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明星资本论整理了天府泰剧及4对热门泰国CP的超话粉丝画像,根据数据呈现结果可以看到,除目前已拥有少部分非腐向译制业务的天府泰剧字幕组尚且拥有18.62%的男性受众,其他细分到具体CP的粉丝受众群体中的男性比例均不超过10%。追星群体以女性为主,腐向受众更以女士为主,二者结合则形成了女性大比例碾压的效果。

这些引进剧为曾经单一闭塞的内地电视剧市场带来了全新的故事和文化体验,俘获和培养了大量受众的同时,将差异化审美、新型价值观等潜移默化到内地观众的认知中。同时,美剧、韩剧、日剧与内地观众在观剧口味上的契合逐渐凸显,在良好的“群众基础”上,形成了外剧在中国内容市场中的“第一集团”。

尤其是2009年,安徽卫规因播出泰剧《天使之争》大获成功,由此开辟泰剧剧场,真正带起了国内的泰剧热潮。《明天我依然爱你》《妒海》《爱恨情仇》《铁石心肠》《玻钻之争》等经典泰剧陆续被中国观众所熟知。

与单人相比,CP的热度明显更旺。截止到发稿前,《不期而爱》剧集超话7.4万粉丝,豆瓣6000人给出8.6分高分。自该剧开播以来,剧中主CP“perthsaint”在微博超级话题CP榜一直稳居前三,一度赶超“瑜洲”、“凯源”等热门CP,累计粉丝8.6万。剧中第二对副CP“Meanplan”也在超话10位左右,拥有6.4万粉丝。

《星途叵测》可称为2019年开年首部泰剧,其在内地观众中引发的热度、讨论度虽不能与《天生一对》相提并论,但该剧规格之高却前所未有——同时登陆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三大视频平台,与泰国保持同步更新。资深泰米甚至可以在主演名单上发现另一大“彩蛋”——饰演剧中Elle一角的泰国女星Lukkade,正是国内引进的首部泰剧《俏女佣》中的女主角。

编辑|李春晖

圈层以外的路人并不知该男团从何而来,甚至不曾听说。而圈层以内的粉丝正在为之疯狂。

然而,与这种“一线集团”地位不相匹配的,是泰剧近年来愈见低迷的声量——美剧如日冲天、韩剧佳作迭出、日剧卷土重来,尽管在视频平台备受器重,但在话题度和热度上,泰剧却比电视时代更趋边缘化,除了层出不穷的表情包,能引起收视热潮的作品已经消失许久。

最典型的就是因泰版《浪漫满屋》而走红的Mike与Aom。由于CP粉太多,后来两人又合作了泰版的《一吻定情》。这样不仅能让演员的热度持续,也能让新剧一开始就赚足热度,更能让观众真情实感的追剧、追CP。

图片 2

含蓄稳重的内地观众为何会爱看奔放狗血的泰剧?

对于男女CP来说,除了与国产剧宣传类似的线上线下活动外,泰剧还有一种独特的营销方式就是长期捆绑CP。一对明星在一部剧中取得成功后,会复制之前的男女搭配模式,继续在另一部剧中出演情侣。就类似我们这边《还珠格格》之后的《老房有喜》吧。

  • 海投10亿宣发,分食春节档百亿,“这是史上烈度最高的一场战争”

而就引进剧历史而言,泰剧是个实打实的“后来者”。

“泰流”能行吗?

图片 3

央视和安徽卫视则是这股“泰流”文化的绝对主导者。相较于央视在题材选择上的严谨与审慎,安徽卫视出手更为大胆。据不完全统计,安徽卫视共计播放了包括《天使之争》《爱在旅途》《铁石心肠》《爱在日落之前》《麻雀变凤凰》等超过20部泰剧,仅2015年一年就播出了8部泰剧,成为国内最大的泰剧播出平台。

2002年,《俏女佣》作为第一部进口泰剧被引入CCTV-8海外剧场,泰剧开始活跃在中国观众视野中。

负责版权交涉的泛泰文化负责人Teddy表示,他们会直接和泰国电视台或工作室接洽合作,有些是资源置换,有些也需要出资购买版权。因整体制作条件和环境的原因,泰剧的版权费在几万到十几万一集之间,与上百万一集的日韩剧相比,是十分物美价廉的。

是剧集品质出了问题?笔者查询了2017-2018年开播的主要泰剧的豆瓣评分,《不期而爱》8.6、《炽爱游戏》8.3、《人生波动》8.3、《天生一对》8.2、《玻璃面具》8.0、《火之迷恋》7.8、《一年生》8.9……仅就评分而言,泰剧质量不仅没有退步,反而远远高于国产剧集。

图片 4

而在泰国腐向内容受众地域的分布上,北京、上海、重庆、成都、广东一带粉丝群体较多,其中北京、上海两地最为活跃。与2016年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冯思琦的“腐女性心理研究论文”中“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腐女占比43%”的调查结果基本相同。

国家一级编剧侯露曾试图给出解释:泰剧的热播,实际上也反映了亚洲文化的同根同源,相互渗透和彼此影响,并日渐形成了大的文化圈。泰剧片中展现的正义、道德、善良、和睦、宽容能让中国观众产生共鸣,找到对应。

但泰国腐剧CP则完全不同,线下互动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接二连三的双人见面会,定期合影福利,停不下来的互动。像《一年生》的两位主演Singto和Krist,不仅在泰国做见面会,在中国也开启了粉丝见面会。所到之处,满满的都是迷妹们的欢呼、尖叫。

图片 5

在笔者看来,“受众不对称”极有可能是泰剧“低迷”的主要原因。据百度指数,搜索“泰剧”一词的人群画像为:女性占88%,男性12%,其中30-39岁用户为主力,占人群56%,40-49岁用户为其次,占人群比例为22%。也就是说,78%的泰剧受众集中在30岁以上的年龄段内,这或许与泰剧在电视时代的用户培养有关,但却与优爱腾芒的用户画像有着极大偏差——众所周知,视频市场早就是年轻人和Z世代的天下了。

这段网传的即将要播出的泰剧《吹落的树叶》的剧情大纲,饶是自幼逛天涯、看《金牌调节》长大的硬糖君,也被这“惊世骇俗,狗血无比”的剧情震慑住了——而且看演员的颜值,居然还觉得故事很有说服力……

图片 6

不难看出,尽管内容丰富程度不能与美剧、韩剧、日剧相比,但在平台的版块设置上,泰剧仍跻身“一线集团”,成为外剧市场的重要元素。

妈妈,我搞到真的CP了!

Panda表示,依靠他20年来的从业经验和资源,他会将旗下的泰国艺人推给熟悉的好友,为他们争取重要角色资源,继而再逐渐成长。未来不敢预测,但会保证对艺人负责,尽量让他们不成为快餐产品。

在美剧、韩剧、日剧攻城掠地的同时,英剧、新加坡剧、意大利剧、巴西剧等等外剧也被引进,市场佳作迭出,如1981年的《排球女将》、1985年的《血疑》、1988年的《神探亨特》、1990年的《侠胆雄狮》《成长的烦恼》、1991年的《电脑娃娃》、1995年的《东京爱情故事》、2000年的《蓝色生死恋》《天桥风云》等均成为了融入大众记忆的经典。

泰剧能够在中国长期稳定发展,自然有它的优势。而且在限韩和这两年韩剧持续疲软的情况下,泰剧还是有机会晋升到进口剧第一梯队的。“泰流”,也许就是下一个流行爆点。

HSboys由8位年龄18-23岁的泰国小鲜肉组成,名字取自于他们在中国的经纪方汉森娱乐的缩写。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团,而是出自于2018下半年的一部高人气BL题材泰剧《不期而爱》。

图片 7

国内也出过几对有名的腐剧CP,像许魏洲和黄景瑜,两人在《上瘾》播出前期也进行过不少互动,微博互动,采访中互cue、互相爆料。但因为政策限制,两人的互动都是暗戳戳。后来《上瘾》停播,两人更是停止了在公开场合同框,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避嫌之举。

延伸讨论

2月26日晚,《星途叵测》迎来大结局。该剧因是泰国“梨涡男神”推哥Push的婚后首秀,早在开播之初就极受泰米关注。剧情设计也在及格线上,揭示了娱乐圈黑暗一面,尤其刻画了经纪人间不亚于宫斗的明争暗斗,主角们撕得一塌糊涂,大有将这两年火遍内地的“爽文逻辑”融汇贯通之势。

除了甜宠之外,泰剧也很能与时俱进戳中中国观众的兴趣点。比如这两年,观众对爽剧情有独钟,前段时间热播的《星途叵测》就聚焦到了娱乐圈,尤其刻画了经纪人间不亚于宫斗的明争暗斗。主角们撕得一塌糊涂,走的几乎就是与魏璎珞无二的爽文逻辑。

图片 8

视频平台在泰剧上的布局也从“小试牛刀”到“初具野心”。2015年7月,爱奇艺宣布从版权方艺鼎国际、华策影视购得《漫步云端》《嫉妒的密码》《旋转的爱》等6部泰剧的网络独播权,到了2018年2月,这种交易则“没有了中间商赚差价”,腾讯视频与泰国三台直接达成版权合作,同年,《公主罗曼史》《一喵定情》《美丽男孩》三部泰剧登陆腾讯视频。

但没多久,泰剧的热潮就退了下来,逐渐从电视台消失。后来视频网站也开始买入泰剧,但大多是为了充实视频类型,没有着重进行运作。

图片 9

随着泰剧在中国市场的“浸润”,包括ken、Anne、Pong、Bee、Aum、Aff、aump、Pae在内的大批泰国演员开始被观众熟知,大量与这些明星相关的论坛、贴吧涌现。粉丝对这些泰国“爱豆”的热爱,侧面催生了正规引进产业背后的“灰色地带”,BTS字幕组、First
CS字幕组、天府泰剧、MPS字幕组等泰剧字幕组诞生,一些BL向、大尺度及未被正规引进的作品由字幕组翻译后在网络上传播。

其实就套路和剧情来说,虽然国产偶像剧没有泰剧那么猎奇和大胆,但甜宠部分应该也差距不大。但相比而言,泰剧遭到的诟病就少很多。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泰剧的演员颜值都很在线。

  • 除了制造神曲,抖音还能给音乐产业留下什么?

在中美建交的1979年,中央电视台译制部引进了美国NBC出品的科幻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作为第一部引进片,该剧播出时的效果可谓轰动,男主角麦克佩戴的蛤蟆太阳镜、紧身衣、喇叭裤以及剧中的电子乐、飞碟游戏等都随剧集风靡一时。1981年,日剧《姿三四郎》由上海电视台译制引进,剧情围绕一位柔道英雄的成长故事展开,既有微言大义的民族信条,也有缠绵动人的三角恋情,引进剧“万人空巷”的收视热潮再次出现。

图片 10

此次HSboys就在中国敲定了与护肤品牌水肌漾的合作,8位泰星担任中华区品牌挚友,同时水肌漾也参与了见面会的落定。一场见面会下来主办方具体能够收获多少利润,Panda预计大概是在10万左右。

换句话说,坐拥精品,却没有合适的受众买单,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对现阶段的视频平台来说,泰剧市场反而更具吸引力——谁能打造出一个爆款泰剧,就等于拿下了一个极富拉新、留存潜力的新线内容市场。

图片 11

在筹备《不期而爱》期间,Panda飞往泰国三次,每一演员都要和他“确认眼神”,连男一号黄明明的中文名都是他亲自取的。另外《逐月之月》的男主角之一GOD也同样签约了汉森娱乐,目前已作为男一号和郑爽拍摄了《我的保姆手册》。

图片 12

图片 13

如果说泰国明星最开始在国内的发酵,主要依靠于民间组织在微博、豆瓣等平台形成的自媒体形式,那么后期他们在中国的落地活动,甚至参与国内影视剧拍摄、接推广代言,又是谁在背后助推?

由此,泰剧性价比高、审批快、收视率可观的特质开始彰显。此后,《嫉妒的深海》《诡计多端》《丘比特的圈套》《落日余晖》《无忧花开》《破晓之爱》《一诺倾情》《花环夫人》等数十部泰剧在各家电视台轮番上映,剧中颜值在线演技浮夸的泰国男女演员、充满着千奇百怪神转折的狗血故事,配合着“诡异”的国语版配音,杂糅成电视荧屏上的一道另类风景。

图片 14

该剧讲述了4对年轻男孩的爱情故事,校园、甜宠、小哥哥好看等几大耽美剧优质元素,让《不期而爱》一开播就在腐女圈掀起了一阵轰动。目前,两位男主角黄明明和王俊勇的微博粉丝数为28万和50万,其中黄明明单条微博转评量在3000左右,王俊勇在1000左右。虽不敌国内人气偶像,但也足以证明他们在圈层的认知程度。

图为泰国男星Pong及女星Aom

图片 15

图片 16

在中韩建交的次年1993年,央视引进了韩国MBC电视台出品的第一部青春偶像剧的《嫉妒》,再到1997年,央视八套播出韩国电视剧《爱情是什么》、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星梦奇缘》,一段段南韩式的浪漫爱情拉开帷幕,霸屏内地荧屏数年的韩流时代正式开启。

不过,为了迎合中国观众喜爱和打入中国市场,泰剧也开始走上“定制翻拍路线”。

作为率先在泰国驻扎,又已经取得了当地业内人信任的汉森娱乐,目前已在泰国投资拍摄了《逐月之月》和《不期而爱》两部圈层爆款剧。因耽美题材在中国敏感,除字幕组翻译之外,汉森娱乐也没有再采取任何其他形式宣传过该剧,全靠受众群体自发掀起热度。

2003年,《俏女佣》在CCTV
8海外剧场首次播出,一个遮挡在庙宇佛像背后的现代泰国由此向观众掀开神秘面纱。十六年来,泰剧在内地荧屏上从无到有蓬勃发展,与美剧、韩剧、日剧一同参与到对观众的注意力抢夺战中,不经意间,竟跻身“一线集团”,逐步创造出一个极富潜力的新线内容市场。姗姗来迟的“泰剧”

他们的线下营业还不止是官方的发布会互动,而是更加大胆的CP演绎。比如有时候会再现剧中情景,吻戏也不例外。现场看自己的CP不借位亲吻,人家的CP粉也太好命了!

图片 17

同时,“民间力量”也功不可没,尤以艺鼎传媒和华策影视表现最为活跃。2010年,华策影视引进了《明天我依然爱你》,2011年,又买下了《超越国界的爱恋》《花环夫人》《情义两心知》等6部泰剧的内地独家发行权。艺鼎传媒则更是该领域的“先驱”,从2003年的《俏女佣》到开年的《星途叵测》,艺鼎传媒“承包”了泰剧引进市场的大半个江山。

作者|叶春池

“具体利润我们不太方便讲,但不保证每场见面会都能赚钱,时间、地点等各方面因素都有可能导致票房不佳。”Teddy表示。泛泰娱乐曾做过泰国言情剧演员见面,也曾做过几场国内三线演员的见面会,但他们目前为止做过最火爆的落地活动是2017-2018年的5场GBKCTT粉丝见面会,腐剧的受众买单热情最高。

图片 18

尽管民间一直不乏爱好者,但因其过于开放的题材,不少备受欢迎的泰剧只流传在网友们的网盘之中。但即便奋战在泰剧一线的安徽卫视也已退场,这两年从《一年生》、《天生一对》到逆天狗血的《吹落的树叶》,泰剧正在与美剧、韩剧、日剧一同抢占国内网友的注意力,且有赶超趋势。形成一股暴风“泰流”,也不是不可能。

反观国内则完全是另一番光景。《不可抗力》、《类似爱情》的男男主在结束了几个月的营业期之后就不再互动,《上瘾》的两位主角黄景瑜和许魏洲更是取关微博不再提及对方。连已经抹去原著BL元素的《镇魂》在大结局之后,白宇和朱一龙都没有再在公共活动中同台过。

文丨大静

与中国“腐剧”的CP相比,泰国腐剧CP职业素养更强,营业期间的甜蜜感和剧中角色几乎相差无几。

香港场门票售罄,合肥场门票售罄,成都场门票售罄。

图片 19

图片 20

另外,喜爱泰国CP的粉丝年龄集中在18-34岁之间,且25-34岁的上班族占比更大。明星资本论咨询了几位钟爱泰国CP的狂热粉丝,从她们口中得知,在现场遇到的同好是上班族的几率的确大于学生党。

2003年,《俏女佣》登陆CCTV
8海外剧场,讲述了一段在西方观念与泰国传统碰撞下发生的爱情故事,作为开山鼻祖,该剧并未引发太多讨论,至今豆瓣页面上打分人数仅77人。2006年,第二部泰剧《凤凰血》上线,这部描摹豪门恩怨的作品成为不少泰米的“启蒙作”,男女主角Pong和Bee也被泰米们追捧数年。2008年,湖南卫视引进了泰国Exact公司出品的《出逃的公主》,这部泰国公主跨阶级寻爱、塞满了权势斗争的电视剧一经推出就受到观众欢迎,据网络资料,金鹰独播剧场首日播出便取得了2.89%的收视份额,位居同时段中国大陆第三位,播出仅两日就以3.33%的收视份额位居中国大陆同时段第二。

基本活跃在泰国荧屏上的偶像剧演员全是混血。两国混血普普通通,四国混血也是常有,就算是纯粹泰国血统,也一定是万里挑一。毕竟对这个看脸的世界来说,有颜值就成功了一大半,更何况是对颜值要求格外严苛的偶像剧。对着这样的美人,怎样为爱痴狂都很合理啊。

因此,腐剧泰籍演员若决定要在中国长期发展,那么核心粉丝的流失不可避免。但与新人相比,他们依然具有优势,毕竟因粉CP而转移到喜爱个人的粉丝也有不少。就像《镇魂》未结局时,唯粉就已经撕上了热搜,其中也不乏更偏爱一方的CP粉在撕逼战役中转唯的粉丝。

经由官方力量和民间力量,中泰之间的文化距离得以消除。无论是电视机前还是网络端,2003年才杀入内地的泰剧都已经自成一派,在被美剧、韩剧、日剧霸屏的外剧市场中形成了独特的受众格局和收视墙。网络平台成“常态”引进新力量,新线内容市场潜力待挖

除了剧情惹眼之外,嗑CP已经成了一个世界通用的追剧玩法。而营销CP在泰剧中尤为常见,对男女CP和男男CP,泰剧有两套不同策略,官方不断发糖,让CP粉们仿佛搞到了真的一样!

部分泰国艺人来到中国只是偶尔几次的商业活动,也有一些泰星签约了中国的经纪公司,希望能够在中国长期发展。除了《逐月之月》的男主角God之外,Panda透露,黄明明在今年初也会参与拍摄中国的一部电视剧,Hsboys的其他演员在完成学业后也会陆陆续续的进入到中国市场中来。

近几年来,随着视频平台成为内容市场新的流量入口,网台“权力”交接,泰剧也从央视、安徽卫视、湖南卫视等电视频道,“走入”优爱腾芒、搜狐视频等视频网站中,其在电视时代奠定的江湖地位也被延续到了视频时代。

帅气男主是一名同性恋,但因为爱上自己的美丽继母而变直;谁成想继母也是同性恋,所以拒绝了他;但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男主变性成了美女,终于成功和继母勾搭上;可就在此时,男主他爸也爱上了变性后的亲儿子大美人……

但此前操作过《一年生》见面会的演艺公司达意美施CEO刘嘉良曾告诉过明星资本论:“《一年生》见面会前几场都很火爆,后来有其他主办方签了十场,做到后期就赚不到钱了。”泰国耽美剧明星的粉丝虽然狂热,但基数也比较稳定,每场见面会的观众都会有部分重合,如果持续举办太多场次,粉丝也架不住连续奔波与消费。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泰米”这两天的心情,大概就是——心火烧。

不过,泰剧的CP也跟中国的CP一样,be的太多。在剧集热度过去之后,演员会迅速拆CP,但对于粉丝来说,能嗑点带玻璃渣的糖也是好的。

图片 21

然而,最终集却突现反转,正当观众们翘首以盼全员Happy
Ending时,编剧脑洞清奇地安排了一场爆炸,一把火将正义一方“团灭”,让反派们逃出生天。观众大喷该剧是“史上最烂尾”,但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路数反而留下悬念,唤起了观众对第二季的期待。

从2014年开始,泰国开始批量买入国内观众眼中比较经典的偶像剧进行翻拍,再转卖版权给中国市场。像已经播出的《浪漫满屋》、《一吻定情》、《命中注定我爱你》,再到接下来上线的《我可能不会爱你》《匆匆那年》《王子变青蛙》《下一站,幸福》等泰剧,都属于未播先火的类型。

新晋男团HSboys是谁?谁在为他们买单?

图片 22

不说其他,在中国爆火的泰剧不少都是腐剧。且与国产剧的“社会主义兄弟情”不同,大多数泰剧在处理BL线和百合线上没有太多忌讳,往往会进行浓墨重彩的铺陈。这些泰剧最初还能存活于A、B站,在相关政策下,如今只能存在于网盘中了,大大降低了传播度。

中国拥有大部分对腐剧有需求的粉丝,这一点不言而喻。过去几年,中国本土的《不可抗力》、《类似爱情》、《逆袭》等腐剧虽然小众,但出品方依然能够靠爆满的粉丝见面会获利。而在《上瘾》意外出圈又强制下架后,中国已经完全缺失了腐剧的产出。去年一部“兄弟情”的小成本剧集《镇魂》都能够大曝,就足以证明腐女们无处安放的热情。

图片 23

按道理来说,泰剧引进的版权费用并不高,单集成本也就在几万到十几万之间。引进的流程也并不复杂,理应成为平台一门不错的生意。但泰剧报批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尤其近几年对电视台的配额多有限制。虽然视频平台不用担心配额的问题,可泰剧越线的题材还是让很多平台望而却步。

可见,泰国明星在中国还有很大的市场等待开发。如何延长他们的演艺保质期?还需要一部真正走向大众的作品。

图片 24

有趣的是,对于男男CP,泰剧还要提出更高要求:不仅线上要撒狗粮,线下也得时刻营业起来。在剧集热播期间,制作公司与演员都十分有职业素养的将“营业”进行到底。

天府泰剧的负责人天府君告诉小星星,他们翻译的多数泰剧都是直接从网络下载后引入中国,不涉及版权互通。但现在字幕组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开始和泛泰文化合作引进有版权的泰剧。有些泰剧出品方想在中国推广艺人,他们会把剧授权给天府泰剧,请他们帮助翻译推广剧集。

在密集“轰炸”下,口味重如泥石流的“泰流”,成为了观众在小清新“韩流”之外的“新宠”。

所以,即使泰剧的质量有口皆碑,2017到2018年开播的主要泰剧的豆瓣评分,《不期而爱》8.6、《炽爱游戏》8.3、《人生波动》8.3、《天生一对》8.2、《玻璃面具》8.0、《火之迷恋》7.8、《一年生》8.9……仅就评分而言,泰剧质量不仅没有退步,反而远远高于国产剧集。但题材敏感始终是泰剧无法在国内大众传播的一个坎。

GBKCTT见面会现场

图片 25

汉森娱乐老板吕志明Panda告诉小星星,在启动之前,他对导演和合作方的唯一要求就是“要爆款”。根据经验来看,只要他把控好选择演员这一关,制作出爆款就并不困难。

泰剧,则在这种“大局已定”的市场环境下姗姗来迟。民间力量崛起 文化距离消除

当然,根据明星资本论的了解,喜爱泰国CP的粉丝和喜欢本土CP的粉丝会有一定程度的重合,且本土CP多为瑜洲、白居这类的影视CP。不少泰国CP粉丝都表示自己也曾追过国内的耽美向CP,即使没有追也多少关注过。

腾讯视频在“海外剧”中开设了专门的泰剧频道,内容包括《星途叵测》《命中不注定》《宫》等;优酷“电视剧”中则上线了泰剧《降服魔女的手段》《美梦成真》《幕后》等;爱奇艺将“泰国”列在“地区选择”中,作品列表包括了《为了你》《神秘的7》《花戒指》等;搜狐视频同样设立了泰剧频道,上线了《一吻定情》等3部作品;芒果TV的泰剧有《爱在旅途》《魔幻天使》《托帆小姐和马文少爷》《丘比特的圈套》。

Panda表示,泰国想来中国发展的明星很多,最开始需要他和公司的经理人去寻找,后来就有很多的泰国艺人积极主动的找他报名。为了形成完整的产业链,panda还投资了从事泰国影视娱乐推广的“杭州泛泰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天府字幕也是泛泰文化旗下品牌。

求票,加价求票,高价求票。

那些年,腐女们追过的泰剧

在“限同令”之前,《不可抗力》、《逆袭》、《上瘾》等国内BL剧靠出售周边、粉丝见面会等方式抓住圈层市场盈利,泰国BL演员在中国同样拥有变现效果。受众群体虽非主流,但仅是小众圈层中的几万到十几万的人群基数,就足以让他们拥有一定的商业价值。

图片 26

为了继续开拓泰星在中国的市场,汉森娱乐接下来还将交由主办方出售衣服、饰品、写真集等衍生品。而天府泰剧字幕组目前也有新的业务,一是翻译泰国小说,在中国出售IP,二是成立泰国资讯组,跟踪报道泰国明星动向。

泰国腐剧正好弥补了这项缺失。作为社交程度开放性极高的国度,任何同性题材作品的制作与传播都是完全合理化的,泰国腐剧甚至可以在国家级别电视台GMM卫视播出。可在中国,这些腐剧就要转移到“地下”进行传播。

粉丝喜爱腐剧演员的本质原因就是爱看两个好看的小哥哥互动甜蜜,若是因发展方向限制刻意避开耽美标签,那么一大批CP粉都要跟着心碎。很多CP粉直接表示,她喜欢的就是在一起的两个人,对个人的行程完全没有兴趣。

HSboys成都见面会观众席

随着大量泰国BL剧涌入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主办方盯上了这块市场。中国虽然被禁止拍摄腐剧,但将演员带进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图片 27

《不期而爱》五家粉丝站应援海报

图片 28

作者/舍儿

在视频网站操作模式还不规范的2015年以前,腐剧可以在优酷、爱奇艺各个视频网站上传。而在“限同令”下发之后,加之国内正规视频平台对非版权剧集的打压,腐剧的传播渠道就转移到了范特西视频、泰剧TV等非官方视频平台,以及网盘形式。

至于是否会和国内的其他视频平台有版权冲突,天府君表示完全不用担心。与字幕组有合作的泰剧一般情况下不会再将版权出售给中国其他平台,而已经被国内影视平台引进的泰剧,天府泰剧也不会再翻译。

耽美能够让演员迅速走红,但也容易定型,更重要的是中国环境不支持。因此想要继续往其他方向发展的演员,都会选择在人气提升后迅速摘掉耽美标签。想要来中国发展的泰国艺人也不例外。

图片 29

图片 30

这或许与25岁以下年轻人更狂热的追逐本土爱豆有关,如果同为热爱耽美cp的受众,那她们更倾向于国内现实向明星cp,如凯源、牛鹿的搭配。而对本土爱豆的狂热程度相对低于学生党的25岁以上腐女人群,则更容易被外国的腐剧吸引。

图片 31

以近几年在中国走红的《一年生》、《醉后爱上你》、《逐月之月》、《不期而爱》等泰国腐剧来看,青春校园向的内容更受中国粉丝的喜爱,既有朝气又甜蜜。

  • 第一批Vlogger红了,但中国Vlog的“素人英雄”还没出现

图片 32

左:播出期间数据。右:发稿前数据。

泰国明星被中国粉丝追捧并非头一遭。近几年,泰剧《一年生》、《逐月之月》等BL题材剧集都曾在圈层内引发过强烈的轰动。能够反应粉丝活跃度的超话CP榜中前20始终有5对左右的泰国CP。

图片 33

泰国腐剧演员落地中国

图片 34

一位《逐月之月》的剧迷告诉小星星:“GOD来中国发展后和bbasjtr(《逐月之月》另一位男主)就不再有互动了,CP彻底Be了。”他们的CP粉依然存在,但随着停业也流失了许多。

摘掉耽美标签后,泰星发展几何?

喜欢记得分享朋友圈哟

与在国内完全没有知名度的泰籍艺人相比,推这些已经通过剧集收获了大量圈层人气的艺人是占有绝对优势的。但脱离耽美剧发展,粉丝是否还愿意买单?

在中国拥有知名度的泰国明星基本上都来自于一家经纪公司——汉森娱乐。汉森娱乐成立20年,发展9年,主攻泰国市场5年,目前已在中国推出了出演过《无心法师》的mike、主演过腾讯网剧《萌妻食神》的徐志贤。汉森娱乐对泰国明星的具体挖掘过程和培养方式可以参考娱乐资本论之前的报道。

报批成功后,接下来的程序就与普通艺人的见面会无异。地点会向网络上粉丝地理分布数据最高的城市靠拢,但越是一线的城市审核标准越严格,所以泰国明星见面会很少落地在北京,一般都集中在成都、郑州、合肥等新一线城市。

一位资深泰国腐剧粉丝A君向小星星分析:“小朋友更喜欢嗑她们认为的朦胧、暧昧的CP,反而不喜欢直接在作品中亲热的。但我们这些“老阿姨”就比较污,喜欢他们直奔主题。”

泰国腐剧CP的营业期很长,即使在剧集播出结束,他们依然会通过见面会、综艺等活动持续合作“发糖”,延续期是半年到一年之间。若是原班人马出演第二季,甚至第三季,那么营业期可以维持到3年。

千人场的腐剧演员粉丝见面会在中国是很有市场的,经常会造成一票难求的结果。那么粉丝的热情是否能够转化为金钱?据悉,举办一场千人场规模的见面会,需要投入场地租金、硬件租赁、劳务机票等费用,成本大概在100万元以内。而见面会的收入则是来自于两个渠道,一是售票,二是赞助商。

如果说白宇和朱一龙在《镇魂》之前就拥有小基数的个人粉丝,闹翻不足为奇。那么不久前《不期而爱》的两位男主角黄明明和王俊勇的粉丝发生口角闹到CP粉差点转移超话阵地的结果,就足以证明只要CP人气够旺,就不怕唯粉不惹事的定论。

图片 35

理论上来说,这类靠颜值、靠CP走红的年轻艺人保质期是有限的,因此经纪公司将他们引入中国,着重要考虑的是如何不让他成为成为快消品。

近日,某名为“HSboys”的泰国男团空降中国,接连在香港、合肥、无锡、成都等各地举办了千人场粉丝见面会,原价380-980的门票都在1分钟内售空,黄牛加价2-3倍。

更多文章

若是BL剧演员,主办方在报批时会避免提及剧集,只强调是明星见面会。这也不难解释《不期而爱》剧组来到中国为何要化名“HSboys”,2017年在中国举办落地活动的《逐月之月》剧组也曾以6位主演的名字首字母命名为“GBKCTT”组合。

图片 36

中国粉丝会为泰星成立粉丝站,时刻翻墙关注小哥哥的最新消息,有些站长会泰语,也会将明星在社交网站的动向、日常小视频,包括海外综艺出席、活动站台的内容翻译好之后再发布。发起海外周边购买、为见面会集资应援等程序也是一样不少的。

图片 37

图片 38

当然,泰国也钟爱制作这种类型的腐剧,除了受众广之外,拍腐剧的多为在校学生也是主要原因。一是学生出演会降低拍摄成本,二是腐剧对新人而言更容易走红。因此,腐剧演员在拍摄剧集时年龄都仅在20岁左右。

图片 39

过去,汉森娱乐是将已在泰国出道的明星带到中国发展。但后来,汉森娱乐有了新的策略,即亲自挑选演员后签约,再参与泰剧的制作,等剧在中国圈层群体内走红后,再顺理成章的将演员带到中国发展。

天府泰剧是国内最大的腐向泰国视频字幕组,虽在商业化之后他们也开始译制言情向剧集,但总体依然以腐剧为核心,且官方微博安利的也多是腐剧出身的小哥哥。

举办落地粉丝见面会是外籍艺人抓住中国市场的首要方式。teddy告诉明星资本论,在中国做泰国明星落地演出的流程要比本土艺人繁琐的多。省文化厅需要调查艺人的背景,保证其没有过任何污点。如果艺人要在见面会上演唱泰文歌,那么歌曲的内容也要进行审核。

你觉得“腐剧”未来发展会光明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