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电影我对蓝冰说:哎呀,这两天因为东西长途奔波,工作时间一下断了很多,本来高速奔跑突然刹一下车很不适应始终心慌慌,明天开始得抓紧时间重新上路狂奔到中秋~~~

《盗梦空间》的台词仍然是诺兰招牌式的经典,每个导演都应该让自己的编剧先学学诺兰的台词,在特效和所有凡俗的元素已经无法让真正的观众提神的今天,诺兰是一个奇迹。在我看来,这样的电影才是真的电影,今年的电影,将留下在影史的浓重一笔。

       俄罗斯套娃式结构的电影,编剧也不失为一个用心为观影者构造其妙梦境的大师。好的剧本,也有好的导演来拍摄才能贯彻其意,比如拍出蝙蝠侠小丑绝唱的诺兰。还要好的演员,比如年纪轻轻就演绎出未婚妈妈而斩获奥斯卡大奖的page,还有从扮嫩初涉影坛,不断转型,直到现在奉献禁闭岛、盗梦空间这样拍案叫绝的老戏骨莱昂纳多。再加上玫瑰人生的歌蒂昂。这样一个黄金组合,要失手本就不易。
    要看懂本片也不是太难,四层梦境,二条主线,梦境不必谈,一条爱情主线,一条盗梦主线。不过,片尾最后不停旋转的陀螺,会不会是第五层梦,就是,我们也活在梦境。他和黑客帝国发出一样的哲学思考,给我们留下了悬念。

    盗梦空间无疑是现在很火的一个片子,当然也可能只局限一部分人。人们,大多人还是处在无聊与打发无聊的过程里,当然也不排除那帮为了自己生活而去努力不懈的奋斗一族们(你们才是这个社会真正需要的人,相比于我们这帮无所事事成天感慨万千的人,你们更值得尊敬)打发无聊于处在无聊的人们没有什么区别,各自有各自方式去寻找自己的天地。是吧,也许你忙着WOW呢,也许你忙着看一些令你愤慨值得宣泄的鸡蛋现实新闻呢,也许你在追求某个酷的不像样的手机或数码产品呢。无所谓,童鞋们,生活无处不惊奇,只要你想,你都是只会飞的鸟儿。
    好了,我少扯淡,尽量少扯淡,毕竟我也属于那帮局限里的一部分人。
    当初得知奠基被引进就迫不及待的想去电影院去看。原因很简单,如果你看过诺兰大叔的电影,你还会对这个导演和他弟弟乔纳森编的的故事视而不见嘛?反正我不会,你,我管不着。我乐意一遍一遍去看西斯莱杰的小丑,也愿意一遍一遍纠结在记忆碎片里精神病院内山姆与莱尼的那个几乎不到一秒闪影,当然我也不会错过侠影之谜里贝尔那生硬的中文,致命魔术里休杰克曼那帅气的身影。至于失忆症,我只能说阿尔帕西诺老了,而追随,不好意思,我没看过。
一切只是个Dream—–盗梦空间观后。    颠沛流离后,直奔电影院,感谢时光网让我确切的知道电影放映时间及其票价以及原声版本的存在:)不然可能我又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在步行街附近徘徊不知所措,或者看蛋疼的大陆配音版本(天哪,不敢想象看配音后的莱昂纳多的表演会是多么别扭,博物馆奇妙夜里的本斯特勒和终结者四里的贝尔让我体验过,我想这足够了)。买完票,进放映厅后,我自然无聊的听着猥琐的电影院特有的音乐独自等待着。
    我本以为,这次人不会很多,(想当初我看博物馆时,整个厅就我一人)大家一定都忙着奋斗呢,可是我错了,电影快开场的时候,人还是蛮多的,整个厅坐了一半还多。这时我就不禁崇拜诺兰大叔的影响力,太神奇了,居然能影响到么个小城市。可是前排几个女生的对话立刻让我冷静下来,她们迫不及待的等待着看莱昂纳多,有一个居然说,她是看着他的片子长大的,我的天,看莱昂的片子长大的,这也太鸡蛋了,如果你是在电影院看莱昂,那么显然你是扯淡,莱昂的电影总局引进过几部?也许她是通过其他方式接触帅哥的,那么就说得通了,也许她小时候看的是成长的烦恼,让他记住了小正太,然后一直追随到现在。尤其那部卡梅隆的神片,让你记住了这个帅哥。所以说这个电影吸引票房还是要感谢莱昂纳多先生的,哈哈。哎,我可没那么好的经历,我可是看人教版教科书长大的……但是我不信邪,我转头问旁边那哥们,几乎与我同时买票的眼睛兄,兄弟,你也是来看莱昂纳多的?他笑笑,不是,这部电影的评价很高,我来看看。我似乎找到一点感觉继续问,诺兰的片子不错,不会让你失望的。他推下眼镜,是嘛,阿凡达是不是也是他导演的,我看网上很多评论都把这两部片子放在一起……我直接无语,显然我之前的判断完全错误,茫茫人海里找到自己同类还是很麻烦的事情。
    这种上座情况让我觉得,此片的票房在国内会很好,我这城市可是个小地方,全国那么多省会大城市,怎么可能差呢?如果那些不上报的小院线也上报的话,嘿嘿……(院线上报不上报的说法来自冯小刚大导演在北京卫视的一段访谈,非诚勿扰那段时间的,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虽然来此观影的大多为学生与恋爱者,像我这样的装逼青年实为少数。
    看电影的过程还是蛮好的,只是周围的人都不能保持安静,也许是音效的效果,导致大家一愣一愣的,不过也有少部分人讨论细节的,也有不少人猜测剧情的,而且不少还猜对了,比如莱昂说他曾经干过植梦时,别人问植入的对象是谁,我身边一女的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他老婆:)。恩,但这不能说明什么,总有一天你买个彩票也能中亿元大奖,不是吗。
永利棋牌,     呀,我怎么老是在扯淡,这个习惯不好,还是说电影吧。
     盗梦空间,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个蛋疼的翻译版本,鸡巴这个名字就剧透了一半,一个关于盗梦的故事。相比而言我喜欢台湾的翻译,全面启动,更直接接近英文单词的Inception开始开端的意思。看完电影,我第一时间在状态更新,说,这部电影不至于那么费脑,看时完全可以开小差。是的,就整个剧情和故事梗概来说,是非常简单的,基本没有什么需要绕的地方,但这也仅仅局限于剧情而已,毕竟诺兰大叔牛逼的地方不仅仅是讲一个故事和怎么讲一个故事那么简单。所以诺兰粉丝们千万不要听我的话,看的时候千万不能开小差,每一句台词都是关于多层梦境的设定,那种如梦醒梦盗梦植入梦的设定绝对让你脑子有一番打量的运动,反正我现在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我在纠结那个醒梦过程的穿越,(听英文仿佛叫KICK)当然我依然纠结在为什么莱昂找到渡边谦时为什么不是老头,认真看也许就不会这么纠结了,我检讨啊。也许莱昂确实是最强盗梦者,他的潜意识强过别人………看电影时,阿瑟在第二层梦里醒梦时,曾和旁边人讨论,怎么在失重的情况下使得其他人的物理位置失衡,结果半天也没个结果,看到最后才明白在电梯里运用爆炸的气流改变,看来好好学习是没有错的,物理还是要好好学的,我后悔高中那会都没有体会到物理的快乐之处啊。
    也许也有硬科幻迷们反驳诺兰大叔的这个如梦设定,那个机器实在是不合格,连基本的样貌都不给个特写,跟黑客帝国比起来简直小儿科。的确,对于硬科幻迷们来说这种感情基调的片子还是很简单的,基本算不上科幻之流,可是大多人都还是喜欢这种软软的情感路线,不信你去看看唐山大地震或者集结号也行。不过,诺兰大叔真的是拿了科幻当幌子?我觉得不是,就像我刚才说的,就剧情而言,此片根本算不上费脑,但执拗于梦境,多层梦境的种种设定,你还是会被整的屁滚尿流的。所以我确定,这不是简单的软科幻那么简单,虽然路线比较主流,但细节设定,绝对不简单。(实际上我还是不喜欢执拗于科幻与否的分类,我更喜欢将所有的科幻归于幻想类别,人人都爱幻想,只是方式不同)
    再说宣传上的一刀未剪吧,记得看终结者四的时候,当明显一段看出被剪断时,我伙伴惊奇的看着我,
不停问怎么回事,为什么要CUT,当时我无话可说,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这部片子确实没剪,或者说剪的手段太高超,根本看不出来。有人说诺兰的电影剪不得,剪了的话有损电影的整体性,这也是黑暗骑士当初不引进的原因之一。我觉得这有点可信度,不过这部电影,你说什么地方要剪呢,那么健康,一个男人想回“家”的故事,即使犯罪还要问一下雇主,是否值得这么做?(看电影你就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回“家”。这是多么好的一个事情,或者说回到现实。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甚至某些地方还是那种忠贞爱情的电影,再深点,这可能还是个赎罪的电影,莱昂电影里一直说自己进入深层梦时充满罪恶感,那时对自己妻子的罪恶。(具体看电影吧,我不想剧透)所以,这部电影这么光明,这么健康,甚至连激情的KISS都没有,干嘛要剪。
    黑暗骑士让人对于小丑的记忆无法抹去,那个犯罪天使,将人性深处的罪恶发掘的如此清晰,浑浊理论可以让每一个人又理由去发疯。这部电影,没有那么多的黑暗面,也许也是我稍微有点不满的地方(毕竟黑暗骑士和记忆碎片等片对我影响太深,但即使黑暗骑士最后还是给人们一个光明的结局),我觉得这部电影很主流,鲜艳无比的主流,甚至结局都可以是大团圆般的美好(这个下段再扯)。但主流没什么不好,大众都喜欢主流的东西,大家都喜欢看着美满结局而不想纠结,而我们的和谐社会更希望看见光明一点的东西,所以黑暗一面的东西统统滚蛋吧。这里我想说一下莱昂的另一部禁闭岛,马丁大神的电影,我最喜欢莱昂最后那句台词:Which
would be worse?To live as a monster or to die as a good man.
我更偏向那样的结局与风格,太过于光明的东西比较耀眼,不适合我这种鸟。
    最后自然说结局,诺兰的这部电影一样有个发散性的结局,开发你的想象力吧。你觉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电影快结束的时候,电影院里一点也不安静,大家都在小声的嘀咕着,你倒是别转啊。好要倒了了。呀,怎么还不倒。可是所有人都在盼望倒得时候,电影结束了。小小的陀螺一直在转,最后别别扭扭都在转,可惜就没在电影结束前倒下。哈哈哈。至于我的想法,很简单,我有质疑,当然这看个人偏向于那种结局了。很明显,我的题目就这,一切都是个dream.只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何必执拗于在现实里还是梦里,(这句话不适合那帮奋斗一族们,这里我致歉)首先这个陀螺不是莱昂的,虽然他用这个图腾,但是这个陀螺是他前妻的,这里猫腻可多了。第二个,莱昂貌似一共转了四回陀螺,有一次(好像第二次吧)莱昂转动陀螺的时候,掉地了,最后没转成,所以,嘿嘿,这里猫腻也很大。(小小剧透,忍不住)本片里我喜欢的台词很多,莱昂于前妻自杀形式醒梦时躺在轨道上的那句,也是片子里重复较多的一句,还有就是在药剂师地下室那个老头的一句,萝莉说,这些人都为了分享梦境来这,老头说,不是,他们为了醒来而来。是啊,虽然一切皆是dream,但该醒来时候,还是醒来吧。
    诺兰大叔的这部电影相比他的其他电影,依然很是强悍,但我个人更偏向于记忆碎片及黑暗骑士。但是没什么好说的,诺兰很神奇,这部电影,整个故事不需任何脑力,你可以舒适的看完,整个设定,你可以花很长时间去了解分析,去纠结。从一种角度上你可以把他看的很主流,很鲜明光亮,但另一个角度,你会发现自己也在自己的梦里。所以让整部电影给你一个全面开始吧。
    电影看完了,生活还要继续,当然dream还是应该继续。
    下一部去电影院看的电影可能是让子弹飞,也可能是无人区(如果审核为过的消息是假)。而现在该洗洗,该干嘛干嘛去了。

昨天买票,今天看,两次穿城,从城西跑到遥远的城东万象城百脑汇,周二7折票80,和蓝冰两个人加上两顿饭,一共花了370,就为了第一次去体验那该死的IMAX。我很少去影院看电影,这是我看过的最贵电影了,其次就是04年平安夜《功夫》上影的时候带妹妹看的,当时全价票60。嗯,这张80的票得裱起来,等待更换~~~IMAX的效果,确实比较震撼,然后我就想什么时候能在IMAX上重温一遍《阿凡达》啊。

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诺兰可能借鉴了《黑客帝国》的方式,莱昂纳多也因为《禁闭岛》而有了更高的起点。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消减《盗梦空间》的光芒。

看完《盗梦空间》,我想起了两个片子:99年的《十三层楼》和08年的《黑暗骑士》,《盗梦空间》在情节设计上接近前者,在节奏设计上则承接后者。特别在高速的,扣人心弦的快节奏上,你是否想起了黑暗骑士,梦境的瞬间切入和小丑的华丽登场何其相像。这简直就是诺兰的标志性压迫式节奏:不玩前戏,先进了再说润的问题。

梦,是我们另一场人生,或是另一些人来往的时空。

电影业发展到今天,大概能用的招数都用完了,当然也不能这么说,总会有人打破固有思维,创意的站到我们面前。但至少《盗梦空间》没有做到,它有一个创意的出发点,却没有一个好的实施,当然我不能太苛刻,但至少我不会给它一颗五星。甚至从剧情而言,《禁闭岛》更好看些,莱昂纳多的演技而言,《禁闭岛》也要精湛许多。So,一颗四星,足以。

最后,有一句应该单独拿出来一提的台词:“你跳,我绝对不会跟你一起跳”。莱昂纳多在窗口对妻子呼喊的那句话,显然是导演送给泰坦尼克号中那个风流小帅哥的告别辞,十三年了,莱昂纳多终于下了贼船。与此同时,诺兰也在向希区柯克、向卡梅隆告别。

在看之前,《盗梦空间》简直可谓好评如潮,豆瓣上11万人有76%给了5星,超高啊,有人还对比了《黑客帝国》,这也让我毫不犹豫的把我的第一次IMAX之旅送给了它。但看完之后,却觉得没那么玄乎吧,只能说是好看,但算不上经典。蓝冰在看之前还担心看不懂,看完后说很简单的剧情嘛,一层一层的梦境嘛,莫非我们智商很高么?

如日中天的英国导演诺兰终于推出了野心之作《盗梦空间》(INCEPTION,翻译成这个片名比较一般),这份大餐当然要在第一时间享用。看过《黑暗骑士》《夺命魔术》《记忆碎片》的影迷,在150分钟后,应该没有谁会惊讶于这位年轻的大师在影片中闪耀的天才。

但是……噢,这么快我就开始说但是了……

在《黑暗骑士》中,诺兰进行了一次关于人性善恶的社会实验。他创造了简单的纯粹的恶——小丑在焚烧堆成山的货币时的那段话已经成为经典:“See,
I’m a man of simple tastes. I like dynamite, and gunpowder… And
gasoline! Do you know what all of these things have in common? They’re
cheap! ”但是又通过囚犯们扔掉起爆器的手,留下了一丝抚慰人类的光明。

最后我给《盗梦空间》一个评价:这不是一次过山车,缓缓带到最高,加速冲下,心惊肉跳的转个圈,再来个麻花转……不不不,《盗梦空间》是把你扔进极驰之中的保时捷,然后体验一把直线高速。值得一看的大片,Over。

在人类电影史上,每一部电影都能排进影史前200位的导演,寥若晨星。库布里克,希区柯克,卡梅隆,科波拉。就连斯皮尔博格,也有不入流的片子。今年40岁的诺兰,只用了十年,屈指五六部片,就已经俨然是当代第一导演了。

整部电影就没有起伏,没有转折,完全是线性的快节奏,向前向前再向前,坚决不转弯。直到最后转的一个弯,没让螺旋停下来,恰恰我觉得是最不该转的弯,最大的败笔,应该让它停下来。我想可能最大的高潮是醒来吧,timing的对接后,一层一层的衔接和醒来,我也大概在那个时候爽了一下,但是这是从一开始就摆明的事,就像膝腱反射一样,敲了膝盖后,就是等待小腿自己跳一下,但显然它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去跳那么一下,是被迫的。

诺兰对于人类潜意识命题的钟爱,一脉相承甚至升级了希区柯克的衣钵。

而这就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转折和惊喜。所谓跌宕起伏,所谓出乎意料。在这点上,同为诺兰的《黑暗骑士》,就处理得非常好,每一次小丑都从大家认为的失败之处成功,哪怕最后大概观众没有意外了两船的人都平安的时候,诺兰把意外给了小丑,小丑满脸疑惑和失望的看着夜空:“我的烟花呢?”那一瞬间,多希望小丑能够成功的,他从来没失败过,而且他也没败,因为他指出了人性的丑恶,但电影需要给予希望。

 《盗梦空间》值得书写的地方实在不一而足,关于爱情,关于伦理。震撼的场面都在其次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爆牙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诺兰在本片中构建或者定义了关于梦的一些法则:梦是没有开始的,没有人能记得住如何入梦;梦中的万有引力和现实不同,可能取决于上一层次的梦,失重会导致梦醒;每一层梦和上一层梦之间的时间长度比;图腾在区分梦与现实的作用。相信这些法则将在日后层出不穷的关于梦的模仿之作中被反复运用。

所以我说诺兰在《盗梦空间》没有让螺旋停下来是个败笔呢,这种模棱两可开放式的暗喻结尾手法在这十年间已经被多次使用了。最近我看到的一次是《禁闭岛》的结尾,通过莱昂纳多选择死亡,模糊了真实和虚拟的界限。但是对于《盗梦空间》来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画蛇添足。当莱昂纳多扔出螺旋后,我就对蓝冰说,最后肯定是螺旋没有倒,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预见,而不是诧异的看着螺旋没有倒而拍案叫绝,因为,因为十年不是一个短时间。所以,螺旋应该倒下去,它应该给个定音,无论是剧情所需还是电影发展史,它都应该倒。倒了,《盗梦空间》就脱俗了,可惜螺旋没倒,《盗梦空间》没能脱俗。

“把一个简单的概念植入一个人的潜意识,将改变他的一生”。这让人第一个联想到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笛卡尔正是从这个基点开始,建造出一个自己的思想王国。从这个角度来说,电影的另一个译名“奠基”似乎更体现了诺兰的笛卡尔式的野心。

梦中梦式的情节设计,我第一次看是十年前的《十三层楼》,我还记得是从玉林那个租赁店租的碟,我还记得当时名称叫《异次元骇客》,而我以为是同年大火的《黑客帝国》。初次接触梦中梦情节,让当年的我很是震惊,被这张以为的“山塞”碟震得目瞪口呆。以至于后来看到了真正的《黑客帝国》三部曲后,其引以为傲的两层世界设计已经没有给我太大的惊喜感了。因为《十三层楼》里有三重世界,当一个创造并游戏于虚拟世界的人发现他自己的世界也是虚拟的时候,当他站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的那个End
of the
world界限面前时,我舌头和他一起伸了出来。而最让人拍案叫绝的是电影在2024年这个真实世界结束时的黑屏方式居然是拔插头式的画面变成一个圆点黑掉,这暗喻了根本就没有真实,是个多重世界。

诺兰,已经走在了最前面。

本打算上周去看《盗梦空间》,但是上周内外都在给我打鸡血,于是时间全部给了工作,本周稍有喘息,立刻买票去。

是啊,我也奇怪,很简单,没什么晦涩难懂的地方,甚至,我觉得诺兰这次光顾着高速运动然后就完了,没了技巧,没了抑扬顿挫,电影目不转睛的看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对,高潮,高潮在哪里呢?嗯,您告诉我,高潮在哪里?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