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格结构中居於管制地位的最高部分,是由於个体在生活中,接受社会文化道德规范的教养而逐渐形成的。超我有两个重要部分:一为自我理想,是要求自己行为符合自己理想的标准;二为良心,是规定自己行为免於犯错的限制。因此,超我是人格结构中的道德部分,从支配人性的原则看,支配超我的是完美原则。
  人格结构中的三个层次相互交织,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它们各行其责,分别代表着人格的某一方面:本我反映人的生物本能,按快乐原则行事,是“原始的人”;自我寻求在环境条件允许的条件下让本能冲动能够得到满足,是人格的执行者,按现实原则行事,是“现实的人”;超我追求完美,代表了人的社会性,是“道德的人”。
  在通常情况下,本我、自我和超我是处于协调和平衡状态的,从而保证了人格的正常发展。如果三者失调乃至破坏,就会产生神经病,危及人格的发展。

    The chemist: Yusuf. 有配药才能,只卖药不卖身,看在钱的面子上破例了-

       The mark: Robert Fischer.
富二代,inception的目标人物,将“父亲希望我创办自己的事业”的思想植入到他脑中。演员给我邪恶的感觉(可能因为是看过他演的反派),但片中却是彻头彻尾的天然呆,而且连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都不认识。
    The shade: Mal.
跳楼身亡,之后我们会知道是Cobb的implant过于根深蒂固导致她认为现实生活也是假的才自杀的。片中的Mal都是Cobb的潜意识产物,Cobb对亡妻愧疚越深,Mal就越不择手段想把他留在梦境中。Cobb建造了一个记忆阶梯想把Mal留在里面,但还是治标不治本。
    其实计划出过许多差错,但都幸运地克服了。首先是Arthur调查的失误没发现Fischer是受过潜意识训练的,从而导致了Saito的中枪,从而导致整个计划被大幅度提前(Eames本有一个晚上时间准备模仿,但这次却必须立马变装上阵);由于Fischer的subconscious过于强大,Yusuf不得不提前kick,
但后两层的人都没准备好,所以没有成功(酒店失重,雪山雪崩),但还有备用kick,
就是坠入水中的瞬间,由于kick失败导致失重,Arthur不得不把kick地点换成了电梯;Mal搅局。先是突然出现的火车,后是枪击Fischer,导致不得不更深一层把Fischer找回来,由于增加了20倍的时间,计划理论上可行。这一切都配合的无衣无缝,不禁让人佩服编剧严谨的逻辑思维。
    作为一部剧情严谨的影片,时不时出现一些笑点是必不可少的。有两个场景使电影院的观众默契地发出笑声,一个是Saito不经意的一句:“我把整个航空公司买下了(你到底多有钱-
-)。”,还有一个是Yusuf驾车翻滚N周后得意的转过头说:”You see that?”
却发现后面人全在睡觉(囧)。其实全片这类的小幽默是有很多的:第一层梦境中Arthur的冲锋枪不敌Fischer的subconscious时,Eames一句;”U
mustn’t be afraidto dream bigger, darling.”
后拿出一把火箭筒把整个平台炸了(汗|||);Eames用kick欺负Arthur还坏笑道:”This
is kick.”,
之后一串的Arthur被kick;Yusuf禁不住机上免费香槟的诱惑结果导致在他的梦境中下起了大雨(尿急了-
-);Saito把Browning误认成Eames后解释“你长得像我一个熟人”,Browning回复道:“那他一定很帅”;酒店外Arthur和Ariadne发现Fischer的subconscious在怀疑自己,Arthur让Ariadne吻他,结果没用,Ariadne很疑惑:”They
r still looking at us.”,Arthur则是坏笑:”It’s worth toshock.”……
    说到这部佳作,其中各种争议自然不能不说。
    1、到底是第四层梦境还是limbo?Fischer被击中后Ariadne建议更深一层把Fischer找回来,之后她和Cobb便又睡了,而这次的场景却是Cobb曾经被困的limbo.
Cobb说过Fischer的意识被困在下面了,没说进入limbo,
所以之后limbo的情景可能是由当时的梦主Cobb再次创造出来的,理由是雪山堡垒的环境影响了这一层梦境(电击时打雷、最后高楼全线崩溃);当然还有种最简单的解释,他们去的就是limbo,
因为cobb要留下来找Saito,
环境也是一模一样,Cobb也说Mal在这等着他(如果当Cobb是梦主时也解释的通)。
    2、陀螺到底有没有停?其实仔细想想全片有些剧情值得推敲。Cobb在躲避公司追杀时被小巷卡住,硬挤出后立刻遇到了Saito的救助,是不是有些太巧了?当Cobb去他岳父那找architect时,岳父曾说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回到现实吧。”(这有两个解释,梦境派认为这是Cobb的潜意识希望自己回到现实,现在所处是梦境;现实派认为这是Cobb岳父希望他别干盗梦的工作,毕竟有危险,也不合法)Cobb在全美遭到通缉,是不是就像subconscious一样?在药剂师的地下室做了一个有关亡妻的梦后,Cobb到厕所洗脸,却看到窗外有Mal若隐若现的身影,但这时不应该是现实吗?之后有所怀疑的Cobb想用陀螺验证,却掉到了地上。还有Saito到底是什么人,能把Cobb的罪名完全洗脱掉?但说这一切都是现实是有依据的。在梦中Cobb是戴婚戒的,现实中没有,全片最后他没戴;片尾孩子的衣服换了,演员也换大了两岁。
    再来说说本片众多的细节,其中许多你或许在第一次看时完全会忽略掉。刚开始在对Saito进行inception时对表有特写,告诉观众现在所处的是梦境,象征着梦中时间被拉长;Eames在赌场拿着一堆chips去换钱,却被Cobb发现上面的拼写错误,这些chips是伪造的;Cobb说他讨厌火车,当Ariadne进入Cobb的梦境,下电梯时也见到了火车,雨中城市也是火车突然冲出,之后我们就会知道原因:在limbo他和妻子通过卧轨回到现实;Cobb面试Ariadne时让她画迷宫让自己来破解,前两次都太简单了,第三次Ariadne把纸反过来,在背面画了一个圆形迷宫,打破了常规;Arthur在给Ariadne上课时介绍了Penrose阶梯,正是这招使他在酒店把subconscious耍得团团转;当Ariadne向Cobb介绍自己创造的梦时Cobb立刻制止了她,生怕自己知道后潜意识里的Mal又会搅局,在雪山堡垒我们发现Cobb的担忧完全是正确的;在进行最后一次战术会议时其实是在梦境中的,最后Cobb还称赞了Ariadne造梦的精湛,也说明了深谙其道的盗梦者不会把自己的潜意识带到梦境中;酒店里Eames乔装的女子给了Fischer一串数字,正是上一层梦境Fischer自己说的,这么做的目的只是让他记起上一层梦境和那串数字罢了;为了完成kick需要音乐同步,但由于时间被拉长,在梦中的人可能会听错(雪山),至少这声音已经不像是音乐了,而且每次只需要梦主带上耳机就可以了;酒店中Fischer和潜意识的Browning的对话,正是Fischer内心矛盾的斗争,自己对Browning越是怀疑,潜意识的Browning就越心虚;电影其实是倒叙,片头Cobb和老人的见面正是片尾Cobb回去找留在limbo的Saito;Cobb在厕所把陀螺掉在了地上被路过的Saito看到,解释了为什么片尾Saito会对陀螺有印象;Fischer在雨中城市被绑架时曾说:”把我钱包拿去,里面有500$.”
解释了酒店中为什么Cobb会知道Fischer钱包里有多少钱;Yusuf在翻Fischer物品时找到了一张他和父亲玩风车的照片,这正是盗梦小组在保险柜内放置风车的原因;在Saito的梦中、给Ariadne上造梦课时、Fischer的几层梦境中、limbo中Cobb都戴着婚戒,而火车上、招兵买马时、飞机上、最后家中他都没戴……
    最后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我觉得这并不是我们该纠结的问题,就像Cobb最后做的,先是拿出陀螺验证一下现在到底是否回到了现实,但当他看到自己儿女久违的的脸孔后,喜悦让他早已忘记了这件事,最后,无论陀螺有没有停,他都是幸福的。(当然我是倾向于停的-
-)

(一) kick的设定问题,片中在三个时间段上出现了kick:
1.Arthur(小帅锅)与Cobb(小李)在第二层梦境开头入侵Satio(大土豪)未果,Athur让第一层的造梦师强行将Cobb推入浴缸,让Cobb在第一层醒来。
可见在没嗑药情况下,在N层梦境中的第kick能够强行让第N+1层梦中的人醒来回到N层。
2.Yusuf就是药剂师大叔在向大伙儿描述他的特效药时,特地说明了他的
sedative设计上让人的内耳中前庭功能不受影响。
注意,在此多次让Arthur在做梦时将其推倒醒来,我们默认Arthur只进入到了第一层梦境,所以在嗑药与不嗑药情况下kick效果都是一样的,将下一层的人拉回来
3.inception任务阶段,第一层梦境Yusuf过早将van开下桥,导致处于第三层的大伙错过了第一次kick。此时Cobb说还有一次kick是在van落入水中的时候,从此可以推测kick的触发是在加速度发生剧烈改变的时候(落桥时加速度瞬间增大,落水时加速度瞬间减小)
在此有两个问题,一是第一次kick时,为何Arthur并没有醒来?二是Ariadne 和
Fischer在高楼上的fall显得没有意义,这个问题之后再讨论。

先写这么多吧。

  第三,关于梦中的时间

    自从看了Inception已经有几天了,本以为大致了解了剧情内容,但上网后才发现还有很多details我没有follow到,所以这篇文章主要是用来理清头绪的。总之这绝对是部成功的电影,因为他能使你在走出电影院后依然对情节念念不忘,急于找人和你一起探讨这部电影耐人寻味的地方。
    先来说说角色,要将整个团队每个人的性格特征都刻画出来并不容易,但这部影片做得很好:
    The extractor: Dom Cobb.
作为整个计划的总指挥和策划者,Cobb的技术毋庸置疑,但他却有个能致全队危险的软肋:对亡妻Mal的愧疚。这致使多次任务出现差错:开篇时在盗取Saito信息时Mal出现打伤梦主Arthur;在给Ariadne上课时Mal一刀将其秒杀;雨中城市突然在路上冲出一列火车;雪中堡垒Fischer被Mal枪击……所以Cobb能否完成自我救赎也是全片一条隐线。
    The architect: Ariadne.
年轻的天才研究生,对造梦有着不可抑制的激情和想象力,这从她不断改造的Cobb的梦境就能看出(折叠城市和无限回廊超赞)。时刻在Cobb身边提醒她不要被潜意识里的Mal影响,在任务面临失败时提出了力挽狂澜的办法,最终帮助团队成功完成implant.
       The point man: Arthur.
Cobb忠实的助手,严谨是他的做风,所以在Saito提出offer和Cobb提出Charles计划时一开始都持反对态度,主要任务是对subject进行背景调查,在必要时充当打手(雨中城市拿冲锋枪,酒店失重对殴),还会耍耍小聪明(在酒店外向Ariadne骗吻-
-)。
梦中的时间,你是否是你自己。    The forger: Eames.
与Arthur有截然相反的性格,机会主义者(从在赌场登场就可见一斑),吃喝玩乐坑蒙拐骗一样不差(在赌场伪造了chips),借机接近Browning以尽可能像得伪装他,爱刺激也使他听到Cobb的implant计划时只是说了difficult而不是impossible,
在听了Ariadne进入更深一层梦境的计划也是立马答应了下来。
    The tourist/sponsor: Saito.
从发觉Cobb的计划且知道自己在梦中说明他也不只是有钱而已。在梦中被打成重伤,但始终不忘对Cobb的承诺,说明他也是个有情义的人,死后一直在limbo等着Cobb到来。

(四)是否真的有第四层?(个人观点,有误请指出)
主流观点上,第四层也就是Cobb和Ariadne为了找回Fischer(富二代)一起进入的世界。
但是,我认为,第四层并不存在,实际上Fischer已经堕入limbo!
此时Fischer已经被射杀了,注意,是射杀。台词是这样的:
-Eames: What happened?
-Ariadne: Mal killed Fischer?
(这里我看的字幕版本是句号,但是语气明显有疑问口气)
-Cobb: I couldn’t shoot her.
-Cobb: There’s no use in reviving him. His mind is trapped down there.
从Cobb的语气十分肯定,可以看出,Fischer此时已经与Satio一样,在梦中“死了”。在电影之前的解释中,嗑药以后“死了”,是要进入limbo的。
那么limbo是什么?是意识边缘的一个空泛的世界。
影片中的原句是这样的:
-Ariadne: Limbo?
-Arthur: Unconstructed dream space.
-Ariadne: WTH is down there?
-Arthur: Just raw, infinite subconscious. Nothing is down there, except
for whatever might have been left behind by anyone sharing the dream
who’s been trapped down there before. Which in our case is just you
(Cobb).
Inception任务中,一共有7人,他们之间存在物理联系(现实世界中用机器相连)。所以无论谁在梦中“死了”,其精神都会迷失在有Cobb和Mal花50年共建的limbo里。
而梦中再用机器相连可以看做是VLAN虚拟局域网,虚拟局域网优先级高于物理联系,当VLAN存在时VLAN外部的用户无法访问VLAN内部,一旦VLAN被破坏,不存在内外之分,各个用户之间数据包进行广播。
从剧情设定上来讲,每深一层,梦境的复杂程度都要小一些,但是“第四层”明显充斥着各种高楼大厦以及精细的细节,而且有Cobb有提到这里的种种回忆。并且Cobb与Ariadne进入这个世界时,和最后Cobb被Satio的卫兵发现时的海岸是一样的。可见这不是常规的第四层而是Fischer“死后”所在的世界,limbo。
另外,Ariadne把Fischer从高楼上推下去以后自己跳下去二人依次在第三层醒来。种跳跃不属于kick(前面有解释)所以真正让他们醒来的是落地造成死亡!没错,是在limbo里的死亡!Limbo里死亡之后可以回到他死前的那个层面里。比如Fischer在第三层原地满血满状态复活,其实是刷新了他的状态(这个状态由真实世界中Fischer的健康状态而定,就是当优先级最高那个VLAN崩塌之后重新建立联系)。而Cobb和Satio都是在第一层“死”的(Satio中枪Cobb溺水)影片最后老年Satio
在枪杀了Cobb之后自杀,直接在飞机上起来,因为第一层的造梦师Yusuf已经醒来(时间已到大家都醒了),他构建的梦境坍塌。但S,C二人的物理联系还在,顾能够在同一个limbo里跳过第一层梦境直接回到现实。这与limbo里老年Cobb与Mal卧轨回到现实一样(他们之中的造梦师并没有停留在其所在层级,导致前面的层级坍塌)

这个话题的最后,我想说从个人角度出发,Cobb更改了Mal的潜意识以后,两人死了好几次才回到现实,然后Mal执意还要死一次的设定,比两人死了一次就回到现实,然后Mal还想死,感觉更有张力一些。

  自我(ego)

关于Cobb与Mal当年的事迹,Cobb自己是这样说的:
We were working together. We were exploring the concept of a dream
within a dream.I kept pushing things. I wanted to go deeper and deeper,
I wanted to go further.I just didn’t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that
hours could turn into years down there, that we could get trapped so
deep, that when we wound up on the shore of our own SUBCONSCIOUS(limbo),
we lost sight of what was real. We created. We built the world of
ourselves. We did that for years(something like 50 years). We built our
own world. (这里画面中出现的是两个老人在牵手)
先驱啊,感叹一下。影片中Cobb通过对Mal进行inception然后二人卧轨,在limbo里实际上已经很老了,只是画面上来看还是年轻的人。这一段Cobb说他们两个old
souls woke up in young bodies.以及最后Cobb 和Mal
对话时浮现的回忆画面,两人卧轨时的确是老人的手十指相扣。

c. Cobb和ariadne为解救Fischer进入的是Level 4,还是limbo?

  所以在人在潜意识中植入一个idea就等于直接破坏了本我、自我和超我的协调,而潜意识的中的idea是直接作用于人的超我,而超我又是处于人格中最高地位,所有超我改变了,本我和自我也会改变,从而这个人也从本质上改变了。
  想想看,当你自己不再是你自己的时候,有多么恐怖吧!

(二) 造梦师受外界影响时对梦境的改变问题
在inception任务中,Yusuf是第一层造梦师,Arthur第二层,Eames(Forger,变装怪蜀黍)第三层,和电影开始时的设定一样,造梦师为了维持他负责梦境的稳定,不能和其他人进入下一层。在第一层中,Yusuf开车下桥,让车里已经进入第二三四层的人也感受到了无重力,并且使得第二层也进入了无重力状态。此时的问题就在于,为何第三第四层没有进入无重力?电影中受伤的Satio在进入二三层之后所受到枪伤的影响依次减弱,可以解释Eames和Arthur一样在第一层空中受到了无重力作用,但是因为比Arthur多一层,所以受到第一层的直接影响理论上讲要少。但是,影片中当第一层的van开下桥,Arthur的第二层也进入了无重力状态,此时身处第二层酒店里的Eames应该受到严重影响,导致第三层进入无重力才对。

首先看说是level4,最直接的支撑是因为Cobb和Ariadne是用造梦机进去的,然后这个世界又是Cobb所熟悉,可以认为Cobb是Dreamer。Fischer挂在地上,重伤的样子(如果死透了去limbo可能是生龙活虎的?)。

  超我(superego)

(三) 这群人最终是如何醒来回到现实世界的?
电影的设定中,醒来有多种方式,都在电影一开始的侵入Satio任务中有所体现:
1.死亡:Arthur在第二层中被Cobb射杀,回到第一层。
2.kick:Cobb在第一层中被kick,从第二层回到第一层。
3.时间到:Satio在现实世界的火车上从第一层醒来。
按照inception任务中刚刚进入第一层时Cobb的说法,他们在第一层将有一周时间,但是没有预计到Fischer有潜意识守卫,所以必须速战速决抓紧时间进入二三层。不然他们撑不过这一星期。所以从进入第一层到van落水,在第一层里时间仅仅过了几个小时而已!
任务完成后,无论是一直在第一层的Yusuf还是从后几层回来的Arthur,Eames和Ariadne,都必须继续在第一层里过完一个星期。因为他们不能自杀(嗑了药,怕进入limbo),飞机上也没有kick(一是没条件,二是考虑到下一层的情况对于上一层是未知的,现实中空姐不可能提前跑过去将他们推倒)。
Fischer的潜意识守卫不会因为他被植入败家想法而消失。这一点可以从inception任务的第二层之后看出,当时Cobb实用Mr.Charles
骗术,伪装成Fischer的潜意识守卫,让Fischer在之后的进程中主意识一直与inception小组一伙儿。此时真正的潜意识守卫依然能够识别外来者,并攻击他们。
所以他们四人是怎么撑过这一周的?

e. Cobb 喜欢一个人连着机器做梦

  这是这部电影中我最干兴趣的一个话题,当Cobb给Ariadne解释梦中的时间比现实中的时间慢是,我一刻也没有停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首先我们从影片的设定中来看,Cobb他们开始所用的普通药物能让人在梦中与现实中的时间差为12倍。也是影片中所说的,他们在咖啡厅至少都喝了一个小时的咖啡,而现实世界的时间却只是过去了5分钟。
  而通过“The Chemist”
(药剂师)Yusuf所配置的特殊药物,能使人在梦中的时间与现实的时间比达到惊人的1:20。用他自己的说法就是让人进入更加深沉的睡眠状态。
  而影片又给出了另一个设定,就是做梦的人在梦中还能继续做梦,当然自然,在梦中梦的时间与现实时间的比就是成数量级的增长。
  也就是说,如果用Yusuf的药物他们在现实中10小时如果在第三层梦境中就是大约10年。
  很多人肯定觉得这多好啊,如果我们每天都做十个小时的三层梦,我们的寿命是100岁相对的我们不就能活上我们梦境时间差不多300万年,几乎就等于长生不老!
  这多完美啊!
  但是紧接着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是一个相对的时间里生活,我们的大脑也会不断的工作,而且我们大脑的工作速度还必须得与我们生活的梦境相同步。也就是说Cobb他们在第三层梦境中是大脑的工作速度是在现实世界的80000倍,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速度。
  对此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假设就是:我们的大脑的潜能是无限的,它可以加速的倍速也是无限的,只是我们的大脑的相对寿命是固定的。
  由此我们可以推出另一个命题就是,梦是大脑的加速器,而梦中梦,就是给加速器超频,而三层梦以上所超频的速度就是一个恐怖的数字了,如果我们的大脑是CPU的话,早就爆炸了。
  我们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我们的大脑一般开发了10%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活到100岁,我们的大脑的相对寿命就是1000岁。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能处理的信息的极限就是在普通状态下1000年的信息。
  从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所有在梦中的人的意识都是清晰的,也就是说大脑在相对的梦中时间的处理速度和现实中的速度是一样的。由此观之,相对时间中一天所耗费的大脑能力,和我们在现实时间中一天所耗费的大脑能力是一样的。
  至此,我认为人最多可以在梦中的相对时间中生活1000年左右。
  在影片中,Cobb和Mal在梦中生活了50年,也就是说他们耗费了我们大脑1/20的能力。而那也不过现实世界中几个小时罢了。
  可能这也可能是诺兰想告诉我们,梦只是梦,现实毕竟还是现实!

那么说limbo的线路,当然首先问题就是用造梦机能否这么圆滑地就去了limbo,那么可以认为不断往下说不定就到了潜意识的那个深度了。那么针对为什么两人脑子还都很好使,可以说认为迷失是有一个过程的,或者说是在无限长的时间里迷失的(以Saito为例)。当然在limbo里两个人坠楼回上一层就没有疑问。那么Cobb继续留在这一层爬山过海地寻找Saito,还可以说他脑子不好使只不过在limbo溺水了,跟Saito的痴呆不一样。

  本我(id)

片中解释limbo的台词中,唯一记住的是说limbo是潜意识的边缘。想多说一句的是方向不是说从潜意识出发到了外层,而是从表意识不断深入,直到快要接近潜意识的表面,此时表意识接近停止运转了。为什么要解释这个,我也不知道。

  是个体出生后,在现实环境中由本我中分化发展而产生,由本我而来的各种需求,如不能在现实中立即获得满足,他就必须迁就现实的限制,并学习到如何在现实中获得需求的满足。从支配人性的原则看,支配自我的是现实原则。此外,自我介于本我与超我之间,对本我的冲动与超我的管制具有缓冲与调节的功能。

Arthur告诉Ariadne,利用图腾来区分现实和梦境的方法是Cobb发明的。电影里还提到Cobb的图腾原本Mal的。电影里还告诉我们,Cobb曾进入Mal的内心,修改过她的图腾。

  我也在网上查了下我们每天平均做梦的时间是1-2个小时,因为我们没有用什么药物,所以我就当我们的梦中的相对时间比是10:1,我就算我们每天做梦1.6小时。在加之我们平时做梦的时候梦境不是很清晰,大概是50%的清晰度。假如我们的寿命是100岁。
  最后我得出了一下一个式子:1.6*10*50%*100/24=33.3
  也就是我们在梦中度过的相对时间大约是33.3年。
  
  看来我做的梦做得有点过了。

设定好时间,就可以自动醒来。在自己的梦中和自己复原的Mal投影重温昔日旧梦。多么高科技而且无公害的休闲娱乐。为了让梦中的Mal逼真,Cobb在潜意识中建立了一个独立于自己表意识的人格(可称为人格分裂)。由于这个独立人格,不但让Cobb不适合做Dreamer,而且还常常坏事。

  第一:关于角色

每个盗梦者的图腾究竟有什么作用?其实图腾就像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小秘密,它很像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密码保护答案。按影片中所说,每个盗梦者也会成为其他人盗梦的对象。图腾的作用其实只在于辨别现实与他人所创造的梦境的区别。

  主要角色设定(主要是根据各大主角的角色海报的设定)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The Extractor”(盗梦人)Cobb
  艾伦·佩姬      ….“The Architect”(筑梦师)Ariadne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 ….“The Point Man”(前哨者)Arthur
  渡边谦 ….“The Tourist” (游客) Saito
  汤姆·哈迪 ….“The Forger” (伪造者)Eames
  希里安·墨菲 ….“The Mark” (目标) Robert Fischer, Jr.
  玛丽昂·歌迪亚 ….“The Shade” (魅影) Mal
  迪利普·劳 ….“The Chemist” (药剂师)Yusuf
  这个是影片主角们的设定,大家看过影片的人都应该很清楚,在此吾就不在过多赘述了。
  而我想要主要分析的是Cobb、Ariadne和Mal的关系组合。
  首先,我把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归结到一个字上——“渡”。
  Cobb是一个背负着害死妻子这样巨大罪孽的男人,而自己却一直不敢去正视这件事情,于是乎他将所有对于妻子的爱和悔恨就锁在自己的梦里。虽然他想从妻子的阴影中走出来,但是却越陷越深,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对于妻子的意识。由此我给Cobb下个定义就是:被困在过去的人。而Cobb面对的是如海一般广袤的自责与悔恨,所有他只能选择用梦来麻醉自己,把自己困在“逃避的小岛”上,而远离现实的大陆。
  而Ariadne从一开始就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出现,没有参与任何主人公的情感纠葛(后来的就另当别论了),只是一个求知欲和创造欲很强的学生。而她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得知了Cobb的总总过去,甚至连Cobb心里最深处的秘密都被Ariadne知道了。(为什么在整个影片中,就只有Ariadne一人知道Cobb的内心世界呢?下面说明)而且很奇怪的是,对于Ariadne我们除了她的智商,关于她其他的一切几乎都是一个谜。
  Mal是的身份其实我觉得相当简单,就是Cobb心中的“心魔”当然官方翻译成“魅影”也是十分贴切的。Mal的性格其实和Cobb蛮像的,只是如梦太深,无法自拔,也就是我们所说了“走火入魔”了。而在此时,Cobb所做的事情就如神父或者牧师所做的的一样,想让Mal摆脱心中的那份执念。
  这里我们就又看到了一个关于“入世”和“出世”的探讨?Mal一心想“出世”而立,最后被自己(最主要的原因)的执念给折磨致死。Cobb则是先“入世”后“出世”再“入世”,最后得到了一切他所期待的东西。最后Ariadne是一个从头至尾的“入世”的典型。由此观之我认为诺兰对“出世”是抱一种反对的态度的,当然这也是必然的,毕竟影视作品总是要将好的一面展示给大家看。
  关于“渡”这个字,通过上面的文字,大家应该明白了几分了。
  Cobb开始对于Mal是丈夫,而Cobb也是以牧师或是神父(后面统一用牧师代之)的身份出现,因为他一直想让Mal放弃那种虚妄的想法,回到原本的现实世界中。这里是Cobb将Mal从梦境“渡”至现实。
  但是因为用语不当,最后导致了Mal的死亡。
  至此Cobb似乎从牧师的角色转变成了一个心中充满了悔恨的教徒加上几分苦行僧的结合体。教徒是需要将自己内心的困惑交给牧师,然后从中得到一种解脱,后来Ariadne充当了这个牧师的角色。而苦行僧则是需要在不断的旅行和苦难中去寻求精神和肉体上双重的解脱,Cobb在Mal死后的所作所为便都是在寻找那个内心的答案,虽然他说是为了回到孩子们的身边,但是更是为了内心的慰藉。
  牧师渡人,僧人渡己!
  Ariadne就很明显是作为一个牧师的角色出现的,Cobb里的电梯,很自然的就让我联想到了在教堂里的忏悔室。而Cobb内心的一切都可以通过电梯看到,所以Ariadne已经彻底的洞察到了Cobb的内心,虽然Cobb有一半的不愿意。所有后来Ariadne做了一个牧师应该做的事,引导Cobb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我们绝对的可以将这个过程作为一个摆“渡”的过程,Cobb也正是在Ariadne的各种刺激下才放下了自己对于Mal过度的悔恨。
  当然“渡”在佛学中的意义远比我们想象中的丰富得多,我所理解的,最多也不过一分。
  
  第二,关于梦境

Cobb与Mal热恋时,自己曾经梦到两人一同白头偕老。在Cobb和Ariadne进入更深一层梦(有人认为是Level4,也有人认为已经是limbo了)中救Fischer的场景中,Cobb对Mal说我们已经白头偕老过了。

  是人格结构中最原始部分,从出生日起算即已存在。构成本我的的成分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如饥、渴、性三者均属之。本我中之需求产生时,个体要求立即满足,故而从支配人性的原则言,支配本我的是唯乐原则。例如婴儿每感饥饿时即要求立刻餵奶,决不考虑母亲有无困难。

写到这里,我又偏向于自己的解释了。因为在较limbo更浅的梦境中,Cobb对Mal植入想法才更可信。因为相比较两人同时困在limbo中的情景,Cobb在上层梦境的灵活操作空间要大得多。

  其实本想再看一遍才写的,但是心中一直有几分执念,于是乎还是动手写下了下面的文字。
  其实当天的观影经历还是十分不顺利的,在去影院的途中和购票时都遇到了不少的麻烦。但是最后字幕出现,电影结束时,同行的所有人都得到了满足,而吾也是得到了电影带给我前所未有的享受。
  很庆幸我能在影院看了这个夏天最棒的两部片子——《Toy story
3》、《Inception》,在此由衷感谢广电的大叔大婶们,谢谢你们刀下留情,你们劳苦功高啊!
  (剧透,请自重!)
  ——————邪恶的分割线——————
  看过很多影评人对此片的看法,很多人从许多方面都分析了影片。也从许多专业的学科去系统去解析,建筑学、数学、心理学、哲学……
  我在这里就不班门弄斧了,只是写一些我对一些设定和人物以及事件的浅见。关于剧情的设定,梦境的解析请去拜读豆瓣上其他大神们的文章。
  OK,废话说一了一大堆,let’s go 。

继续顺着上面往下看。

  这一段我主要是想讨论一下不同层次的梦境和意识以及人格之间的关系。
  (下面只是我根据影片做的一些猜想,纯属个人虚构。)
  第一层梦是我们意识的表层的梦境,是人格中本我的表现,与我们的外在意识对应。
  第二层梦是我们意识的内层的梦境,是人格中自我的表现,与我们的内在意向对应。
  第三层梦是我们潜意识的梦境,是人格中超我的表现,与我们的潜意识向对应。
  第四层梦境只有很少的人能进入,这里不予讨论。
  Limbo是由我们的潜意识边缘所构成的梦境,也就是潜意识的最深处,也就是人格中最真实的存在。
  所以Cobb他们的团队将下手的地点选在了第三层梦境之中,也就是我所认为的由潜意识所构筑的梦境里,在这个梦境里Inception是最有效果的,因为它直接影响你的潜意识,但是也就直接将你改变成了另一个自己,应该说这个“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而是你“自己”加上别人的一部分。
  当然这个道理在影片里交代得很清楚,只要是稍微认真看过影片的就应该会明白。
  现在解释下为什么说在一个人的潜意识里植入一个idea就会完全改变这个人。
  下面是摘自百度百科里对于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的解释
  弗洛伊德人格理论 :
  弗洛伊德认为人格由本我(id)、自我(ego)和超我(superego)构成。

b. Cobb和mal是如何进入limbo和离开limbo的

另一种解释则是我原来的设想,就是说Cobb和Mal不断探索更深层的梦,最后迷失了方向,进入Limbo。他们在limbo里老去。因为Cobb在Saito中弹后说的一通“迷失在limbo……getting
old……with
regret……”之类,包括最后在limbo里找到老了的saito又把一些话重复了一遍。印象比较深。那么如果我一定要自圆其说的话,我可以说Cobb和Mal在limbo里老死了,回到了上一层。但是这个过程让Mal迷惑,分不清现实了。

d. Limbo,潜意识的边缘

就直接围绕电影内容展开吧。

有一个朋友提出Cobb和Mal曾在某层梦里呆了超过50年,一起老死,然后去了limbo。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想法。当然这种解释里他们卧轨然后离开了limbo。

影片中卧轨那一段之后就直接回到了现实。顺着上面的逻辑就有两种解释:一、在limbo死了之后直接回到现实;二、她们是在level1卧轨的(之前已经一起死了好几次了)。有朋友提醒我,Cobb在卧轨的时候显得非常紧张,并念那首诗,明显并不是很有把握,这支撑了他们是在limbo的说法。但后来又有人问我,不管怎么样,当你处在这样一个场景中,你能不紧张吗?而且Cobb还要关心Mal的情况,对他来说,能否把Mal安然带回现实确实是一件重要性不亚于自己生命的事情。(在目标为Fischer任务,火车是在Level1中出现,这不知道算不算一个暗示)

密码防护对最亲密,最熟悉的爱人不一定有效,这也正是为什么cobb能够独自一人在mal的潜意识中作手脚。

但是盗梦者自己,无论显意识还是潜意识,对自己的图腾都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当他迷失在自己的梦中时,图腾是没用的。这就是为什么mal不能用陀螺辨别现实和梦境,而避免自杀的选择。同理,影片最后一幕中,对于陀螺的旋转我们其实不用那么在意,不论那是现实或梦境。必须要从其他地方寻找依据(网上有人提到cobb的戒指,看起来也挺有道理,但本人看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a. 关于图腾

我觉得的一问题是,如果是Level4的话,Fischer和Ariadne出来的方法有疑问。因为在镇静剂作用下,在level4跳楼而死会去limbo。有人说两人跳楼是Kick,可能是有一些误解了,因为把level4的人kick出来的动作应该是在level3完成的。但接着发展又很圆滑,Cobb被Mal捅了一刀,失血而死去了limbo,救Saito去了。而且他进入limbo之后脑子才开始不太好使了。

也许这两种路线是巧妙设计好的智力游戏。如影片中arthur所喜欢使用的那种空间结构,功能是把解密者,也就是观影者,困在其中的时间尽量延长一些。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