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盗梦空间》完全打消了这种顾虑,因为这是不光是一部结构精巧设计复杂的电影,更是一部大多数人都看的懂的电影。这不是对智商的一次无情的嘲笑,反过来,这是一次能让那些曾对所谓的“高智商”电影头疼的人对自己智商的一次莫大的鼓舞:“看啊,这么结构复杂的电影我也能看得懂。”这就是种革新吧,也是诺兰比库布里克更受大多数平凡人欢迎的原因。

6.听来一重国外影迷对Limbo的趣味解读:短时间吸食大量K粉并导致昏厥的人,会进入一个类似的幻觉:一个拥有奇异建筑群的异次元空间,这个空间重力略低于地球,时间停止,或者流动极其缓慢,幻觉异常清晰,甚至能感受到空气的温度与湿度。这空间被称为King洞。在《盗梦空间》中,这个空间被称之为Limbo。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浪浪0128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偶尔人们会感叹“人生就像一场梦”。归功于“梦”的不确定性,这个比喻的确帮助了相当多的一部分人成功逃离现实,将所遇到的艰难险阻统统归咎于未知。克里斯托弗·诺兰要借《盗梦空间》表达的,是“人生如何像一场梦”和“人生究竟像不像一场梦”这两个关乎“过程”与“结论”的命题。

对于电影里梦境的分析那一类的内容,我不想去多写,一是我没那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二是这类的文章多的数不过来,写了也只是自惭形愧。虽然梦境是整部电影的精华,可到头来,让我感慨的还是柯布、梅尔的爱情。
两人愿意数十年如一日坚守在一起的构建属于自己的城市、家园。相爱的两人本就难得,还能相濡以沫,白头偕老,这样的爱情固然俗套,但永远是感人的。柯布对梅尔植入思想,希望她能分清现实与梦境,却不幸导致梅尔自杀,柯布的自责从始至终,从此以后,他只能在梦境里面对那个因为潜意识里的自责导致性情大变的梅尔,一次次的面对梅尔的指责、面对梅尔诱惑、面对梅尔尖刀与子弹。梅尔的死已经让柯布难以自拔,可在梦境里面对相爱的人儿,却又不得不时刻当成敌人一般提防,这种痛苦岂不是更过于梅尔的死。好在柯布是个真正的男人,他不愿逃避在虚伪的梦境里和梅尔度过一生又一生。他知道现实里他还有家人还有孩子。他们需要他的爱,所以他不愿意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予梅尔,那个只属于他们的梦。

7.小李不再Jump,于是痴心姑娘的心都碎了。其实看完片子对小李的表演多少有点儿失望,主要原因是寄望过高,小李的戏并没有怎么飙起来。在《泰坦尼克号》之后他众多作品里,我觉得《飞行家》的表演是最具火花和震撼力。小李在这部戏里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绽放自己。《无间行者》、《血钻》、《谎言之躯》,甚至口碑大好的《禁闭岛》、《盗梦空间》,他扮演的角色基本都是苦大仇深,有难言之隐,多少有点雷同之处。特别是这次,“肉丝”都jump了,他还是不jump,饱受痴情女的诟病啊,连带着把所有成熟男人从“相信爱情”这条船上打翻下去。成熟男人们,别怕,握紧手中的旧船票,我这就来打捞你们。

看完《盗梦空间》一个人回宿舍,刷了一路的豆瓣,明白为什么《盗梦空间》被誉为经典。其实一直以来刷片都不爱刷欧美电影,总觉得他们太好莱坞风格,特别框架和流水。但是,当我认认真真刷几部经典的欧美电影就会发现,他们在讲一个完整故事的同时,会加入大胆的想象力,在视听上给观影者带来了别具一格的快感。
《盗梦空间》主要讲述了日本能源大亨齐藤利用柯布拆分自己的竞争对手的公司,将“解散公司”的意念植入到该公司的唯一继承人费谢尔的脑海中。为了与家人团聚,在外漂泊多年的柯布决定铤而走险,招募梦境设计师阿德妮、梦境演员埃姆斯以及药剂师约瑟夫加入行动。随着梦境一层层推进,柯布不仅要应对费谢尔潜意识的本能反抗,还要应对自己内心挥之不去的已逝爱妻梅尔的处处阻挠!就这样,梦与现实的穿梭和交织成了这部电影最烧脑最精彩的地方。
从结构上来说,这部电影采用了倒叙的拍摄手法。电影的伊始,柯布在混沌层找到了在混沌层已经暮年的齐藤,两人开始交谈。用老年齐藤脸部特写进行了转场,故事开始正常叙述。影片结剧是柯布带着齐藤回到现实,齐藤履行自己的诺言,柯布回到孩子身边。结局和开头相互呼应,形成一个闭环。这样倒叙闭环式结构使影片变得丰富精彩。柯布与自己的伙伴造梦,梦中梦以及植梦,五层梦境的重叠构架,人物关系的牵连,都蕴藏在大的框架之下,这样不可思议的叙述结构,更加贴近了梦的主题。
从拍摄手法来说,整部影片的色调偏冷,这也符合了《盗梦空间》悬疑、科幻的风格。影片的节奏是比较快的,一环接一环的梦境,一次又一次的艰巨任务,使整部电影看下来都非常的紧凑、刺激。这部影片的音乐也非常的赞,柯布一行人进入梦境中,这是在侵入和盗取主体的信息。除了观众所知道的行动动机的危险性,紧张又富有节奏的音乐使观众更加的投入到电影情节中来。
从电影的主题来说,这是一部关于人性之于欲望的深层探究。柯布为什么会造梦?是因为对未知世界的渴望。简单来说,是柯布对于现实把控的欲望。在梦里,每个人是造物者,世界的模样就是自己脑海里的模样。所以阿德妮会回来找柯布,答应加入任务,所以在药剂师约瑟夫的店里,会有人花昂贵的价格每天让自己陷入梦境中。因为一旦窥其到欲望之后,人们就像吸了毒品有瘾一样对梦境产生依赖。在梦里,人们能给自己建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在这里你可以拥有想要的一切。在欲望面前的不能自拔和沦陷其实正是人性的本能,盗梦、植梦和造梦,其实就像是一种捷径。因为它可以依靠潜意识的力量来摧毁对手的积蓄和人生,这种做法其实是偷盗。就像柯布想要洗脱罪名回归家庭,像齐藤想要阻止竞争对手的商业垄断,就像阿德妮对于未知世界的渴望。无论大家的目的和动机、也不分每个人的好坏和善恶,这都是之于欲望的引诱下人会走向的一条道路。
影片的主题除了对人性欲望的剖析之外,诺兰想要让我们思考的是在爱情里破灭现实和美好幻想的选择。柯布是一名优秀的筑梦师,和妻子梅尔进入梦境中共同建造属于自己的世界。然而柯布在梦境中和妻子生活了几十年对自己建造的世界失去兴趣想要回到现实生活中来,妻子却迷失在混沌层,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于是柯布在妻子的脑海中植入“你所处的世界是假的”的观点。柯布和妻子顺利回到现实之后,由于柯布植入的观点太深,导致妻子梅尔不愿意接受现实世界自杀的事实。其实看完电影之后,我有在想,柯布到底爱不爱梅尔?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想象不到柯布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告诉思想混沌的妻子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这和在最爱的人身上撕成伤口没什么太大差别。写到这我会想到汤显祖的《牡丹亭》,杜丽娘与柳梦梅梦中相遇,两人互生情愫梦中私定终生。而醒来后杜丽娘因为相思过度死去,三年后,柳梦梅入京赶考住在杜丽娘葬身的地方,发现了杜丽娘的画像后梦中相会,柳梦梅掘坟,杜丽娘起死回身两人结婚厮守终身。故事是假的,因为人死不能复生。那么真实的故事可能是柳梦梅在桃花庵偶然遇害,两人魂魄相遇并且厮守,这样一看,柳梦梅和杜丽娘其实是在梦境中的第五层,其实他们和柯布梅尔又有什么不同,都是处于混沌边缘。柯布想要回到现实,逃离梦境。这样柯布就像是在爱情丽失去了耐心的一方想要挣脱执着恋人的手,于是以爱的名义带着梅尔走。可是混沌是梅尔的全部,于是用死亡来逃离和捍卫自己的执着。现实和憧憬的幻想一直是爱情里最难的选择,选择幻想,就好像是自欺欺人的做一场罗曼蒂克的梦。选择现实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甚至可能是对的抉择。柳梦梅没有掘开杜丽娘的坟,那汤显祖的《牡丹亭》也就是一个害了相思病死掉的小姐的一生。坚守梦境,把梦境的每一分钟时间都认真的过下去,其实梦就是现实。而现实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充满疼痛着的梦。就像我们最终不知道,究竟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就像人生,梦亦真,痛苦与希望交织着。
经典之所以为经典,是因为它所表达的主题是跨越时间而又直击人性最深处的,所以《盗梦空间》不能是一个人的《盗梦空间》,就像真理绝不是少数人的真理。
电影是造梦的艺术,诺兰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带着我们做了一场梦,或者说是诺兰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带我们看了眼现实。

造梦
      从造梦的难度来看,构想《盗梦空间》不亚于《阿凡达》,甚至要超出后者一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两者虽然都肩负着创造新世界的任务:《阿凡达》里詹姆斯·卡梅隆杜撰了一整个潘多拉星球文明,《盗梦空间》里克里斯托弗·诺兰深入展示了不为人知的潜意识领域,但显而易见地,杜撰一个社会文明所受到的条条框框的限制要少得多,只要想象力足够丰富,且合情合理,就不是不可能;而展现潜意识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在如何于梦境这一相对私人化的空间里整合出共性,从而在现有科学原理的范畴内,把潜意识这一玄乎的心理学问题回答地既不违反常规又出乎意料方面,克里斯托弗·诺兰完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盗梦者说
      我从不怀疑梦境是一个人意识防卫最薄弱的环节,就如我确信一个人的的意志力是无比强大的一样确定。在此方面有很多例子可以佐证。比如我们常说的“托梦”。“托梦”即梦中显现已逝之人的形象并有所吩咐,是通过侵入某个人的梦境实现的。但我认为“托梦”其实是自我暗示的一种方式,因为在睡梦中人类的大脑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想一下梦中所见到的事物的那种精致程度,那是在清醒状态绝对想象不出来的,何况它们在梦中是立刻出现的),那些在白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此时在大脑的“夜间运行模式”下得到了解答。只是由于这个过程太不可思议,我们宁愿选择相信“托梦”这种外界的影响作用,也拒绝承认其实是我们自己的大脑解开了这些谜团。再如《哈利·波特与凤凰社》中的大脑封闭术,它即是针对梦境中潜在的危险而专门设立的课程,对于保护自己的大脑在睡眠时不受外界侵扰方面居功甚伟。假如哈利·波特学好了大脑封闭术,大概他也就不会受骗于伏地魔输入给他的虚假梦境了。正是梦境的易侵入性这一特点,使“盗梦”之说成为了可能。
四维空间
      对于盗梦者的必不可少的道具“图腾”——以陀螺为例——的使用方法大家应该都清楚:旋转陀螺,如果不停旋转,说明你身处梦境;如果逐渐停止,则是回到了现实世界。但是,对于它的工作原理,又有多少人清楚?这很好地说明了一部分人的观影心理:他们只对《盗梦空间》的表面感兴趣,而忽略了《盗梦空间》之所以成为《盗梦空间》的内在机理,由此导致了这些人观影过后的失望情绪。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是一个三维的空间,换句话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直线的平面上,无论向哪一端延伸都是无限的;而梦中的世界则是四维的空间,是不同于现实世界的非欧式空间,它的特点是空间的有限性。在一维度上它可以是圆圈,二维度上有很多方式,就影片来看,涉及到的是莫乌比斯环面,即亚瑟带亚莉阿德妮走的那段楼梯,是一个死循环,以及柯布给亚莉阿德妮上造梦第二课时亚莉阿德妮使梦中的世界对折形成的球面:它们都是封闭的“面”。有意思的事,这种封闭的“面”往往给人一种“无限”的错觉,而这也正是盗梦者想要达到的效果。陀螺的工作原理就在于,梦中的四维空间比现实世界的三维空间多出了一条虚拟的时间轴,而这个时间轴是在时间的维度上画圈,形成一个时间的循环,因此一旦陀螺转起来,在这时间的循环之内是永远不会停的,由此可以辨别出此刻身处的世界是梦境。
非线性时间的叙事结构
      非线性时间的叙事结构在《盗梦空间》里依然为克里斯·托弗所钟爱。这种叙事结构在给予《盗梦空间》相当大的自由的思考叙事的同时也让影片充满了突变的因子,致使以柯布为首的盗梦团队不得不紧急应用了一大堆的PLAN
B,PLAN
C……观众们也不得不时刻保持着饱满的注意力才能保证不被剧情抛在后面。在数不清的变数中,亚瑟在突如其来的失重状态的中的打斗堪称最出彩的部分,也为整个《盗梦空间》的动作场面做了注脚:简约而不简单。那种水中游鱼般的灵活打法瞬间让我对扮演亚瑟的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刮目相看:不用替身,完全身体力行,这种敬业精神值得尊敬。另外,《盗梦空间》恰到好处的幽默感使这部题材严肃的影片充满了惊喜的瞬间,节奏张弛有度,看来克里斯托弗·诺兰不仅对自己想要的效果完全了然于心,而且连观众的需求也了如指掌。
殉道者的爱情观
      克里斯托弗·诺兰所秉承的是殉道者的爱情观,因此,《盗梦空间》中柯布与妻子梅尔的爱情满是“殉”的悲剧色彩。一方面是混淆了现实与梦境、最后自杀的妻子,另一方面是生活在罪恶感之中的丈夫,纠结到这种程度的爱情大概也只有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自己主演的《禁闭岛》能够匹敌。对妻子梅尔的罪恶感成了柯布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但是把这份情感连同妻子都封印在潜意识的深层也不是解决办法,面对妻子才能化解这份罪恶感。正如克里斯托弗·诺兰所说:“柯布和梅尔的情感挣扎,撑起了整部影片的命脉。”
商业影片之王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克里斯托弗·诺兰一直在用自己的影片颠覆传统和主流,颠覆的结果却是越来越多的追捧,他自己的颠覆反而成了新的传统和主流。于是克里斯托弗·诺兰就用一次次的颠覆来革新好莱坞的固有观念,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行为模式,把“诺兰”式的非主流演绎成了主流。克里斯托弗·诺兰独特的商业盈利模式总能为好莱坞带来一些启示。《盗梦空间》无疑是好莱坞商业影片的拐点,它既是一部文艺气息浓厚的哲理片,又是一部商业卖点十足(大神级别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动作片,无论怎么看,都没有理由错过这部特殊的影片。可以说,在创造一部有野心的商业影片上,克里斯托弗·诺兰从未失过手。
无穷解
      《盗梦空间》有一个典型的“诺兰”式结局,他从不满足于震撼观众,而是要观众彻底抓狂。《魔道争锋》斯嘉丽·约翰逊的双面间谍身份直到最后一刻才揭晓,《蝙蝠侠:黑暗骑士》则以布鲁斯·韦恩老相好瑞秋·道斯葬身火海、正义卫士哈维·登特堕入黑暗面告终,轮到《盗梦空间》,克里斯托弗·诺兰用一个旋转陀螺把影片推向了无穷解:人生到底像不像一场梦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比如说我个人倾向于在第三层梦境中费希尔被射杀、任务濒临失败时,亚莉阿德妮提供了进入第四层梦境的结局方法后,她实际上是在柯布的梦境上又建造了第五层梦境,至于理由,我认为亚莉阿德妮意识到了柯布已经陷入自己的混沌意识中无法自拔,于是建造了一个美好的梦境困住柯布,制造了这个善意的谎言。当然,也可以坚信陀螺最后停下来了,从而以一个HAPPY
ENDING来悼念阵亡的脑细胞、慰劳幸存的脑细胞。但不管是何种理解,《盗梦空间》的结局都喻示了这样一个悲剧:
      “虽然想法对于一个人很重要,替换掉一个人的想法就如同杀了这个人,但一个人的想法究竟是他自己的?还是被别人植入的?你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

柯布没有看陀螺的结局,我们也不知道陀螺的转停与否,可柯布达成了愿望,陀螺不停下又有何妨?反过来,我们难道就不是活在梦境里,柯布自己陀螺的停转,与我们的陀螺又有何干?

2.狂风暴雨的来,挥一挥衣袖,把所有云彩都带走。短暂时间内的高度信息量冲击,加上灵动的视觉效果,以及快速递进的剧情,看完电影都觉得饿了。这电影属于一脑力活儿。得有多强的眼力见儿和消化力才能在头一遍看的时候就推敲了细节啊。我从影院里出来时起码有三分钟,脑子里是空白的,导演诺兰先生把我的脑仁儿转飘了。

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是每次去电影院的一种必然经历。当然也会有偶然,革新电影技术的《阿凡达》是一个,革新电影结构《盗梦空间》是第二个。

3.
美丽的水仙花,我们为你早逝而泣,宛如晨间之太阳未克抵达中午。如果希斯·莱吉尔不死,亚瑟会不会是他的角色?每次看到约瑟夫·高登-莱维特的脸,我都会觉得难过和遗憾。亚瑟的角色之于我变成了对希斯·莱吉尔的悼念,仿佛莱吉尔还魂,时空穿越。《对面的恶女看过来/我恨你的十件事/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一部几近乏味的小鸡电影,但是莱吉尔饰演主角,莱维特饰演配角。

柯布、梅尔的爱是整部电影的主线。其余的一切在就是对这个爱情故事的华丽包装了。就像是一个女孩子,区别是《敢死队》把她包装成了曾轶可,《盗梦空间》把她包装成了凯瑟琳·赫本。额~不说《敢死队》坏话了,史泰龙他老人家,能自编自导自演也的确不易了。

8.谢天谢地,阿里阿德涅没有亲吻柯布。虽然柯布是这个”植入想法“突击队的队长,但时不时总有一种他是坏人的感觉……首先他对待下级,可爱的亚瑟小伙儿动之以拳,揪住他的疏忽不放;再者他自视过高,对待队友不够坦诚,隐瞒他的自控失衡,导致把大家几近逼进绝路。若不是阿里阿德涅在紧要关头灯泡一闪,后果不堪设想。在影片后1/4处,四层梦境平行进行的叙述中,我最关注的还是亚瑟小伙控制的第二层梦境。亚瑟的电梯重力实验和阿里阿德涅的一箭双雕一次救俩行动充分说明了:长江后浪拍前浪,小伙儿小妮儿早晚把大叔拍死在沙滩上。

这么说似乎有点夸大其词,电影结构的革新意味着一部晦涩难懂电影的诞生。可在茫茫无尽的电影海洋中,哪怕只是在诺兰自己拍的电影里,这部《盗梦空间》已经算得上是通俗易懂了。在看盗梦之前,一部《记忆碎片》曾让我对诺兰有了很深的敬畏,之所以不是尊敬一类,因为我很是讨厌那些结构复杂且主题隐晦的电影,看这样的电影无疑等于是在我本来就不高的智商上,又重重的打了一锤子。尤其是有的朋友愿意在看完一些不易懂的电影后继续作讨论,这时每次我只好礼貌性的说两句,且结尾都是一句“不必纠结太多,享受电影就好。”我承认这是一句对其不太礼貌的回答,毕竟对愿意讨论之人,这句话无疑是种应付。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享受我的电影即可,管他鸟的到底是什么事。

9.诺兰先生真有文化:Cobb(柯布)——这个名字来源于诺兰早期影片《追随》中的角色,这个中世纪英文名的含义是“lump”,在数学上有“并归”的意思。Ariadne(阿里阿德涅)——这个名字来源于希腊神话,她是国王Minos的女儿,也是和特修斯相爱的女神,曾给了情人一个线团,帮助他走出迷宫。Mal(梅尔)——在法语中这个词是“疾病”、“不适”的意思,可以引申为某种坏的东西(所以特意找法国人玛丽昂·歌迪亚来演?!)。循环楼梯——好多人都说亚瑟设计的循环楼梯是源于莫比乌斯环。但据说这是不正确的,因为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埃舍尔的(M.C.Escher)。莫比乌斯环的关键意义在于其拓扑结构,也就是空间折叠。埃舍尔有两幅著名的画作,《上升与下降》(Ascending
and Descernding)和《无限楼梯》(The Infinite
Staircase),电影中的循环楼梯即来源于此。埃舍尔常以惊人的意象探索视觉错觉、建筑、数学和哲学等问题,他曾说:“在我的作品里,我想证明,我们生活在一个美丽、秩序井然的世界里,而不是一个漫无标准的混乱世界,虽然他有时候看来如此。”

这就像电影的结局。

5.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在混沌边缘里一起慢慢变老。在《神曲》中Limbo指的是地狱的最外围,荷马、苏格拉底等古代圣贤们都在那儿,和地狱中的人一样永远没有升入天堂的希望,犹如永世不得超生。但是从电影中柯布对众人的欲说还休来看,混沌边缘是潜意识的世界,时间是无始无终的,坠入混沌边缘的梦境者,将饱受迷惘之痛苦。只有柯布和梅尔是去到过那里。然而从柯布与阿里阿德涅进入第四层梦境去营救费希尔时,一路走来看到的是他和梅尔滞留在混沌空间时天马行空的想象与创造力,将各种有意义的房屋、场景融汇在一条街道里,这种浪漫应该不言而喻才是。如果没有孩子的牵挂,柯布会不会继续留在混沌空间与梅尔享受永恒的爱与浪漫?黄蓉对小龙女说过,杨过虽然爱你,但是不会愿意终生与你留在古墓,他会厌烦,他会思恋外面的世界。

每一次柯布转动陀螺,他都不会知道陀螺能不能停下。我想柯布一定也是矛盾的,他有时会希望陀螺的停止,有时会希望陀螺一直的转下去。

10.挑战脑神经片单:《禁闭岛》、《七宗罪》、《非常嫌疑犯》、《记忆碎片》、《十二宫》、《黑色大丽花》、《异次元骇客》、《移魂都市》、《时空线索》、《致命ID》、《生死停留》、《银翼杀手》、《穆赫兰道》、《蝴蝶效应》、《2001太空漫游》、《暖暖内含光》、《死亡幻觉》、《死亡密码》、《红辣椒》……排名不分先后,爱情不分老少,人生没有单行道。

又见莱昂纳多,十几年前的一句“You jump,and I
jump”不知是不是让他摆脱不了爱情戏的阴影了。《盗梦空间》在动作、科幻、悬疑、心理、哲学的众多看点包装下,到头来还是逃不了一个爱情。忽然很想讽刺下《敢死队》,都是为了女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备注:6、9条信息资讯得于《精品购物指南》

再说回电影内容本身。

1.没有什么可供评论。据说广电引进《盗梦空间》一刀未剪,归其原因应该是不知从何剪起。对此我深信不疑。所以关于影片逻辑构筑、思维模式、剧情因果乃至道具幕景、硬伤软伤之类的话题,比结尾更具开放性,左思右想左右互搏,谁也说服不了谁,犹如李宁一切皆有可能。导演诺兰先生这一招云山雾罩可谓高,实在是高。

4.人人都问陀螺停没停。有说拉字幕的时候可以听到陀螺停下的声音,所以结尾是现实;有说拉字幕时响起的歌声是皮亚芙的《不,我无怨无悔》(Non,Je
Ne Regrette
Rien)——提醒梦中人准备醒来,所以结尾是梦境;有说柯布梦境中戴着婚戒,现实中不戴婚戒,结尾时始终没有戴婚戒所以结尾是现实……每个人都成了怀疑论者。诺兰先生的这个开放式结尾其实并没有太出彩,但是种种线索推敲推起的热潮显然成功扳回一局。字幕一拉起我就走了,我不在乎后头有没有彩蛋,事实上,我希望陀螺是不停转动的——现实告诉我,现实是残酷的。柯布先生活该为自己的自作聪明抱憾终身。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