过重力坠落感应,同时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最后,筑梦者必须设计悖论建筑,比如没有尽头的楼梯,保证让目标人物能够始终困在梦境世界中,否则如果目标人物走到了世界的边缘,那么他马上就会意识到自己不在现实之中。

最终,小萝莉和罗伯特顺利回到梦的第三层。罗伯特继续刚刚未完成的任务。他打开门,看到自己的爸爸快不行了,但还是颤巍巍的说:失望···,你试图要变得像我一样,我很失望。示意要他打开床旁边的保险柜,他输入之前的数字密码,里面除了一份遗嘱,还有小时候,和爸爸在一起的纸做的风车。

一般的盗梦不需要药剂师,只需要进入梦境然后套出情报就可以了。但如果目标防范意识很强,甚至受过防盗梦训练,那么一般的盗梦就无效了,这就需要进入第二层梦境。

第一层下着瓢泼大雨。因为做梦的人尿急了,呵呵。然后他们抢持到一辆出租车,好让罗伯特上车。没想到罗伯特上车之后,看到出租车上还有其他人于是吵着要下车。齐藤拿出手枪示意罗伯特闭嘴。而此举触碰到罗伯特的自卫潜意识。于是出现枪林弹雨的画面。

不,目标是非常可怕的,他们的潜意识会保护他们。

然后来到数字序列号的房间。数字对罗伯特来讲相当于他的秘密,那么数字幻化出来的房间相当于小型的罗伯特的内心世界,因为罗伯特的意识包括潜意识都觉得这是安全的。然后罗伯特潜意识投射的教父进来了。于是柯布借题发挥,问罗伯特之前是不是和教父绑在一起?罗伯特慌张的回答是教父先绑,他后绑的,还被折磨的很惨。柯布此时很镇定的问他看没看到教父被折磨。此刻,罗伯特摇摇头,意识到绑架是教父一手策划的。

总之,这种表现方法非常非常的……好吧仅仅是非常对我胃口:不煽情,不悬疑,不说教,但是仅仅是让你感受不出来而已,其实时时刻刻都在煽情,时时刻刻都在悬疑,时时刻刻都在说教,逻辑是这些俗套的炽天覆七重圆环,掩护得风雨不透。

再就是找一个药剂师(约瑟夫)。还有一个很熟悉套路的伙伴(艾姆斯)。艾姆斯很搞笑。

我们最大的头目终于出场了,Leo看上去还是非常的帅气嘛。

这一层虽然是艾姆斯的梦,但是罗伯特的爸爸所在的房子依然是罗伯特的潜意识幻化的。而他爸爸所说的话,还有他所看见的风车,都是柯布一行人植入进去的意念。此时,罗伯特以为这是他教父的潜意识,听到爸爸临终前这样说,罗伯特对此深信不疑。植入的意念已经变成了罗伯特本身的想法。

解决这个问题,就要需要下边的角色登场了。

药剂师把他们带到一层楼里面,放眼望去人们都在睡觉,他们在分享梦境。柯布问是不是他们每天来这里睡觉,守护的人告诉他,那些人已经把梦境当做现实世界。当梦境比现实还要美好的时候,人们总是眷顾美好的那一面。

那么,盗梦小组的人会不会有潜意识投射到梦境世界中呢?答案是:会,所有参与梦境的人都会把潜意识投影到梦境中,比如药剂师作为第一层梦的梦主时,由于他在真实世界喝了太多的香槟,所以整个梦境世界都在下雨。再比如出现在第一层梦中的火车和经常出现的盗梦人的妻子和儿女,也都是由于盗梦人的潜意识作怪。

然后计划开始,慢慢进入到影片的高潮。如计划般,在一架飞机上,进入到本片的第二个梦,这个梦准确的说有四层,如果把潜意识边缘也当成为一层的话。第一层是药剂师的梦。第二层是阿瑟的梦,第三层是艾姆斯(盗梦伙伴)的梦。当柯布将罗伯特的身份证捡起来给罗伯特的时候,手上是没戴婚戒的。

在梦境中,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打,消灭一切阻碍行动的潜意识。由于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是在梦境中,所以非常好的利用到上一层梦境中坠落带来的失重,把所有酒店中的潜意识完全收拾掉了,非常强悍。

这个任务,成功了。

7、盗梦人

然后都回到现实中。齐藤遵守诺言。然后柯布顺利的回到美国。那里,他的岳父迎接着他。镜头指向柯布的时候,他的手中是没有婚戒的。

要说明的是,如果目标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那么他的潜意识马上就开始加强戒备和攻击型,起初他们会盯住所有进入梦境的人,之后就是跟踪,然后开始攻击他们,而且是连同目标一起攻击──那为什么还要说他们是在保护目标呢?

艾里果然聪明,很快就学会如何造梦。其中有一个很有哲理的镜头。当艾里在梦中拉起对立的两面镜子的时候,镜子里面出现了无数的镜子,每个镜子里面都有一个空间。现实或梦境,只是看你的感觉罢了。

刚才提到了筑梦者和梦主构建了整个梦境,其实不是的。筑梦者和梦主只是构建了世界的环境、物理规律,而目标会在这个世界里填充上各种人物。当然,并不是他主动添加这些人物,而是他潜意识中会意识到“这个世界应该会有这么一些人”,然后这些人就会自动的出现在这个场景中了。

小萝莉提出如果在潜意识边缘找到罗伯特,通过重力坠落,而在这边让艾姆斯对罗伯特进行心脏电击,那么罗伯特就可以穿越回来。

但是,由于进入了太多层的梦境,在唤醒时就必须采用同步唤醒的方法,比如你已经进入了第四层梦境活动,那么如果想在第一层梦境唤醒你,就必须保证在同一时间同时在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和第四层同时进行刺激。如果只是在第三层和第四层同时刺激,那么你只能在第三层醒过来(富二代在据点里被唤醒的情况)。如果同时在第一层、第三层、第四层同时刺激,那么同样也只能在第三层醒过来,这就是典型的错过刺激。所以,各层的唤醒者用音乐来协调同步的时刻,最终把在第四层的筑梦者、第三层的目标和伪装者、第二层的前哨者同时唤回了第一层梦境,而盗梦者为了救出被流放到迷失域的观光者,也就是他们这次行动的老板齐藤,进入了迷失域,唤醒者就无法发挥作用了,只能靠他们用另一种方法来返回现实世界,这就是影片第一幕的情节。

柯布顿时意识到罗伯特已经掉到潜意识边缘,也就是最为混沌的阶层。那里有着无穷的最原始的潜意识,人们在那里容易迷失。除非分享梦境的团队里面有人去过那里并且留下些记号,也就是说要去潜意识边缘把人找回来。通过重力坠落进行穿越,那个人才会活过来。而那里,只有柯布去过。

齐藤派人搞坏了费什的私人飞机,又买下了一个航空公司,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前提条件。柯布通过收买的空姐(也不叫收买了公司人家都包了)给费什下药,成功的把他拖入了第一层梦境:城市。这一层的梦主是药剂师约瑟夫,由于在头等舱喝了太多的免费香槟,梦中城市始终下着大雨。他们按照计划绑架了在梦中的费什,但是突然遭到了武装分子的袭击,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原因:就是小费什受过防盗梦训练。但是市中心突然出现了奔驰的火车,这个不可能是筑梦者设计过的。由于进入过柯布的梦境(柯布帮她训练),筑梦者阿丽亚德尼发现了这是只有在柯布的梦境中才出现的火车,说明柯布的潜意识已经开始影响这个世界了。由于没想到会有武装袭击,观光者齐藤中弹,生命垂危,伪装者伊姆斯决定留在这里,不继续前进了,但是柯布说出了那个事实,如果在用强力镇定剂的情况下死在梦中,不会醒来,只会流放到迷失域,所以他们只能尽快完成任务。伪装者扮演成老费什的心腹、小费什的教父,也在梦境中被绑架,然后告诉小费什他父亲其实不想让他走上他的路,这就在第一层植入了一个意识。为了躲避潜意识的追杀,他们上了一辆汽车,由药剂师约瑟夫开车并做唤醒人,其他人进入了第二层梦境。

于是他们开始设计如何让罗伯特(竞争对手的儿子)进入他们的圈套。大致设计是他们和罗伯特同坐一架飞机,然后进入梦中之后逐层解开他的防备,最终使他知道他爸爸希望他放弃公司。

2、兼职:梦主

在活动开始之前,小萝莉艾里跑进到柯布的梦中。她发现柯布把妻子锁在记忆最深处。她看到了柯布对儿女的遗憾,看到了柯布对妻子的感情。

在现实的世界中,他负责调查目标的情况,喜好,行动,家庭关系,最重要的是,目标是否受过防盗梦训练,否则盗梦的时候碰到全副武装的潜意识士兵可是非常棘手。在电影中前哨者阿瑟就没有调查到富二代费什居然受过防盗梦训练,结果被盗梦人一顿臭骂。

这一层是个白雪皑皑的场景。而这次任务的最终目标所在一处房子里面,这得要罗伯特亲自去揭开。当柯布一群人排除万难,就等罗伯特揭开最后谜底时,柯布的妻子出来了,一枪打过去,罗伯特立马毙命。

所谓第二层梦境,就是所谓的梦中梦,盗梦小队会进入第一层梦境里某人的梦境,让目标更深层的潜意识浮现。但是第二层梦很不稳定,必须使用镇定剂,才能加固第二层梦的世界,这就是药剂师的工作。

柯布和小萝莉一起去的。在那里他们果然找到了柯布的妻子,他的妻子把罗伯特放在他们找不到的位置。柯布的妻子不停的劝说他这才是真实的世界,要他留下来和她在一起,因为他答应过她要长相厮守,并要他看他们可爱的孩子。此时柯布双手合并,说自己很清楚,这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请注意,双手合并的时候又出现了婚戒。当柯布的妻子问到底他的感觉是什么的时候,他沉思了一下说是内疚。

盗梦者是整个行动的负责人,也是策划者,他决定整个行动的步骤。在行动中,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接近目标,千方百计的让目标相信自己,同时套出目标的秘密。而在电影中的行动中,他的主要目的是要在目标的潜意识中植入一个想法,让他认定自己要走上和自己父亲完全不同的道路。

接下来是第二层,这一层是酒店的场景。首先,得让罗伯特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这样他的潜意识会放松警惕。柯布告诉罗伯特,他是罗伯特先生潜意识里面的安全护卫。通过外面天气的无常变化,还有不寻常的重力变化,让罗伯特相信自己就是在做梦。然后他要罗伯特回想是怎么到饭店的,罗伯特此时也慢慢想起之前是和教父一起被绑架,关在一辆车上面,于是,罗伯特对柯布深信不疑。然后,柯布问罗伯特知不知道被带到梦境的原因,罗伯特告诉他之前说过的一串数字。

首先,是盗梦的工作。

这一层继续威胁齐藤。就在将齐藤压在地板上的时候,齐藤发现地板上的羊毛地毯被换成涤纶的,于是齐藤知道这不在他的办公室,依然在梦中。请注意,这次活动中,柯布戴着他的结婚戒指。

其次,他们必须创造全新的梦境,不能根据现实完全仿造,因为如果完全仿造现实场景,所有进入梦境的人都会丧失对梦境和现实分别的能力,最终无法确认哪边才是真实存在的世界。

于是,在他们结婚纪念日那天,沫儿策划了很完美的计划,目的就是要柯布和他一起回到她所认为的真实世界当中去。沫儿给她的律师留了一封信,上面写她目前的处境很危险,柯布威胁要杀了她。然后把准备庆祝纪念日的酒店套房故意弄的很凌乱,逼柯布和自己一起跳楼。她想回到她所认为的真实的世界中去。她真的纵身一跳,接着悲剧发生了。柯布,也就是之前所说的被通缉。

筑梦者相当于是整个梦境的设计师,注意,他们并不一定是梦主(Dreamer),实际上真正的筑梦者理论上并不应该进入他们设计的梦境的,因为每一个进入梦境的人,都会把自己的意识和创造带入梦境,如果筑梦者的潜意识中出现搅局的角色,那么这些角色将非常了解整个环境,会成为整个盗梦小组的梦魇。

其实柯布在潜意识边缘留下了记号的,在那里有他和他妻子无限的回忆,他们一起造房子,一起建造只属于他们的世界,甚至在那里待到慢慢变老。他的妻子,也就是他潜意识投射的妻子影像,正在那里等着他呢。

4、药剂师

柯布马上指出教父是在撒谎,其中一定是有隐瞒了些许东西。罗伯特对柯布是相信的。所以当柯布提出去教父的潜意识看看到底隐瞒了些什么的时候,罗伯特答应了。马上进入到本片的第三层梦境。

第三层梦是雪地中的一个据点,梦主是伪装者伊姆斯。由于在第一层的战斗太激烈了,药剂师不得不提前很多进行刺激,他让汽车坠落大桥,但是由于第二层梦境和第三层梦境都遇到了潜意识体强烈的攻击,他们错过了汽车冲出大桥的撞击,只能等汽车落水时的同步刺激机会,也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由于汽车在坠落,所以第二层梦境中出现了失重现象,而第三层梦境中出现了雪崩。同时第一层梦境中的观光者齐藤由于受伤太重,很快就要死在第一层梦境中了。身在第三层梦境的众人明白时间紧迫,于是让齐藤和小费什穿过梦主建立的一条近路达到了他们设计的老费什最终的病房(而小费什以为这是他教父的第二层梦境),齐藤由于重伤倒地不起,小费什自己去开门,这是,柯布的老婆作为潜意识突然出现,由于柯布的犹豫,让她一枪打倒了小费什,柯布也把他老婆打死了(其实只是一个潜意识)。由于小费什昏迷不醒,时间也所剩无几,柯布准备放弃任务,宣布失败,但是筑梦者阿丽亚德尼建议,拉着昏迷的小费什进入第四层梦境,通过第三层的电击和第四层的同步刺激,让小费什醒来,再让他进入他们设计的房间,植入第三层的意识。于是,伪装者伊姆斯留下做唤醒者,柯布、阿丽亚德尼和昏迷中的小费什进入了第四层梦境,而观光者齐藤死亡,进入了迷失域。

大家都在讨论最后是否是梦境还是现实。戒指是个很好的出发点。陀螺旋转的状态也是个很重要的因素。综上所述,因为最后他没戴戒指,所以他是在现实;因为陀螺转着转着开始颤抖了,并不是平衡的旋转,所以他就是在现实。

8、观光者

这是个好计划,可是怎么找到罗伯特呢?时间不够,况且潜意识边缘是无边的。

最后队伍的组成是:筑梦者是柯布岳父的学生阿丽亚德尼,前哨者阿瑟,伪装者伊姆斯,药剂师约瑟夫、盗梦人柯布以及他们的幕后老板,观光者齐藤。他们计划在小费什给他死去的父亲奔丧的客机上,给小费什服下强力镇定剂,把小费什拉入一个三层的梦境,最终在第三层梦境植入“我要走自己的路”这么一个信念,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解散自己父亲的能源帝国。

而这一次,柯布战胜了自己,战胜了自己的潜意识,他理智的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他的潜意识幻化的妻子,并不是真的存在。他骗她说他愿意留下来,以便让小萝莉找到罗伯特。她相信了他。

第四层梦境是柯布之前和妻子创造的,梦主就是柯布自己。他们要寻找小费什,但是柯布明白,自己潜意识中的柯布夫人会把小费什藏起来。他们见到了柯布夫人,柯布夫人指责柯布弄混了现实和梦境,要柯布留下来。柯布答应说自己留下,但是条件是要把小费什放走。阿丽亚德尼找到了小费什,然后看到天空的闪电,知道是伊姆斯在第三层梦境点击小费什,就把小费什推落高楼,同步刺激,在第三层梦境唤醒了小费什。柯布这时候告诉他老婆,自己不会留下来,因为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这个第四层梦境中陪伴妻子变老,这冲淡了一直困扰他的自责和负罪感,最终她的妻子(潜意识)拿刀刺死了他,而他没有躲避,因为他决定进入迷失域找回齐藤,而阿丽亚德尼开枪打死了柯布夫人(其实也还是潜意识,死了也白死,但是由于是柯布的心结已解,估计以后不会再有她老婆进入梦境的情况了)。

因为他对她的内疚,因为他的罪恶感。所以每当柯布的计划快要得逞的时候,沫儿就会出来阻止计划顺利进行,其实沫儿只是柯布潜意识的投射体。

那么梦境的真正建筑者出场了。

后来回到家中,见到可爱的儿女们。接着,他拿出陀螺旋转,看看是否在梦境中。镜头慢慢滑向陀螺,陀螺一直在转,转了一段时间后,陀螺开始颤抖了,并不像之前齐藤在梦中旋转的时候是保持平衡的旋转状态的。接着,整部影片结束。

总之,在大多数情况下,筑梦者只是梦境的设计方,而并不是梦境的建造者(自己是梦主的情况下除外),真正的建筑者下面马上出场。

之所以骗罗伯特要进入到他教父的潜意识,影片中有详细的指出,其实进入的还是罗伯特的潜意识,那样说只不过是想把罗伯特列入到柯布一群人当中来,这样在第三层梦境中,罗伯特自认为和他们是一伙,柯布等人就不会被罗伯特的潜意识化身的枪手追的满世界跑。

进入了迷失域的柯布,失去了主观意志,在大海里漂泊,终于漂到了齐藤所在的地方──就是他想偷齐藤脑中情报时给他设计的城堡。齐藤在第一层梦境中只是死亡了几分钟,但是在迷失域他已经成了一个濒死的老人了。他和柯布谁不知道自己是在梦中,但是齐藤拿起了柯布的图腾──那个陀螺,开始在桌上旋转。那个永不停止的陀螺提醒了柯布,自己是在梦中,而自己是要救齐藤回去的。他说服了齐藤,齐藤开枪打死了柯布,又举枪自杀。两个人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现实世界的飞机上。齐藤根本没有确认任务的完成,直接履行了他的诺言,取消了柯布的一切指控,让柯布回到了美国(否则如果他不怎么做,一下飞机柯布就会被抓走),和自己的子女团聚了。

影片采用的是倒叙的手法。一开始是柯布(莱昂纳多)与齐藤(这个活动的发起人)的画面。齐藤很苍老,而柯布很年轻可是略显疲惫。突然镜头一转,出现在面前的是年轻的齐藤,对面是意气风发的柯布。

这句话也成了之后柯布潜意识中他老婆说的一个谜语。

并且在电影中,已经点明,做梦人不能随便改变常规的事实,梦中出现的人群是进入梦中的人的潜意识,是无法控制的,盗梦者就是通过这些潜意识从而窃取机密。当改变的事实越多越假,进入梦中的人的潜意识会越发疯狂的反抗。柯布一行人通过大量镇定剂使他们做的梦稳定,不会轻易醒来,但是不会影响内耳的功能,只要感觉到坠落感或者重力感应,就会醒过来。

6、伪装者

很不幸的,齐藤中枪了。并且因为给的镇定剂太多,自杀根本不能醒来,死去只能掉落到漫无边际的潜意识边缘。在这一层中艾姆斯伪装成罗伯特的教父准备多套出点罗伯特的内心世界,好在后面有更好的发挥,当然还有重要的一点,数字。这列数字将直接影响到后面几层梦的展开。因为这列数字对于罗伯特来说是在绑架这一危机情况下说出来的,也就相当于是罗伯特的秘密,那么在后面几层梦境中,这列数字幻化的实体空间是最为安全的,因为罗伯特的潜意识看到这列数字后,会觉得这是自己这一方就不会采取任何措施。可是情况紧急,只知道罗伯特的父亲对他表示失望,并且看到了他钱包里珍藏着小时候和爸爸在一起玩风车的照片。

前哨者很容易概括他的职业:斥候。

而柯布,也就是影片最开始的镜头,对面坐着的是老去的齐藤。因为齐藤中枪,意外死亡从而掉落到潜意识边缘很长时间,而下一层梦境的几年时间相当于上一层梦的几个钟头,所以齐藤老的快。然后说服齐藤和他一起回去。请注意,此时齐藤把陀螺旋转起来,陀螺一直在平衡的旋转,一点颤抖的痕迹都没有。

“有一列火车,它将带我们驶向远方,你不知道目的地,但是不要怕,因为我们在一起。”

再后来,齐藤提出交换条件,只要把一个想法植入到竞争对手的儿子(罗伯特)的脑海中,使他不要接管公司,就让柯布自由的回到美国。柯布在美国被警察以杀妻罪通缉,已经多年没有回去面对自己的儿女们。

我喜欢沉溺在没有明确答案的逻辑陷阱中,享受解密那难以名状的快感。《盗梦空间》无疑就是这么一部让我觉得很爽的电影,事实上,也可以算是唯一的一部。之前看过以逻辑作为卖点的电影,经常演绎得古怪离奇,拍得鬼气沸沸,到了涉及逻辑关系的地方就开始欲言又止遮遮掩掩,到最后才含含糊糊的告诉观众“其实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拍得含糊,看得也不明白,比如《Cube》就是一例。而盗梦空间则不然,把动作和情节奢侈的作为了整个电影的配菜,而把整个世界的逻辑作为主菜,从影片的一开始就开始详细的给你讲解这个世界的规则,但是就是有能耐让你能琢磨到最后,我仿佛能看到导演和编剧在翘着二郎腿,嚣张地对着镜头说“我们就是把整个逻辑都告诉你你丫也想不明白你能怎么样吧?”。

刚才介绍潜意识的时候提到过,只要在梦境中被杀死,那梦境就马上解开,但由于使用了强力的镇定剂,在梦境中被杀死也不会醒来,而是被流放到最远的潜意识边缘──迷失域(Limbo),在那里会丢失掉很多记忆,而且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永远都想不到回到现实世界中。

柯布原本是在法国某大学中研究心理控制的学生,娶了他教授的女儿为妻,就是柯布夫人。他们非常相爱,相互许诺要一起变老。出于研究,他们夫妻两人开始对梦境进行研究,柯布成了一名筑梦者,由于柯布给了自己很大的研究压力,他开始不断的进入更深层次的梦境,由于深层次梦境的不稳定性,他给他自己和妻子都服用了强力镇定剂(此时这种方法还没有人用过,也没有人知道后果,柯布之后也没和别人提起,所以其他盗墓小组的人都不知道强力镇定剂的副作用),终于他和他妻子进入了第四层梦境(柯布夫人是梦主)。由于只有他们两个人试验,没有人用刺激唤醒他们,所以他们只能在第四层梦境等待现实世界药效结束自然醒来。但由于梦境时间的递减性,在现实世界的一天,相当于第四层梦境世界的50年!由于在第四层世界非常无聊,他们就每天创造建筑玩(后来行动中,由于新的筑梦者阿丽亚德尼没有设计第四层梦境,所以用的就是柯布夫妇设计的第四层梦境,而那里的建筑都是他们制造的)。

所以,为了保证进入下一层梦境的人能够醒来,必须留下一个人做唤醒者,而这个人往往是本层梦境的梦主,比如第一层的药剂师,第二层的前哨者,第三层的伪装者。

8、前哨者

简单的说,梦主就是梦境的神,完全左右梦境世界的一切。梦主会根据筑梦者的设计构建一个完整的梦境世界,但有时候梦主会自己对梦境世界做出一些修改(电影中伪装者伊姆斯作为梦主的时候就改变了一点他的梦境)。

顾名思义,目标就是盗梦小队的存在意义,盗梦小队的主要任务,就是从目标的脑子里获得有用的情报信息。所以,他们才把目标带到一个精心设计的梦境中,想尽办法从他的嘴里搞出情报,有时候是欺骗,有时候甚至直接使用暴力(当然也仅仅是梦中暴力,吓唬的一种)。但是目标就孤立无援了吗?

我认为,这是一个远胜于所有恐怖电影的结局。

严格的说,观光者并非盗梦小组的成员,他们只是一个访客的身份,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在电影中的观光者是这次行动的幕后老板齐藤,他主要是为了监视任务是否完成进入的梦境,但是没想到被困在了迷失域,最后被盗梦人救出。他醒来之后,并没有确认任务是否完成,而是直接打电话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想必是感念盗梦人的相救。

但实际上,这种训练有时会害了目标自己,就是因为以下角色的存在。

筑梦者设计梦境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只要他们愿意,甚至可以完全改变物理规律,但是由于他们的目的是让自己的目标相信这是个真实的世界,所以要遵守以下原则:

盗梦,就是让目标进入一个梦境,然后在目标相信这是现实世界的前提下,套走他隐藏的信息──实际上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经过设计的虚幻的场景。在电影的世界中,盗梦已经成为了一项公开的技术,所以那些名流人士或政府机要,都会受到防止盗梦的训练,所以盗梦者需要更强力的帮手来协助自己搞定这些受训的人士。那么下面有请各个角色出场:

请注意,梦主只是一种身份,盗梦小队里并没有固定的梦主职业,都是由其他人兼任的,比如第一层梦的梦主是药剂师(那个印度胖子-约瑟夫),第二层梦的梦主是前哨者(那个西服帅哥-阿瑟),第三层梦的梦主是伪装者(胡子男-伊姆斯),第四层梦的梦主是盗梦者(就是莱昂纳多-柯布)。

3、乱入者:目标

但是,由于盗梦小组是很明白自己是在梦境中的,所以潜意识出现的非常少,除非是由于深藏内心挥之不去的阴影,否则不会出现。所以梦境世界中的人,基本上都是目标所带来的潜意识。

因为任何人只要在目标中被杀死,那么他就会马上醒来,梦境就结束,所以潜意识开始无差别攻击梦中的活人时,就是为了解开梦境。更可怕的是,由于盗梦技术的公开化,在电影中的世界里,很多高层人士都专门经过反盗梦的训练,表现在潜意识上就是所有的攻击者都使用枪械,而没有受过训练的人顶多使用棍棒匕首。

本来应该继续介绍盗梦小队的成员,但是既然提到了潜意识,为了防止大家开始混乱,那么有请我们盗梦小队的主要敌人登场。

第三,他们不能把梦境的设计告诉任何人(除了梦主,因为是他们合力完成的这个梦境),因为参与梦境的人每个人都有释放出潜意识的可能,越了解梦境,潜意识就越可怕。

但是由于这次盗梦小组的任务不是盗梦,而是在目标头脑中种下一个念头,所以第二层梦境就不解决问题了,必须进入第三层梦境。这时候就需要药剂师调配加强型镇定剂。但是,这带来一个相当严重的后果。

首先,不能设计过于夸张的梦境,否则,他们的目标就会很快的意识到自己不在现实世界,目标的潜意识就会疯狂的反扑闯入自己梦境的人,直接会造成任务的失败(或者更糟)。

5、兼职:唤醒者

下面根据我的理解和分析,尝试着结构一下这个电影的逻辑,如果是没看过电影的同学,强烈建议你ctrl+F4,否则你会失去一个绝无仅有的锻炼自己思维能力的机会。

但是,经过了50年,他们在第四层梦境中老死了(从这时候柯布才知道使用强力镇定剂后死在梦中的后果)。由于强力镇定剂的副作用,他们无法醒来,进入了迷失域。柯布夫人为了想永远的和柯布在一起,不想回到现实世界,就把自己的图腾──那个旋转的陀螺封印起来,并不让它旋转,这样就不会提醒自己这里是迷失域而不是现实世界了。但是柯布有不同的想法,他想念自己的孩子,他想回到现实世界中,于是他试图说服柯布夫人,但是不奏效,所以,他进行了第一次关于“植入意念”的试验,方法是找到那个陀螺,让它开始永远的转动,提示柯布夫人这里并非现实。试验成功了,他们用卧轨的方式自杀,但是由于并不能确认结果,所以会有柯布夫妻那段对话:

1、筑梦者

回到第三层,小费什醒来了,进入密室,看到了那被篡改的遗言。原来老费什对他说的是“我对你很失望”,但是被盗梦小组修改成了“我对你想成为我很失望”。小费什看到保险柜里除了遗嘱之外,还有一个纸风车,那是他小时父亲做给他的,至今一直保留着。小费什被打动了,此时,三层梦境中的意识全部植入成功。这时,第一层梦境中汽车坠入了水面,第二层梦境中阿瑟引爆了炸弹,第三层梦境中伊姆斯炸掉了据点,第四层梦境中阿丽亚德尼跳下了高楼,同步刺激完成了,除了柯布和齐藤,所有人都回到了第一层梦境。小费什对伪装成教父的伊姆斯说自己要走自己的路,任务成功。

这个试验,也成功了,柯布和他老婆在现实中醒来了。但是,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产生了,一个就是从迷失域回到现实,人会失去一部分记忆,柯布不记得自己曾经在第四层梦境和妻子一起老死过(所以之后他始终带有罪恶感,没有履行他和妻子一起变老的承诺);更严重的是,柯布植入的那个“这里不是现实”的意念,开始影响到他老婆的现实生活,她不断的怀疑自己所处的并不是现实,而只有死亡才能让她醒来。最后,柯布夫人开始实施自己的自杀计划,并设计了一个圈套:她分别找到了三个心理医生证明自己完全没问题,同时留给律师一封信,说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然后,在庆祝他们结婚纪念日的那天,纵身从对面的楼顶跳楼自杀,为的是让柯布没有退路也和她一起自杀,一起“醒来”(跳楼的时候她也念了火车的那段话)。柯布百口莫辩,只能仓皇出逃,临走前看到自己儿女背影的一幕,成了多次出现在自己梦境中出现的情境。

OK,错综复杂的人物身份介绍完毕了,比三国杀复杂得多吧?总结一下能够得出以下的结论:

柯布由于过去的经历,不能继续当筑梦者(因为他无法控制前妻在他造的梦中出现,由于那是他的潜意识,所以完全掌握他造的梦中的一切,对完成任务非常危险),而成为了一名盗梦人,开始四处漂流。有一次接到一个任务,盗取日本大亨齐藤脑中的机密。他设置了两层的梦境,在第二层梦境中,由于他潜意识中的前妻出现彻底搅乱了任务,自己被强制唤醒到第一层梦境。原本打算在第一层梦境中强迫齐藤说出秘密,但是由于自己找的筑梦者对于地毯材料的疏忽,被齐藤发现不是现实而彻底失败。齐藤抓到了他和前哨者阿瑟,没有为难他们,但是提出一个要求,要在自己的竞争对手,能源大鳄费什的儿子小费什的大脑中植入“解散自己的垄断集团”的意识。而他们得到的回报,除了金钱(没提到,应该有的),还有就是能让美国取消对柯布的通缉,让他回家和自己的子女团聚。虽然柯布很害怕自己的植入意识再次毁掉一个人,但是由于齐藤开出的条件太诱人,所以答应,并开始组建队伍。

梦境是由筑梦者设计的
梦境是由梦主建造的
所有进入梦境的人都会带来潜意识,但是由于盗梦小组知道这是梦所以会控制,梦境中的人绝大部分都是目标人的
当目标开始怀疑梦境时,他的潜意识会开始攻击加入这个梦境中的人,如果目标受过防盗梦训练,潜意识会荷枪实弹,且舍命攻击。
脱离梦境的一般方法,第一种是梦中被杀,会在上一层梦中醒来(或现实中),第二种是刺激,会把下一层梦境的人唤醒
在使用强力镇定剂的情况下,在梦里杀死一个人会把他直接流放到迷失域,而再也无法通过刺激的方式唤醒他
在使用强力镇定剂的情况下,唤醒一个人的方法是,在各层同步使用刺激的方式,比如把第而层的人唤醒到第一层,需要第二层的人自己对自己进行刺激,同时在第一层的唤醒者对他同时进行刺激
盗梦小组的人由于受过训练,可以部分操作梦境,比如伪装者可以变身。但是他们也会有控制不住的意识,比如药剂师过饮带来的大雨,和盗梦人潜藏在心里的妻子以及儿女
以上基本上就能够解释电影中80%的疑点了,以下是关于梦境的一点补充:
梦境越浅,越稳定,如果想要保持第二层梦境的稳定,需要一般的镇定剂,如果要保持第三层梦境的稳定,那么就需要强力的镇定剂。即使是服用强效镇定剂从第三层进入第四层,梦境也会变得非常不稳定,所以盗梦人的世界建筑会不断坍塌。如果进入了迷失域,基本上就只是一些意识的碎片存在了,所以最后齐藤在迷失域的建筑,实际上是盗梦人柯布上次准备偷取他梦境时建造的第二层梦境的场景。
迷失域,不属于任何一层梦境,没有建造,只是根据进入迷失域潜意识最深处的碎片构建起来的。进入这里的人会失去主观意识,忘记这里是虚幻的世界(而不仅仅是分辨不清)。在电影里,进入过迷失域的有三个人,齐藤(由于在第一层梦境中被打死),柯布(进入了两次,第一次是和老婆在第三层梦中老死,第二次是为了救齐藤而被他潜意识中的老婆杀掉),还有就是柯布的老婆。
上一层受到的影响会传导至下一层梦境中,比如第一层梦境中车子翻滚,第二层梦境中的酒店就会倾斜,第一层梦境车子坠落,第二层梦境中酒店就会发生失重现象;再比如第三层伪装者对富二代进行电击,第四层梦境中天空就会出现闪电。但是对下下一层影响会很小。
在梦境中,大脑思维的速度会变快,时间会被拉长,而且层级越深,时间就约慢。根据电影中的换算,十小时现实世界的时间,在第一层梦境被拉长为一周,在第二层梦境中被拉长为六个月,在第三层梦境中就是十年的时间,大概是1:20的比例。所以最后同步刺激的时候,第一层梦境汽车坠落只有30秒,在第二层梦境相当于10分钟左右,在第三层相当于2个小时(所以有充足的时间来让小费什看到造梦者设计的场景),到了第四层,就相当于接近2天的时间。
至于为什么盗梦小组需要建造三层梦境来做这个任务,开篇阶段前哨者阿瑟已经阐述得很明白了,因为植入意识并不是盗出那么简单,是要在目标的心中创造一个念头,而这个念头很容易就会考虑的源头的问题,只有植入的够深才会有效果,否则就会像阿瑟说的那样:“我给你植入一个念头‘不要想大象’,你想到的念头肯定是‘大象’“。
以上的解释和分析,应该可以解决电影中99%的谜题了,下面为了不负解体全书之名,我将彻头彻尾的进行详尽的剧情分析,把所有的疑点完全的解释清楚,我相信看过下面文字的人,就没必要看电影了。为了让人看得更明白,我要干掉导演的一切蒙太奇手法,剧情的描述按照时间轴完全重排,你看到的都是按照电影里剧情的时间顺序发生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