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终于看了本应该在一周前看的《盗梦空间》,因为之前看了《穆赫兰道》和《stay》所以觉得关于梦的影片应该没问题了,结果看的时候越看越不对头,发现这部电影的重点在于leo的心理障碍和他的潜意识,一定要说跟这部影片有所关联的电影的话,让我想到的是《神探》。

今天第二次到电影院看《inception》,说不定明天还要去看第三次,但我不想切了。。。我不想当最让人万恶的剧透啊。。。。

一千个观众,一千个盗梦空间。
以下只是本人一家之言,仅供参考,不赞成脑内覆盖。

       诺兰的《盗梦空间》+

在这里需要注意一些细节:

         关于,inception,我想电影院还是会有一半人是没有看懂得,或者说对它有误解。第一次去看我也没有完全把思路弄得很清晰,但第二次看,我就想用我的白话语言,最简洁的来描述这个故事梗概,我也一边写一边解释其中的一些小细节的意义和原因。

1。dreamer是谁。
dreamer,也就是好多讨论帖中提及的梦主,字面意思就是做梦的人,也就是造梦的人。
首先,进入谁的梦和进入谁的潜意识是两个概念,在之前的训练中,小女孩是dreamer,也就是进入了小女孩的梦,但防御者却是Cobb的潜意识,因为在训练中,Cobb是被侵入的目标,目标的潜意识攻击dreamer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开始不相信这是真实的世界,所以会攻击创造或者说改变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只有被侵入潜意识的人才会有防御者,其他人只带着自己的意识一起进入,而防御者的攻击对象,传统意义上来说,是dreamer。
不过也有特殊情况,比如说在第二层梦境中,Cobb的孩子出现在酒店的时候,防御者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Cobb身上,也就是说,Cobb改变了梦境,所以防御者试图攻击Cobb。
也就是说,认为dreamer是菲舍的人,犯了和最初的齐藤一样的错误,将dreamer和被进入潜意识的人混为一谈,电影开始的任务中,齐藤认为盗梦小组进入了他的潜意识,也就是进入了他的梦,但被告知,dreamer是那个造梦师。
每一层被留下的人是dreamer的原因,是因为防御者的攻击对象是dreamer,而睡着的dreamer是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
至于给dreamer带上耳机梦境里所有人都会听见声音,这个和第一层中,药剂师尿急就下大雨是一样的道理。
2。kick是什么。
kick很好理解,认真看电影的都应该知道,在现实中把人推倒,在一层梦境中的人就可以回到现实,而在失重情况下,无法进行kick,所以我们也许可以换一种理解,kick就是加速度,在有加速度作用的前提下,人会在梦中醒来。
而事实上这样解释有诸多不合理的地方,在第一次汽车落下桥的时候,第二层中清醒的亚瑟并没有成功kick,同时,在第三层医院被炸的时候,在第四层中清醒的Cobb也没有kick,综合电影中多次提到的同步,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也就是双向kick。
在现实中,我们在做梦梦到坠落的时候,也很有可能会被惊醒。所以说,我们假设,在强烈镇定剂和多层梦境中,同时需要身体上以及梦境中的加速度刺激,才可以醒过来。如果这样,以上问题就很好理解了。
3。第四层梦境。
首先第四层梦境的存在时毋庸置疑的,在小女孩儿和菲舍成功kick之后,我们没理由认为那不是第四层梦境。
那么第四层梦境的dreamer和被侵入的人是谁呢?
在进入第四层梦境后,其中只有四个人,菲舍,小女孩儿,梅尔,Cobb。
dreamer和被侵入的人一定都在其中。那么是谁呢。
防御者是不会攻击潜意识的主人本身的,也就是说,当dreamer和被侵入的人是同一人的时候,或者说梦境的主人自己做梦的时候,防御者是不会出现的,这个假设也同样解释了在Cobb和梅尔的梦境中,以及Cobb自己搭建的梦境中,没有其他人存在的原因。尽管最初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这是bug之一。
回到第四层本身,首先这个梦境不会是菲舍的,菲舍并没有通过机器与Cobb两人相连,他们是没法进入菲舍本人的梦境的,同样也不能是小女孩儿的梦境,她对那个世界的一切一无所知。所以梦境只能是Cobb或者梅尔的,而事实,梅尔是Cobb意识中的一部分,梅尔的梦境,也就是Cobb的梦境。Cobb和小女孩儿进入梦境的时候,梦境开始坍塌,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dreamer醒来或者dreamer死去的情况下。
Cobb显然不符合这两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所以梦境是梅尔的,上一层中的梅尔中枪,所以新的一层梦境极不稳定而且一直出现坍塌。
4。Cobb的死因。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认为Cobb是被梅尔杀死的,或者因为梦境坍塌而被砸死,到今天才想清楚,梅尔的刀不是致命的,在房屋坍塌的过程中小女孩儿也同时kick成功,说明事实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除非一击致命否则没那么容易死亡,而在kick之后第一层中汽车落水之时,亚瑟试图拉Cobb出来,却被小女孩儿阻止,也就是说,Cobb可能淹死在了第一层。
如果淹死在第一层人在不能呼吸一分钟之后会窒息死亡,所以Cobb大约死于第一层中齐藤死后一分钟左右,第一层的一分钟,第三层中相当于六个小时,而第四层中,就是五天,换句话说,可以理解为Cobb在第四层中活了五天。
但同时,第三层的dreamer埃姆斯在第二层醒来的时候第三层已然开始坍塌,第一层中的1分钟,在第三层中是7个小时,同理,第二层中为20分钟。
那么Cobb死在哪一层,就要看哪一层塌的快了。
依照第一次任务中齐藤醒来的速度,20分钟之内,足以把Cobb送入limbo了。
这样理解,最先死掉的,是第二层的Cobb。
5。齐藤变老的问题。
首先算齐藤的死亡时间,齐藤死亡时,第一次kick已经结束,而第二次kick还没有到来,也就是说,从齐藤死亡到第二次kick,第一层只有大约5秒甚至更少的时间。
然后是Cobb的死亡时间。
根据之前的算法,Cobb显然死在齐藤后面,但是在第一层的一分钟以内。
我们并不知道这短暂的一段时间在limbo里是多久,但显而易见,齐藤的死和Cobb的死是有时间差的,齐藤的变老,可以理解。
6。图腾。
陀螺倒还是没倒似乎是大部分人关注的对象,而关注的原因是因为陀螺是Cobb的图腾。
那么我们先来解释图腾,图腾的理解只出现在亚瑟给小女孩儿的解释中,其作用是为了分辨现实与梦境,梦境中,dreamer为了让对象相信,除了被藏起来的梦的边缘外的一切都应该是符合事实的,所以骰子应该是随机的,而事实上亚瑟灌了铅的骰子是没有办法扔出随机点数的,这也是亚瑟不把骰子给别人看的原因。
也就是说,图腾的意思,是用人为制造的不合理,来辨识出梦境中的合理。
而梅尔最初的发现,梦境中的陀螺会一直转不停,现实中没有陀螺可以不停,所以只能理解为,梦境的dreamer设定这个梦中,陀螺不停。
那么这个dreamer,应该是梅尔和Cobb,换句话说,陀螺不停,一定在梦境,但若是停了,却未必在现实。那么这个陀螺,根本就不能作为辨识现实与梦境的图腾而存在。
同样说戒指是图腾的人,在梦境中有戒指是Cobb的一种意愿,而本身虚无不存在的戒指也同样无法作为图腾而存在。
那么Cobb的图腾,到底是什么?
Cobb最开始叫亚瑟告诉小女孩儿,她需要一个图腾,每个盗梦者都有自己的图腾。但亚瑟也说过,Cobb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他认为不能做的事情。
亚瑟认为查尔斯计划行不通,可是他却去做了,最开始他认为植入想法行不通,可是他也试过了。
所以我们可以大胆猜想,其实Cobb根本没有图腾。
7。写在最后。
前面若是还算得上有理有据,图腾后半部分已经算是完全是我本人的想法。
没有图腾,意味着他的意识足以强大到可以分辨现实与梦境,或者其实他并不在乎他是在现实和梦境。
显然这两点对于Cobb来说,是不现实的。
那么也许,其实梦境与现实,事实并无区别,无论在哪里度过一生,只要可以坚持自己认为值得的一切,并不予改变同时甘愿为它而牺牲,那么就足够了。
梦境中的一切太过唯心,那么同样唯心的说,从最最开始的Cobb,就认定他活在现实中而不是梦境里,并为此付出努力而且有了想要的结果,那么这就是他的现实。那么梅尔就注定只能是他意识中记忆的影像。
同理,站在梅尔的角度,她最终还是没能坚持自己的想法,而是认同了Cobb,那么就等同于她承认了自己的虚幻,也承认了自己一直认为的现实是虚幻的。

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就仿佛中国的著作红楼梦一样,每个观众都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切入后进行解读,只要你能自圆其说,这也正是它独特的魅力所在.目前网上基本上涵盖了六种结局的可能性,我来阐述自己总结出的第七种结局.

第七种结局(两个孩子的角度):

  最后的陀螺是否停下都不再重要,因为它已失去原有的效力!!柯柏仍在梦中,不是不能,而是不愿醒来,面对自己的儿女已死的事实.柯柏的妻子梅尔已经回到现实,她才是真正Inception的高手,再次进入迷失域,给丈夫植入孩子仍然活着的想法,希望能借此迫使他甘愿回到现实.

    分析:首先从陀螺入手,影片中柯柏一开始就告诉小萝莉,她需要自己的小图腾,并且告诫她做好后不可以被别人触碰,否则就无法起判别的作用.然而柯柏一直在用的陀螺,他自己曾亲口说出,之前是他妻子梅尔拥有的.这样一个盗梦高手,难道仅仅因为怀念妻子就违背基本的原则吗?不会,他大可继续使用自己独有的小图腾,而保留妻子的陀螺作为纪念.可是他没有这样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明知道经过自己手触碰的陀螺已失去效力,但长醉梦中不愿醒.陀螺倾倒时所处的世界,未必就是真正的现实,柯柏在自欺欺人.
  柯柏为什么宁愿欺骗自己,也不肯面对现实?他曾在妻子面前提到的罪恶感是关键词,影片中展现的是因为妻子梅尔在他面前跳楼,使得他内心愧疚,痛悔自己为妻子植入"一切都是梦境,只有死亡才是解脱"的想法.可是柯柏的记忆实验出卖了他自己的内心,为什么回忆里始终只有两个孩子玩耍的背影而没有正面?影片的解释是柯柏临出门逃亡前的最后一个画面,因为没能看到孩子而心存遗憾.可是面对妻子梅尔跳楼的无能为力,不应该是他更大的心结吗?为什么他的回忆里却还有和梅尔"猝亡"前情话绵绵的片断,而没有一点点平常日子里孩子的音容笑貌?

  人的记忆据说是有删除功能的,会把那些有可能伤害自己的内容全数抹去,只保留某些片段.所以很有可能柯柏和梅尔的两个孩子,也就是詹姆斯20个月和菲利帕3岁时一起死亡,原因不明,但是夫妻俩是痛心疾首的.柯柏记忆深处保留的是孩子临死前玩耍的背影,之后的死亡和之前的相处都被选择性遗忘了.最后回到家时孩子终于转过了身,但是那是因为柯柏在迷失域和妻子的对话后,自己的心结得以解脱而梦境中潜意识产生的.虽然结尾的孩子是另外两个小演员,分别扮演两年后的詹姆斯和菲利帕,但是请不要忽略他们所穿的衣服,和柯柏回忆中年幼的孩子是一样的.正常情况下,小孩子不可能两年后还能穿下小时候的衣服,或是一直买同样款式的衣服穿的.
  既然柯柏仍然在梦中,那么究竟是在第几层呢?影片有交代,梦境由浅入深分别是:现实世界,第一层梦境,第二层梦境,第三层梦境,第四层梦境,迷失域。正常人活动在现实世界,做梦的时候在第一层梦境。如果要进入第二层梦境,也就是梦里的梦,必须服用药物。如要进入第三层梦境,必须要加强型药物。柯柏和梅尔曾经到过迷失域,并且在那建造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王国.按照时间的递推,柯柏提到在迷失域曾被困长达50年之久,并且有夫妻俩白头到老的画面,所以他们应该是老死在迷失域的,在第三层梦境中醒来.后来两人一起的卧轨自杀,明显可以看出比较年轻,所以一定不是在迷失域,而是通过第三层梦境的自杀返回到第二层.

  梅尔非常清醒,意识到仍在第二层梦境中,坚持要继续自杀回到现实.这时,柯柏怯懦了,因为他了然自己的孩子已离开人世,在梦境中他们却可以承欢膝下,所以宁愿相信梦境才是现实.而那个小陀螺,因为在迷失域已被柯柏在保险箱中找到,而且还用自己的手转动,失去了原有的判断依据,所以梅尔不愿再相信它.丈夫柯柏却始终执迷不悟,梅尔甚至不惜使用伪造犯罪现场的手段,逼迫他被死亡以回到第一层梦境.请注意梅尔跳楼前,联系了三位心理医生,为她做出心理正常的诊断结论.
  接着要解释为什么梅尔和柯柏要进入迷失域,不是为了所谓的造梦实验,而是为了遗忘.在团队的任务遇到防卫者的抵抗时,齐藤身受重伤,柯柏说他会进入迷失域,再回去时可能会遗忘自己的诺言.正常的实验或盗梦过程,应该每一层梦境都有人留守,以便刺激穿越,避免停留在迷失域时间过久无法返回.而梅尔和柯柏只身两人,不寻求任何外来帮助,就一层层进入到迷失域.因为他们都希望通过在迷失域50年的停留,回去时可以忘记孩子的死亡继续生活.不过这只是某种存在的可能性,当他们在第二层梦境的黄昏中醒来后,又看到潜意识里的家和孩子,就清楚一切的实验都失败了.他们根本就无法忘记孩子的存在和死亡,于是柯柏选择留下来,在梦境中陪伴孩子成长,完成自己未了的心愿.

  最后让我们来看影片中呈现的任务和团队,梅尔既然选择了理智,应该是最终回到了现实,可是柯柏明知道身在第二层梦境,却宁愿四处逃亡,也不肯和她一起自杀回去.如果第二层梦境没有被刺激回到第一层,那么即便梅尔在现实中通过坠落的方式,也无法唤醒睡梦中的柯柏.梅尔为挽救昏昏沉沉的丈夫,雇佣了一个团队,也就是影片中的亚瑟,齐藤和小萝莉等人,进入到柯柏的第二层梦境中,也就是影片中的"现实世界"影响他.而电影中罗列的层层梦境,实际都是发生柯柏的第三层梦境中,这一点是造梦师完全有能力完成的叠加.梅尔则再次进入到真正的迷失域,等待丈夫的到来,进而为他植入孩子仍然活着的想法.可能在迷失域中植入的想法,才是最深刻的吧.
 
  既然不能遗忘,那就编造谎言吧.
  如果谎言也无法挽救,那么让我们彼此舔噬伤口彼此救赎吧.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这是梅尔对待柯柏的爱……

  所以之前他们第一次进入迷失域希望遗忘过去时,那里没有两个孩子也没有其他什么人.而柯柏再次光临时,却很明确的知道妻子是在某个地方等他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于他完全明白妻子并没有真正自杀,如果自杀又怎么会再次出现在迷失域?只有梦境中的人才会产生潜意识的其他路人,迷失域里则只会存在三种人,逐层进入梦境的人,某一层梦境受伤导致意识迷离直接落入的人,和由高手植入想法后目标人物眼中产生幻象的人.
  梅尔希望用这个欺骗性的植入想法,能使得丈夫甘愿放弃梦境.然而团队在执行假定的任务时困难重重,那些梦境中的防卫者根本不是来自富二代费舍,而是真正的目标人物柯柏.所以在影片中交代的第三层梦境中,费舍已经被柯柏说服排斥内心的潜意识,防卫者仍然不放弃对团队的攻击,特别在费舍快接近终点时,被柯柏潜意识中产生的最厉害防卫者梅尔一枪击中.在之前小萝莉在柯柏的梦境中天马行空,不也是被防卫者梅尔用刀"毙命"的吗.
  在迷失域的家里安静等待自己丈夫的梅尔,他终于来了.可是柯柏却不敢去看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鼓起勇气告诉妻子,自己曾尝试向她植入想法,却不愿正眼看一看孩子.如果梅尔和孩子都是虚幻的,为什么柯柏只敢面对"虚幻的"妻子,不断的重复你们都不是真实的话语?因为他害怕看到,害怕想起已被记忆忘却的孩子死去的样子,今后无法继续在梦境中游弋.他和梅尔互相倾诉,死于迷失域的家中,又回到了第三层梦境.

  影片最开始和结尾处出现的齐藤和保镖,根本不是在迷失域,是在柯柏的第三层梦境.如果柯柏是留在了迷失域,为找到并带回齐藤,为什么齐藤白发苍苍而柯柏仍然是压抑的中年人?为什么齐藤身边还莫名其妙的多了几个保镖?因为年老的齐藤是由埃姆斯假扮的,他也曾经装扮过费舍的教父及性感女郎,此时的迷失域是小萝莉造出的梦境."齐藤"开枪打死了柯柏,是为和其他层留守的人再次努力完成让柯柏穿越,回到真正现实的任务.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所谓"第一层"梦境中落水后,没有继续交代团队是如何回到现实中的.因为他们没完成任务不能立即回去.而柯柏,已经在第二层以下的梦境中,兜兜转转太长的时间了.
  结局虽然无奈却也有着别样的温馨,梅尔的计划失败了,柯柏依然没能回到现实,留在了第二层梦境中.可是第二次从迷失域返回的柯柏,也许是真正忘记了孩子的死亡,也许是被梅尔成功的植入了想法.他终于可以看到孩子的笑脸,享受梦境中的天伦之乐.

  为什么影片中柯柏在看着梅尔的时候总是觉得他又深情又恐惧,是因为他惧怕真实?
  还是他害怕梅尔会提醒自己孩子已死的过去?
  还是他害怕看到真正的自己?

  浮沉一梦亦惘然,浮沉一梦亦枉然.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
你,知道吗?

1、leo是个非常nb的造梦师,但是往往在任务遇到挫折时就放弃了,即使他还有机会。当他们在雪地堡垒里年轻掌门人被枪击后,leo决定放弃,这时大叔说:“什么!这就放弃了!算了,反正要回家的也不是我!”leo一直想回家,而且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但真到了紧要关头时他却退缩了。为什么?!还记得leo总告诫小女生一些在梦里的禁忌,但是这些禁忌他自己却总是触碰。小女生很不解的问大背头帅哥,帅哥说这货其实总是说的和做的不一样。那么我们可以想像,leo总说他想回家见孩子,其实他并不想回去见孩子。为什么?!

        最开始的镜头,Leo和一个老者(就是齐藤)的对话,其实是诺兰的惯用手法,倒叙开头,为了让人们一来就产生疑问便于集中OB们接下来的注意力。然后就是他们为了盗取齐藤的机密文件,制造了两层梦,这些都不是高潮,是一个引子,只为了告诉观众盗梦是一个怎样的操作法,我相信这里大家都懂得,没有什么好解释。接下来,便是为了帮齐藤,把一个想法植入给Fischer(继承者)让他分裂即将继承的公司从而展开的造梦行为,这一切都是那个小萝莉的设计。

还是那句话,同一部电影,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并且能自圆其说,这才是真正的玄妙。
一部好的电影,未必要真正刨根问底得到一个标准答案,面对开放式命题,就该有开放式的答卷。

有人也许会说第一个任务也许没那么重要,但是不要忘了,第一个任务的委托人是那个与日本人齐藤对抗的公司,而且在世界上有垄断地位,而齐藤的实力有目共睹,随随便便买下整个航空公司,这也是从侧面衬托出他的对手公司是个多么强大的组织,难道他们开的条件会比齐藤的差吗。

       (1)关于植入一个想法的操作,leo在后面的对话说的很清楚,他曾经试过(也就是把“你活在一个虚无的世界,只有死亡才能让你回到现实”这个想法植入到自己妻子的梦境【这里很巧妙,导演安排leo把一直旋转的图腾锁进代表妻子大脑的保险柜,暗喻他给妻子植入了她一直活在梦中的想法】},结果当妻子醒来回到现实,那个被植入的想法一直影响着现实生活中的妻子,并且最后妻子自杀了。)leo明白要在深层次的梦境中植入一个想法,所以他们最开始设计了3层梦境,目的是一层层的减少干扰物,在深层次的梦境中制造一个场景让Fischer将“分解公司”的想法植入自己脑海中。

2、leo的妻子梅林总是出来搅局。每当任务要完成时梅林就会出来搅局,而且都是在最关键的时候:leo拿到机密文件的时候,年轻掌门人要见到父亲的时候。在这个关键的节点梅林却总能恰到好处的出现,为什么?我们知道梅林的存在是leo的潜意识,也就是说了leo的潜意识不希望任务成功,因为任务成功他就能回家了,而他不想回家。为什么?!

        (2)第一层梦境的梦主(也就是做梦者)是那个药剂师,因为梦中下着大雨,而同伴就调侃他说“一见到免费的香槟你就猛喝….”意思是表明他个药剂师想上厕所,所以他的梦中下起了大雨。然后到时间去第二层梦境的时候,药剂师留在了外面,因为他是第一层梦的梦主,不能再进入第二层分享别人的梦,所以他留下来负责所有人的第一层的刺激(所谓的刺激,就是要让梦境中的人回到现实的方法,在电影里面有三种方法,1.kick也就是穿越,失重。2.梦中人物死亡。3.催眠药物失效。为什么每一层都要留一个人来刺激梦中人呢?因为三层梦境和普通的一层不同,进入第二层要用一般性药物,而进入第三层要用加强型药物,这个方法的弊端就是要从第三层梦境中回来,就必须在第一层和第二层同时让梦中人感受到刺激。三种刺激方法中的“梦中人物死亡”不能用,因为一旦在某一层死亡他就不能在其它层接受刺激回到现实生活中,只能到一个叫做“意识边缘”的地方,同时“药物失效”带来的后果是会忘记这一段记忆,所以也不能用,那么每一层刺激就必须有人负责同步。)

3、自己的图腾是不能被被人碰的,碰到的话就会不起作用。影片中leo的图腾其实是妻子的遗物,而他第一次接触图腾其实是在梦的边界里,让梅林意识到自己是在梦中。从那时起,图腾就失去了作用,所以leo一直以为已经回到的现实,但我们知道,想要从深层次的梦境回到现实需要前几层梦境同时kick,否则就会回不去而留在那一层梦境。

       (3)第二层的梦主是leo最原始的同伴,也就是那个没有进入第三层梦,留下来负责刺激的小帅哥,然后大家去了其三层,梦主是Fischer,因为要在这一层给梦主植入想法。

4、小女生这个角色设定。小女生跟leo走的很近,到最后关头甚至为leo铤而走险,他们之间的感情感觉有点暧昧,而且小女生也是进入leo内心世界最深的人,比起大背头帅哥和大叔都还要深,直接下到leo潜意识的B层,而且她进入房间后做了和leo相同的事:踩碎了一个玻璃杯。其实小女生也是leo的潜意识,与其说她是leo的潜意识,不如说她是梅林在leo脑中种下的潜意识,也就是说梅林也改变了leo的mind——用她的死。小女生希望leo坚强,能够战胜自己,要他看清事实,不断鼓励他,要他回来,而这些其实都是梅林灌输给leo的潜意识mind。leo潜意识里的梅林希望leo留下来陪她,白头偕老,小女生不断警告他,那是假的。因为梅林的mind要和leo自己的潜意识分开,所以梅林不能以自己的面目出现,而是寄托在一个小女生身上。

       (4)到了第三层,在快要给Fischer植入想法的那一刻,leo的潜意识出来搅了局,也就是他的妻子mal出来了,对着Fischer开了一枪,本来大家以为Fischer死了,快要放弃了,但听了小萝莉的方法,决定去所谓的“意识边缘”去寻找fischer,把他带回去。【注意:这里其实Fischer并没有死,原因有两点,第一,片中一个细节是leo他们找到药剂师时,药剂师带他们参观并说“凡是服用了药物来做梦的,以后都只能靠药物来继续做梦”,leo因为曾经和妻子研究梦中梦,所以他服用过药物,也就是说leo服用了药物以后能继续做梦,那么此时,他和小萝莉进入了所谓的“意识边缘”去寻找Fischer,其实是进入了leo的梦里,也就是第四层梦(这是他们设计以外的梦境)并没有真正到达意识边缘。这个第四层梦和小萝莉之前为了了解Leo,进入leo的梦中所见到的场景是一样的。第二,如果Fischer死了,也就是第三层的梦主已经死了,那么第三层梦是应该坍塌了,所有人回到第二层。因为梦的寄宿者已经不在了,但后来证实并没有。】

5、日本人齐藤为啥一定要挂啊。很麻烦的设定啊,难道只是为了让人们开头的时候觉得诡异而如此设定吗。齐藤和dying老头这两个设定其实也是leo的潜意识,他俩是帮助leo回家的,但是他俩都挂了,因为leo不希望能回家,为什么?!最后leo回到梦的边界去找齐藤,齐藤活过来,并帮助leo回家,也是leo已经冲破了心理障碍的证明。

        (5)第四层梦中,我们知道了Leo愧疚的原因就是她给妻子植入了思想,导致妻子只杀。同是小萝莉找到了昏迷的Fischer,通过失重刺激回到了第三层,本来,Leo其实是打算留在他的梦中和他的妻子手牵手白头到老,因为他曾经给妻子许下这个诺言,但后来在妻子言语的刺激下,leo想起了被遗忘的以前,那就是曾经在他和妻子创造的梦中,他已经和妻子白头到老过了,所以他心中再也没有愧疚,他也决定回到现实中看望自己的孩子,所以,他早就看到桌上的水果刀,他不反抗任由妻子刺他一刀,因为他死掉后,就可以去真正的“意识边缘”找到齐藤和他一起回去。在小萝莉返回第三层梦的同时,她也明白了Leo的想法,所以她最后笑着说“见机行事,你要清醒(暗示他不要忘了一切),找到齐藤一起回来”。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可以说这部影片真正nb的在于心理分析而不是梦的解析,佛洛伊德的《梦的解析》认为。梦=现实中希望的+现实中不希望的。leo只是一个学习进入他人梦境的学生,而盗取他人梦境是违法的,也是不道德的,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认为,leo的盗梦生意其实是在他的梦境中出现的事情,他的潜意识希望能够盗取他人的梦境,所以才有了盗梦这一行当,而且逻辑完整,还有专门帮人保护梦境的保镖,也就是查理斯先生。梦中出现的人物往往是当事人不经意间见到的人物,也许只不过是在机场里遇到的路人,这也是影片结尾他们之间为什么形同路人的原因。而且这部影片的音乐也不错,结尾高潮部分的交响乐大气磅礴,分明是回家见到孩子们的开心时刻,却用了大号为主的交响乐,揭示了本片的高潮就要到来。有些人认为这是开放式结尾,大家并不知道陀螺会不会倒,其实这并不重要,因为即使它倒了也什么也证明不了。

         (6)完成了思想植入后,通过每一层的同时刺激(第一层,面包车掉入水里,第二层小帅哥把所有人放入电梯,通过失重刺激,第三层,炸掉医院大家一起死掉),除了齐藤和Leo外的所有人都安全回到了现实中,而画面一闪,回到了影片开头的画面,leo在“意识边缘”中找到了齐藤,这是的齐藤因为早死在了第三层,在“意识边缘”中已经生活了很多年,变成了白胡子老头,他以为自己是在现实生活中,但脑海中一直有隐隐约约的记忆,记得leo这个人和他们的一些片段。那个时候leo其实也失去了很多记忆,不记得自己要干什么,只记得齐藤的名字,后来在两人最后的谈话中,齐藤的话点醒了leo的记忆,让他记得他来的目的。最后Leo的手渐渐靠近身边的手枪,他想开枪打死齐藤然后自杀,两个人变可以回到现实,所以他对齐藤说“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们一起回到现实变成年轻人….”

所谓回家其实也就是面对现实,影片从头到尾虽然出现了很多次leo的孩子,但只在片尾出现了他们的正面,也是leo决定面对现实的证明。可能齐藤的死带给了leo启发,如果不面对现实的话他只能在孤独和悔恨中老去,我觉得那段对话很关键,但是具体台词记不太清了。

          (7)影片最后,我们不知道Leo是不是开枪了,只是影片内容是他们回到了飞机上面,leo成功入境美国,回到了家,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桌上的陀螺图腾转个不停….其实很多人觉得这个是开放式结局,其实不是的。只是这是诺兰的惯用手法,也是外国电影的常用结局,给人以一个不绝对的结局,方便以后续集的开拍或者说给人以更多想象空间。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以leo的习惯来说,当陀螺没有停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相信这就是现实,但最后,他还没有看到陀螺停下来就去拥抱自己的孩子,证明他一定记得他把齐藤从“意识边缘”带回来了,他确定这是现实,然后细心点的人一定会发现影片最后一个镜头给的是那个不停旋转的陀螺,而那个陀螺到最后出现过3次快要停下来的趋势,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因为我们回想一下,当Leo在梦境中旋转这个陀螺的时候,它从来都是转的非常平稳,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但最后陀螺的状态和梦境中的不同,而且片尾还有“钉”的一声(我其实没有听到,他们说的)。所以诺兰给了”inception”一个他想要的结局。只是他不想固定观众的想象,所以没有很明朗的给出这个结局…..(其实有人说,那个陀螺是lleo妻子的
即使陀螺倒下来了也有可能是他妻子安排的,因为他妻子也知道陀螺的重心在何处。只是要注意,Leo妻子已经死了,而且她没有以实体形式进入任何一个人的梦中,所以他要想运用自己的潜意识来改变一些东西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这部影片真正留给人思考的是:leo起初为什么不希望回家。这部影片不像《禁闭岛》一样最后给出了答案,所以观众只能靠细节猜想。大家还记得他看着孩子背影,正打算叫他们的时候,一个人对他说:你必须走了。也许他因为盗梦而遭仇人追杀,他却离开家人只身逃走,而他的家人可能因此而被人杀害,所以leo十分悔恨,觉得自己害了他们,从而不希望面对现实。当然,这只是猜测。如果按leo说的他和妻子梅林只是在做实验的话,那他们应该不会遇到以上情节,而且盗梦只是leo在梦中出现的行当,现实中根本不存在。怎样给这两个情节合理的解释呢?

       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诺兰我爱你~同时我也推荐他的两外两部好电影,虽然没有蝙蝠侠出名,《致命魔术》和《记忆碎片》同样的严密思维和意想不到的结局。

这里还有一个奇怪的细节,也许无足轻重,也许根本是导演无意的决定。影片里有两个有关联的角色名称:帅哥亚瑟和leo的妻子梅林。在欧洲神话里,梅林是帮助亚瑟拔出石中剑的巫女,最后帮助亚瑟成为亚瑟王。也许影片中的人物都是虚构的,而名字全部是欧洲古代历史名人也未可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连leo的妻子梅林也是虚构的那就high了哈哈,leo的妻子真的是梅林吗?反正孩子被母亲叫走时并没有出现母亲的身影,这个假设完全成立,影片有个桥段是梅林和孩子们一起在沙滩上玩耍,但这并不能证明她是他们的母亲,而且这个场景是个使leo后悔的场景。也许梅林是leo的同学,他在梦中与梅林白头偕老,并深深的爱上了梅林,他不愿回到现实面对他真正的妻子孩子,他很后悔这么对他们,所以才不断的让自己放弃任务,而且每次都是梅林出来搅局。

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是陀螺正在旋转,大家都在猜测最后会不会倒,注意力都集中在陀螺上,而这时大气磅礴的音乐突然转弱,变成了温柔的低吟,我现在才意识到,观众的注意力其实真正应该集中在声音上,leo与孩子们团聚,但是他与妻子团聚了吗,那些声音中有没有年轻的女声?!我想大家都没注意到,同样的,我也被陀螺吸引了,有机会的话可以仔细确认下,如果听到了女声,那么他就回到了现实,如果没听到,那他就还希望能够见到梅林,也就是还在梦中。我想影片的最后应该已经给出了答案。

答案就是:leo最后回到了现实。

现实中leo深爱着一个美丽成熟的女人,是他的老师的女儿,但不幸的是这个女人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是个单亲母亲。他希望能够和这个女人白头偕老,但是并不希望有两个孩子,所以leo的梦中他与梅林共度一生,但所有孩子的影像都是背影,因为他并不爱那两个孩子。这里有两个细节证明:

1、小女生在leo的记忆深处看到梅林与孩子们在沙滩上玩耍,但是leo告诉她这是使他后悔的场景,他后悔认识这个美丽的单亲母亲。

2、leo在机场过安检时,安检人员不假思索的就盖章放行了。即使是齐藤打过电话,安检人员也会至少有一刹那的迟疑和思考,但是这里那个安检人员却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就盖章放人,原因只有一个,leo的护照上的照片就是他本人。在leo一行人上飞机时给了leo护照的特写,大家清楚的看到leo的护照上的照片根本不是他本人,但片尾过安检时却并没有出现leo护照的照片。

3、leo的岳父在接他时说的话:welcome!一个在外逃亡很多年的人回家,接他的亲人却说welcome,而不是
welcome
home,好像是在欢迎客人一样,所以说leo并不是回家,而是去别人家,也就是去那个有两个孩子的他深爱的女人家。

以上是我对整部电影的分析和理解,可以说这是一部非常nb的影片,leo的演技没的说,这货再这样下去就可以跟depp拼了哈哈,加油吧。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