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一点的来讲,爱情片都是骗人的,卡梅隆都移植到外星人身上去了。

 我是无意中听了空白格这首歌知道的这部电影,所以现在看,然后看了下评论,吐槽的蛮多,事实上这部戏拍的很不错的,剧情完全没有别人说的烂之类的。电影剧情并不是要演的很大众很大众,和世界每一个人的感情都一个样的,那就失去了拍这部电影的意义了不是吗?所以看这部剧之前是要你放下你所有的世俗和矫情。言归正传,有人说起男女主角小时候分开,十多年长大后见面,见面没多久发生了XXOO床戏这个不符合逻辑,那么你错了,为什么导演开头用了那么长一段时间来描写安然与永远的小时候,我只能说开头你白看了。(在我们小学同学圈子里,一二十年过去了我们仍然记得的,关系好的后来还真的有结婚的,只是极少的,我们不能因为这种爱情少而否定了电影本身表达的意思),电影里一直在强调永远和安然心里只能容纳下对方,只是吐槽的人忽略了其中的细节罢了,试想如果不爱一个人还会那么执着吗?你可能会说不现实,那是因为你是个很现实的人,而你也不会拥有这种执着唯美的感情。至少我遇到过这样的女孩给过我这样美好的感情,我很感谢她,让我变得不那么现实,变得正直,虽然错过了她,但是真的感谢她改变了我。现实中是大多数的男人觉得自己有钱有势做一个浪荡公子觉得是一件很有面子很光荣的事情,大多数女人觉得单纯善良对感情的执着不再是一种美德而是种愚蠢,这就是人性和品德的逆生长,人们自己的三观早已毁却说剧本毁三观,真可谓是胡闹。而这个世界还是有一小部分人不被世俗所沾染,不管岁月几何却还保持着那份纯真和善良,他们才是我要赞的。还有安然和那个画画的留学生其实两人之间只有友谊,他在她生病的时候照顾过她,而她也只是感激他,只能算是朋友之间的感激和帮助,为什么画家和安然没有床戏,因为安然身体上就没有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她和画家表面上看上去是情侣关系,实际上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他们没有实质的爱情,所以最后画家自己选择了退出,最后的结局确实出乎人的意料,你们是不是觉得结局好悲伤,好虐?其实导演是故意这样的,是要人们更加珍惜拥有的爱情,错过了太多次就真的没有了,留下的只有一生一世的记忆。

    还是想说,谢谢这部电影带给我的震撼和感动,看完了,想到了Alice,想到了大鱼,想到了两小无猜,想到了纳尼亚和哈利波特,感谢电影给了我们想像···从电影院出来又是一种失落感,但生活还是要继续···

新奇有余的《盗梦空间》从某种层面上看是“旧物利用”的翻新之作,这部作品与以往电影有着相似的叙事形式,而“造梦机器”与《致命魔术》中的“人体复制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更多的灵感是源于亚历克斯•普罗亚斯的《移魂都市》和约瑟夫•鲁斯纳克的《十三阶梯》),枪战场面的精彩与《开战时刻》和《黑暗骑士》中经验的积累密不可分,而阿尔•帕西诺在《失眠症》中追逐罗宾•威廉斯的画面与这部电影之中蒙巴萨的追逐戏皆让人看的神经紧张……

那时候我还有一群一样“热爱电影”的好朋友,至少会隔三差五的谈个电影,换本书。虽然我不会喝酒抽烟形式主义叛逆,但至少也仰望星空谈过人生理想。
不过现在参加了一份跟文艺没什么联系的工作,整天跟着一群现实主义小女人吃吃喝喝,听她们抱怨公司工资和男人,我还真就恍惚了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

      这是我去年写的了,今年又想起把盗梦空间看了一遍,所以留下这篇影评

喜欢“双兰”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电影以流动影像的方式构筑一个世界“取代”了现实世界,尽管这种取代是一种暂时的虚构,但这种虚构是在现实世界的基础上超越实际因素而形成的一种“梦境”。诺兰和沙马兰则把这种“梦境”塑造的与现实大相径庭,沙马兰注重的是魔幻题材脱离现实的灵异。诺兰与沙马兰“远离现实”的方式截然不同,在《盗梦空间》之前,他注重的是叙事手段的多样化和复杂化,眼花缭乱的叙事手法让观众只能在电影之旅中体会到其独特的魅力。而《盗梦空间》在复杂多变的叙事的包装之下,让我看到了他以往电影中所没有的新奇元素。

我曾在一个很差的地方学过电影,所以我什么也没学会。
永利棋牌,蔡康永在书里写过,不好的学校用来谈恋爱也不错,只可惜这一点我也未能得偿所愿,所以我成了一个有真女文青杯具命运的冒牌女文青。

    上个星期看的盗梦空间,然后一直沉浸在回忆中,难得一部电影给我如此大的感触,走出电影院,唯一想到的两个字就是震撼
    影片最后那个陀螺依然旋转着,我是多么希望它倒下,不管怎样我还是更侵向于一个大团圆的结局···画面一下子切了,屏幕上出现字幕,顶光亮起,观众起身离开,真的很好看,那些高分不是白白的就打出来的
    没怎么关注过莱昂纳多,只是他一出场,就惊叹,泰坦尼克号里的那个帅气的Jack真的老了。相比之下,对玛里昂·歌迪亚了解更多···第一次看她的电影是两小无猜,一部感动了我很久,一直视为文艺片精品的两小无猜,后来陆陆续续看了大鱼,玫瑰人生,可能因为她是法国人,而我又对法国有无与伦比的向往,所以特别喜欢她
    从第一次晓得这部电影就被它深深吸引,很好,中国引进了,而且没有删减,我还是看到了,没让我失望
    看完后看了很多影评,有很多对影片的几层梦境作了分析,真的如评论所说,看了下来,感觉漏掉了很多地方
    听说过一句话,电影是造梦的机器,盗梦空间太贴合了
    联想自己的梦境,感觉好真实,特别是当Cobb说出“是不是感觉梦里面的很多东西不合逻辑”时,有一种强烈的真实感
    其实从那些复杂的几层梦境抽离出来,这是一部关于Cobb和Mal的爱情故事,是一个男人的回家之路,赎罪之路
    在没把整部电影看完之前,我很奇怪,为什么Cobb会回不到家,而且我一开始也没想到Mal死了,而且是那样死的
    Cobb念念不忘Mal,所以在梦境里会无端出来一辆火车,所以在梦境里会看见窗帘的飘动,当Mal纵身一跃,我看到Cobb的撕心裂肺,我也突然明白他的回不到家,他心里深深的罪恶感
     那是一个架空的世界,我很喜欢影片中设计的梦境,当手触摸到镜子的一瞬间,镜子碎了,两个人坐在街边,看着眼前的一切破碎,炸裂,散开,当然还有整个城市的折叠,太震撼了,很惊叹导演的想象力,观众都必须很集中才能把情节联系起来,那导演拍的时候肯定很艰难,毕竟整部电影太庞大了
     令我最感动的还是那一段爱情,Mal想要Cobb留下来,和她一起长相厮守,永远在一起,但是梦境永远是梦境,现实才是真实的。本是想植入一个念头让Mal愿意回到现实世界,结果却···可能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好心办坏事
     下来XY说让她真正震撼的是里面的感情,她的感觉是伤感···有评论说Cobb爱得和Jack一样深,这样的爱情是让人动容的
     当Cobb说出Mal死的真相,我好震惊,现实和梦境,总是让我们分不清,在梦里虽然可以和Mal在一起,但是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现实中Mal终究死去了,留下的只能是遗憾,梦里梦外几多愁,但是梦醒时刻,生活中最重要的还是呆在我们身边的东西
    

电影前面的部分对于整个电影故事来讲似乎是“节外生枝”,对于顺叙传统和插叙的电影来说,这种设置会让电影失去一种流畅感,但对于《盗梦空间》本身来讲,发挥出了其很好的代入的作用,属于“硬代入”。此后对小菲舍的“造梦”,尤其是第三层的造梦时空的经历,又起到了第二次的代入作用,而这属于“软代入”。

不少人都纠结在Leon那一句我不陪你跳,其实最矫情的话可以这么说“不光是他不会陪着她一起跳了,陪着她殉情的人也不见了。”
瓦解《泰坦尼克号》和《两小无猜》同时,真应该唱一句爱情不过是消遣的东西。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

我还记得MARION拿小金人的时候记者说她连英语也说不好,后来才知道拍《两小无猜》的时候她和男主角擦出了爱火花但其实那个男人当时有女朋友,诸如此类的八卦。
当时推荐我们看《两小无猜》的女老师都已经做了妈妈,那是一次在上课十分钟后她大发雷霆之后布置的下节课要求,然后那天我们就下课了……

同其他演员相比,迪卡普里奥绝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主角。不过,最让我眼前放光的两位演员是戏份极少的“大淘金”(即1969年的《偷天换日》)的昔日神偷迈克尔•凯恩和昔日的“小云雀”玛丽昂•歌迪亚。尽管年迈的凯恩大伯仅有数个镜头,但还是让我激动不已。歌迪亚无疑是整部电影之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演员,她对梅尔这个角色的演绎游刃有余,其他演员在大荧幕上让人觉得依旧是演员,而歌迪亚在这部电影中让人觉得她就是梅尔。Edith
Piaf的La Vie En
Rose在这部电影里多次出现,作为“造梦”即将结束的提示音乐。这首歌曲以前也在不同的电影中出现过,而玛莉昂•歌迪亚曾出演的《两小无猜》和《玫瑰人生》也均有此歌出现。

我以前是个看片很不爱猜结局的人,我总期望着会有惊喜。
不过这些年下来反而有了些奇怪的潜意识,就算我不愿意去揣测结局,也很会程式化也很职业化的猜测出下一场戏会出现什么冲突,有时候觉得自己太烦人。

《盗梦空间》最初的画面让人觉得与《禁闭岛》有几分相似,而迪卡普里奥出演的两部电影在人物角色和虚构时空方面也有着相似之处。不过,《盗梦空间》中的虚空是清醒之中的“造梦”,而《禁闭岛》之中的精神错乱之中的“假想”。迪卡普里奥在两部电影之中出演的不同角色皆有妻子、儿女,妻子皆去世而死因不同。尽管迪卡普里奥周围的角色创造有些相似,但两者之间通过家庭所传递的题旨极为迥异。

最早我听到《盗梦空间》的名字,我还以为是那部偷走人梦想的电影,就是那个骗子骗了很多人号称要试镜拍电影的片,后来才知道那片子其实叫《星空》。
原来《盗梦空间》偷的是技术,为了防止太绝情加入了Leon和Marion的矫情片段。这一段还非常的《Memento》,而且那部戏里演妻子的Jorja
Fox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高加索人种女性。

内容与形式双不误

现实这事可真不好说。
比如看《盗梦空间》之前,我怕被人剧透,连演员表都没敢仔细看。
于是我惊喜了。
ELLEN PAGE和MARION。
在那个我拼命补课看电影的时候,我非常感谢她们俩曾带给我的惊喜。

对于“筑梦师”来讲,需要做的是建一个梦中的迷宫。对于诺兰来说,电影犹如一个魔方,他就像一个魔术师。魔方在他随心所欲的把玩之下,被变幻出一种新的图案。然而,多重的梦中之梦并非空穴来风。

我也不是个爱抠细节的人,但时间长了又喜欢自然而然的去看细节,怪不得那么多影评人后来都成了大家来找茬的高手。

虽然电影之中出现的角色众多,但均各司其职,配角不会喧宾夺主,而主角也不单薄苍白。各个角色所对应的“术名”可以很好的让观众认清各个角色在梦中的职责,如迪卡普里奥饰演的柯布是“盗梦人”,约瑟夫•高登-莱维特饰演的阿瑟是“前哨者”,而渡边谦饰演的齐藤先生是“观光者”,艾伦•佩姬饰演的阿尔阿德尼是“筑梦师”,汤姆•哈迪饰演的伊姆斯是“伪造者”,迪利普•奥饰演的优素夫是“药剂师”,希里安•墨菲饰演的小菲舍是“目标”,而玛丽昂•歌迪亚饰演的梅尔是“魅影”。

人家说,你应该现实点。
我也觉得我应该现实点,说不定我从这个悲剧的梦里醒来就发现自己其实可以左手揽着张可颐右手拉着谢君豪。
不然我只能梦会王琦瑶或者程先生。

“以貌取人”的我很注重电影的表现形式,无论平实还是华丽均能引起我不同的兴趣。当然,仅靠华丽的表现形式迷晕“脑不全”观众的影片不过是哗众取宠,一部电影能否成功的根本在于是否有一个好剧本。除了剧本之外,内容于电影就如内涵于人一般重要。好比一个女人脸庞再怎么倾国倾城,衣服再怎么光鲜亮丽,若大脑空空、腹黑如墨也不过是一副坏皮囊着了一袭华服。

个人觉得,《盗梦空间》就一部玩叙事手法玩到恰到好处和与观众诚心诚意互动的电影。对于大脑犯懒的观众来说,自然觉得这部电影平淡无奇,也就很难发现其中的精妙。熟谙诺兰电影的人便会发现有些细节似曾相识,而“片段错位”的叙事手法正好和《盗梦空间》的多重故事线相得益彰,不但未造成电影情节的脱节,还使“错位式跳跃叙事”在电影之中发挥的淋漓尽致。《盗梦》需要导演有很强的掌控力,自编自导的诺导对这部电影的故事走向掌控自如。罗伯特•菲舍(目标)在“雪地梦”之中中枪时,我曾担心“造梦”就此歇菜,不过后来发现这种担心不过是多心,诺导总是很让人省心。他很决绝的让柯布(盗梦人)和阿尔阿德尼(筑梦师)进入了潜意识边缘即混乱梦境,使得“造梦”继续。

电影故事从一个相对宏大的入口进入,却再从一个细小的出口走出,从非家庭的大环境走入了家庭的小空间。从表面看来,这似乎违背了《圣经》中的“窄门入宽门出”的“传道”之理。然而,这却与威廉•布莱克的“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君掌承无边,刹那含永劫”的“永恒消融于一小时”不谋而合。“造梦”给予了参与者多于现实的N倍时间,参与者在无限的梦境觅得永恒的真理,然后在回到有限的现实里“明哲保生”。就如比尔•莫瑞饰演的“播音男”在《土拨鼠日》无限重复的今天之中所拥有的爱情,也像《十三阶梯》和《移魂都市》最后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过,《盗梦空间》并没有那么小家子气,它把真理的箭矢瞄准了亲情之靶。

对于我个人而言,最能打动我的是看似轻描淡写的亲情。当小菲舍输入密码打开保险箱之后,他所看见的风车与《公民凯恩》之中凯恩的滑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人们在为自己或他人的追逐“梦想生活”后才会发现最珍贵的东西可能是最普通的一件物品,而弥足珍贵的感情则往往被隐匿于沉默的背后。“造梦”的初衷在于与痛苦的昔日做一个了结,或在梦中完成自己曾经无暇顾及的事情,以便更好的在未来生活。与达伦•阿罗诺夫斯基的《梦之安魂曲》中以明丽画面交织的悲情“毒梦”相比,克里斯托弗•诺兰用“造梦”之旅中的逼仄空间拼凑出了一个通往光明的出口,以梦的纷乱为现实谋得一处安定之地。

梦中梦非空穴来风

不知道诺兰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之,电影之中所创造出的第三层的雪地梦境与黑泽明的《梦》中的“风雪之梦”在场景上几乎吻合。当然,《盗梦空间》之中的雪地之梦更为恢弘壮观。这部电影对于诺兰似乎是在向自己所钟情的电影以及电影人的一种诚心的致敬,并把这种虔诚带入到了电影的创作之中。电影拍得很有诚意,观众看得也很乐意。

同那些空无一物的皮囊电影相比,《盗梦空间》无论是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能让人心满意足。这部电影不仅又让人折服的“细刻”故事,也有引人惊叹的“精雕”场景。如“筑梦师”阿尔阿德尼所建造的“镜子迷宫”以及“折叠城市”,无不体现出诺兰对于场景建造的尽职。他对于场景的追求就如库布里克对《人工智能》里场景的追求,深谙事无巨细之理,对于细节也一丝不苟。

尽管《追随》与《记忆碎片》的叙事方式有所不同,但两者在表现手法上有着明显的雷同。两部影片的雷同之处在于片段的错位,通过对电影某个片段的截取和重组打乱传统的顺叙以实现最终的叙事。诺兰电影中的“翻新”还在于他对电影理论的重新诠释,《致命魔术》就是对希区柯克的“简单的复杂化”和“以谜底设置谜题”的一种演变。《失眠症》因为是翻拍自1997年的同名电影,留给诺兰的想象空间相对减少,但也是旧作翻新的合格作品。

“十年造梦”并非空穴来风。《盗梦空间》里的“防御部队”可以看到如《黑客帝国》般从“虚拟”之中觅得的创意传承,可以看到对《移魂都市》中重建城市的借鉴,亦可以看到对《十三阶梯》中多重“人造人”时空穿越的效仿,可与三者相比,它更具哲学气息,而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中的哲学观点亦在这部电影之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不过,弗洛伊德是在现实中高谈虚空,而诺兰是在影像之中创造“视觉梦境”。与科波拉的源于“庄生梦蝶”、哲学气味过于浓郁的《没有青春的青春》而言,“精雕细刻”的《盗梦空间》更观之有物。

旧魔方拼出新梦图

诺兰的电影之中讲求的是与观众的超越实际物体的一种“虚无互动”。于是,观众在《开战时刻》中就已经足以见到诺导的诚意。而希斯莱杰在《黑暗骑士》中把“Joker”这个角色演绎的栩栩如生,丝丝入扣,大荧幕上的“小丑的苦笑”也深入人心。

从迪卡普里奥饰演的柯布来看,他潜意识中的梅尔是对昔日流年的一种追忆,这自然难避追逐爱情之嫌。不过,爱情一旦玩得矫情,就很难让人动情。好在对于柯布而言,爱情只是一个跳板,他最终跳入的是现实之家回到自己的儿女身旁,而非留在混乱梦境(即潜意识的边缘)与梅尔长相依。当然,柯布与梅尔在梦境所说的携手白头之约还是能让向往从一而终的爱情的人心动,宛如《两小无猜》中玛丽昂•歌迪亚和吉约姆•卡内在水泥之下所空想的皱纹满面、牙齿全掉、老眼昏花时的深情一吻一样让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在美国的“X一代”导演中,昆汀•塔伦蒂诺、史蒂文•索德伯格、萨姆•门德斯、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等人的作品固然惊艳,但“X一代”导演唯有“双兰”的作品调调最合我意。“双兰”即奈特•沙马兰和克里斯托弗•诺兰。可惜的是后来发觉沙马兰仅有《灵异第六感》能让我心悦诚服,《不死劫》则是差强人意,其他的作品尽管一直保留灵异却只剩零星的创意和苍白的内容,沙导对于灵异题材的执迷和叙事手段的单一让人觉得其后来的作品有些乏善可陈,《最后的气宗》也不可避免的有些“气短”。诺兰在2002年所执导的《失眠症》因为翻拍的缘故,只能说是一部中规中矩的作品,但其它作品都能够让我有不小的惊喜。

诺兰诚心诚意筑造的《盗梦空间》有着紧凑的剧情、众多的人物、虚实的交错、多线的叙事、时空的穿越、丰富的细节等诸多元素,由内而外有关电影魅力的各个因素皆经过精雕细琢。《盗梦空间》就是一次做工精细、仪式庄重、百味齐全的视觉盛宴,电影不会仅有一味适合观众的感官胃口。

《盗梦空间》被看做是新奇的电影之旅,是因为它杂糅了不同的元素,将诸多极具观赏性的元素羼入电影之中,让观众品尝到了一场流动的盛宴。诺兰电影的最大魅力在于“旧物翻新”,而“翻新”的多重叙事模式是其最有力的杀手锏之一。在《追随》和《记忆碎片》之中可以看到不同叙事手法的酷绝,《追随》不同于司空见惯的顺叙,也不是彻头彻尾的倒叙,而是跳跃性叙事;《记忆碎片》华丽彻底的倒叙手法让人叹为观止,但也会让一些脑懒或残的观众觉得玩过了火。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